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五四」百周年目睹之怪現狀(章立凡)

今年(公曆二○一九)注定是個不讓當局省心的年份,中國將迎來多個歷史紀念日,除了中共建政七十周年、「六四」事件三十周年、達賴喇嘛出走六十周年,還有即將到來的五四運動一百周年。
在中美貿易戰和陷於國際社會孤立的大背景下,中共當局面臨的內外形勢十分嚴峻,黨內國內矛盾激化,維穩保政權成為第一要務。這也令原本難以自圓其說的執政理論,演化為意識形態上的精神分裂,出現了種種百年罕見之怪現象。

怪象一:北京大學打壓學生
沒有胡適、陳獨秀倡導的新文化運動帶來的思想解放,沒有北大校長蔡元培提倡的「思想自由,兼容並包」的多元文化氛圍,五四運動很可能不會發生。胡適一直認為這是思想運動政治化,主張將兩個運動加以區分。
按中共官方史學的說法:五四運動促進了馬克思主義的廣泛傳播,催生了中國共產黨。北大教授李大釗在中國第一個舉起馬克思主義旗幟,系統接受、傳播和實踐馬克思主義。一九二○年三月,「馬克思學說研究會」在北京大學成立,著名的「亢慕義(Communism)齋」就是該會的辦公室和圖書館。北大成為研究和傳播馬克思主義的中心,同年十月,北京共產黨小組在北大成立,成員幾乎都是北大師生。中共「一大」前,全國八個地區的共產黨組織,有六個組織的負責人是北大師生和校友;全國五十三名黨員中,有北大師生和校友二十一人;中共「一大」的十三名代表中,有北大師生和校友五人。由此可見北大在中共官方意識形態中的祖庭地位,五四運動也成為中共政權「合法性」來源的象徵。
馬克思實現社會理想的手段—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十月革命後形成了俄國山寨版。五四一代知識分子「以俄為師」,毛澤東更以中國本土化馬克思主義自居,其實他所引入的,是列寧主義和斯大林主義,再與本土封建主義雜糅,形成中國特色山寨版,被稱為「山溝裏的馬克思主義」。二十世紀末期,共產主義制度在全世界遭遇潰敗,僅殘存於少數國家,東西方冷戰時代結束。
中共「十八大」以來,保住執政地位成為第一要務。官方意識形態不斷向左偏袒,各大學和研究機構紛紛成立「馬克思主義研究中心」,舉辦各種講座和活動,為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增添「理論自信」。二○一八年恰逢馬克思誕辰二百周年,五月五至六日,北京大學主辦的第二屆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在北京召開,主題為「馬克思主義與人類命運共同體」。
與此同期,北京大學等多座高校學生的「馬克思主義學會」組織,反倒成了官方眼中的異端。這批天真的左派學子,歷經官方教育生產線的洗腦,貌似真信了馬克思主義和無產階級專政;但在社會實踐中,卻發現自己身處一個「有產階級專政」之國,官方說教嚴重背離現實。他們試圖遵循偉大革命導師的教導,效法馬克思主義知識分子前輩,走與工人階級結合的道路,為勞苦大眾爭取權利;卻迭遭當局打壓整肅,活躍分子失去人身自由,學會社團被劫奪。
民國時期大學校長的一項天職,是主動保護學生,捍衛大學校園的思想自由。北京大學是五四運動和中共溫床,如今學校當局打壓青年學生,是對北大「思想自由,兼容並包」傳統的褻瀆;而培養「共產主義接班人」的洗腦導致基因突變,誕育出另類掘墓人,則是對山寨版馬克思主義的莫大諷刺。

怪象二:清華大學整肅教授
說完了五四運動和馬克思主義策源地的北大,再來看看「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發祥地清華大學。
當下清華大學最出風頭的事,是校方對法學院敢言教授許章潤做出停課、停職和審查的決定,引發了社會各界的抗議浪潮。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