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與香港的三件事 (劉銳紹)

十三屆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結束,新一屆領導班子產生。「兩會」雖然是全國性會議,但也有不少事情跟香港有關。

「一黨專政」不同「一黨執政」
在會議結束後,新任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接受訪問時表示,據他「自己分析」,由於現時已通過新的憲法,明言「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日後如提出「反對一黨專政」,可能會影響在港參選機會。此語一出,引起各種猜測,有人猜想「他是不是新任人大常委要有所表現」?更重要的是,這句話是不是反映習近平多次強調的──「牢牢掌握對港澳的全面管治權」,日後中央的治港政策將會更緊?
其實,從字面上理解,「反對一黨專政」也沒有問題。關鍵是:反對的是「一黨專政」,而不是「一黨執政」;只要執政者不是「專政」,而是努力吸納包括主流民意在內的各方意見,就可以「一黨執政」。所以,毋須上綱上線地理解「反對一黨專政」,硬指這種叫法是針對中國的執政黨,否則只會加深矛盾。
看闊一點,即使在民主選舉的西方國家,很多政府都是「一黨執政」,除非在公開的選舉中未能取得足夠席位,不符合「一黨執政」的條件,才會組織聯合政府。所以,中國共產黨也可以「一黨執政」(關鍵在於是否經過人民參與的真正選舉),毋須聽到有人提出「反對一黨專政」,就等同反對「一黨執政」。
再看深一層,以前中國共產黨用「人民民主專政」的字眼,但今天更多使用的是它領導下的「多黨合作制」,而不是「專政」;即使實質是執政者有絕對控制權,但也用了「依法治國」的字眼。北京也知道「專政」的字眼不得人心,所以,只要反對的是「一黨專政」,而不是「一黨執政」,根本不會牴觸「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的精神。

國台辦港澳辦合併的困難
另一則有關香港的新聞,是傳聞中的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國台辦)和港澳事務辦公室(港澳辦)合併,但沒有成事。
據了解,在醞釀國務院機構改革時,確有這種建議,但後來多番研究後,有關方面認為這個建議還未成熟,條件還未足夠,沒有在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提出來。
這樣處理是實事求是和明智的。明眼人一看,已知今天港澳的情況跟台灣的情況完全是兩碼事──港澳已經回歸,但台灣仍然偏於一隅,未在統一的版圖內。此外,港澳回歸後實行「一國兩制」,無論執行的情況如何,是否得到公認的成績,「一國兩制」也是主流共識;但在台灣,無論是歷屆政府和台灣人,均不接受和不相信「一國兩制」,因為台灣由一九九六年開始已是一人一票直選最高領導人,人民的自主性很強。所以,如果硬要把「國台辦」和「港澳辦」合併,只會添煩添亂,加深台灣人民的反彈,以為北京強把「一國兩制」加於台灣身上。
此外,胡亂合併或匆匆合併,也會出現實際操作的困難。現在的「國台辦」和「港澳辦」都是各自分管一攤工作,雖有關聯,但基本上是各有分工,各有重點。在中國官場,這就涉及權力範圍的關鍵問題了。還有,香港還有「中聯辦」,算起來也是部級單位,如把「國台辦」和「港澳辦」合併,屆時中聯辦的角色將怎麼樣?算來算去,還是維持現狀最好。
據傳,出現「合併」的建議,主要因為可以集中力量打擊「台獨」和「港獨」。不過,如果這是真正原因的話,那就要反問一句:目前的「台獨」和「港獨」是否已成為兩岸三地之間的首要問題,必須合併兩部「辦」的力量,予以打擊?
只要看得細緻,答案就很清楚了。據台灣民意基金會上月的最新調查,支持「台獨」的人已由前年的百分之五十一點二下滑至上月的百分之三十八點三,下跌了百分之十二點九。北京由今年年初開始,也推出多項惠台措施,爭取台灣民心,可見北京仍然以柔性方法為主。在香港,所謂「港獨」更是小兒科之極,無論在習近平的「十九大」報告還是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沒有提及「港獨」(其他官員談到對「港獨」零容忍,屬於重申立場性質)。可見,反「台獨」和「港獨」不是合併「國台辦」和「港澳辦」的最佳理由和合理原因。北京高層最後沒有落實這個建議,也是聰明的做法。

誰協調港澳都一樣
在「兩會」期間,還有一個有關港澳的關注點未有答案,就是誰擔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前組長張德江已經任滿,新人選是誰?眾說紛紜。不過,我倒覺得這不是關鍵所在,因為無論誰人擔任組長,有關港澳的最終決策權都在習近平手上;即使張德江出任組長的時候,也是這樣。所以,外界多點關注決策的內容,比關心誰是組長更有實質意義。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