「五一九」和北大整風反右 (嚴家炎)

一九五六年,彷彿是個沒有寒冬而只有暖春的年份。
正是這一年,由中宣部長陸定一倡議,中共中央經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同意在文藝與學術領域實施「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給整個文藝界、學術界和廣大青年作者帶來巨大鼓舞。此年九月,中共第八次代表大會在北京舉行,大會通過的決議還宣告:「我國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已經基本解決,幾千年的階級剝削制度的歷史已經基本結束」。這個決議是包括毛澤東在內的全體代表一致通過的,理應得到貫徹執行。
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九日,這是很有標誌意義的一天。自這天下午起,直到後來若干天,北大出現了不少大字報。就在學生用餐的大餐廳東門外左側牆上,大字報張貼得最多也最集中。數學系學生陳奉孝、張景中、楊路、錢如平等人寫的大字報,標題稱作《自由論壇》,提出了「取消黨委負責制,成立校務委員會,實行democracy辦校」;「取消秘密檔案制度,實行人事檔案公開」;「取消政治課必修制,改為政治課選修」;「取消留學生內部選派制度,實行考試選拔制度」;「開闢自由論壇,確保言論、集會、出版、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等五項主張。這張大字報震動了不少同學。正在開飯時間,同學們端着飯碗,邊吃邊看,還發生了不同意見的爭執。相距不遠處,則是中文系沈澤宜、張元勳兩人的詩:〈是時候了〉, 在詩的末尾,作者「含着憤怒的淚」,向人們發出號召:「快將火炬舉起,火葬陽光下的一切黑暗!!!」但旁邊卻出現了另一張中文系學生江楓等寫的大字報〈我們的歌〉,從開端起就明確表示:「我們不同意〈是時候了〉的基調。」
北大人從此將「五一九」定義為民主運動,亦即北大的整風運動。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