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觀察:穩住今年再看明年(曹景行)

每年三月到北京採訪報道全國人大、政協「兩會」,從冬末至初春前後十來天,已是第十七個年頭。今年除了通過《外商投資法》,沒有什麼特別的議程,時間比去年短了好幾天,期間也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可視為兩會新聞的「小年」。
與去年相比,幾乎每一個環節都一樣,大會套小會按部就班,甚至分秒不差。但還是有一些細微的變化,比如手機。為了維護會場秩序,去年開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進人民大會堂開會都不能帶手機,必須留在車上。記者只能帶一部,多了就不讓進,要存在東門外的櫃子裏。為什麼不能多帶?怕記者幫代表委員夾帶進去?那也太搞笑了!
今年代表、委員還是不能帶手機入會場,給記者的通知仍然「每人只能攜帶一部手機」,不過進大會堂的安檢並不像去年那樣嚴格,我每次都多帶一部入內,安檢人員大概忙不過來吧。新規矩是不准帶充電寶,必須存門外櫃子,同民航安檢看齊了。這幾年我到過世界上好多機場,只有中國內地嚴格檢查隨身帶的充電寶,超標的不讓帶上機,香港機場就不管不理。為了更加穩妥保險吧。
另外還聽說,電視直播記者會及其他現場採訪活動時增加了延遲播出等「安全保障」措施,以防再出現去年直播中上海《第一財經》記者「藍衣女」朝旁邊「紅衣女」翻白眼的大特寫或其他意外插曲。確保萬無一失,一切都穩穩當當,正體現了今年兩會的基調—穩,內外都求穩。

穩位中美關係
去年「兩會」之後,中國內外局勢變化引發普遍的擔憂。一是國內經濟增長速度進一步放緩,而且逐季下行;再是中美間貿易衝突全面激化,美國總統特朗普擺出前所未見的強硬姿態。「孟晚舟事件」以及美國對華為的全球封殺,又顯示中美在高科技領域的爭逐加劇。更令人擔憂的是,內外壓力的疊加會不會使得中國新老社會矛盾變得更加複雜甚至惡化?
北京當局也少有地不迴避當前的困局。李克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承認:「過去一年……我國發展面臨多年少有的國內外複雜嚴峻形勢,經濟出現新的下行壓力」;「今年我國發展面臨的環境更複雜更嚴峻,可以預料和難以預料的風險挑戰更多更大,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準備」。
不過進入二○一九年後,一度劍拔弩張的中美關係漸有緩解,到三月全國兩會舉行時,中美貿易談判更傳出取得「實質性進展」的好消息,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宣布不會對中國產品再徵收百分之二十五的懲罰性關稅。兩會期間的多場記者會上,中美貿易衝突仍然是外國記者問得最多的話題,總理李克強和外交部長王毅的回應都強調「中美兩國之間有着廣泛的共同利益」,「合則兩利,鬥則俱傷」,措辭溫和克制,從容許多。
就政治層面而言,中國如果能夠穩住與美國的關係,大體上也就能穩住整體對外關係和戰略大環境,眼下就看進入最後關鍵階段的中美貿易談判能否取得實質結果而收場。國際經濟環境當然會受到中美經貿衝突的直接影響,但即使中美談判結局理想,世界經濟未來走向仍然撲朔迷離,有着很大的不確定性。
美國聯邦儲備局早先把貨幣政策由長期寬鬆轉向緊縮,接連多次加息,近來又突然退回,暗示今年不再加息,變來變去只表明他們對美國經濟也都把握不了方向,思路混亂,走一步算一步。這就潛伏着巨大危機。十年前美國金融風暴突然來臨,很快就引發全球金融和經濟危機;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導火線在泰國,但很快就席捲東南亞和東亞。當今的國際經濟格局比十年二十年前複雜許多,所謂的「黑天鵝」、「灰犀牛」也多得多,說不好哪一天早上醒來發現窗外天色已經突變。
中國正在加快走向國際化,既越來越影響世界,也越來越受到世界變化的影響,只是中國對世界的認識以及把握始終落在變化後面,難免經常吃虧。當前全球經濟的高度不確定,對中國的決策者更是高難度的挑戰,尤其因為中國經濟本身也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加上高科技發展與日俱進,「當今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今年中國兩會繼續以「穩中求進」為經濟工作的基調,也就不難理解了。

讓經濟高質量發展
穩中求進,首先要穩得住。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經濟方面用得最多的單字可能就是「穩」了—穩增長、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大局穩定」等等。去年已經這麼說,今年則更加強調。就最重要的經濟指標國內生產總值GDP而言,去年降為為百分之六點五,實際達到百分之六點六;今年雖降到百分之六至百分之六點五的區間,能夠實現或略超過,就足以為明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收官打下決定性基礎」。
應該說,與世界各大經濟體比較,這樣的增長速度算是相當不錯;如果又能實現當局要求的「高質量發展」,能夠減少泡沫和虛假,能夠減少對環境的破壞和污染,今天百分之六的速度或許比以往百分之七、百分之八更加有價值。另外與去年此時相比,中國經濟的實際環境有所寬鬆,就業和物價的壓力目前都不算大,人民幣匯率和外匯儲備都趨於穩定,當局要實施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維持一定的經濟增長速度,尚有不少餘地。
當前影響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阻礙,一是傳統產業的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日子還是難過,貸款難,稅費負擔重,勞動力成本上升,內外市場萎縮。二是居民消費的增長也開始放慢,高科技新興產業和創新創業動力不夠強勁,還不能成為經濟增長主要推動力。今年兩會提出的多項具體措施,就是對此而來的。

「得罪人也要動」
全國人大開幕那天的《政府工作報告》,得到最熱烈掌聲的地方應是李克強宣布大幅度「減稅降費」。據現場觀察,最先發出掌聲的正是人民大會堂二樓列席旁聽的政協委員,他們當中民營企業家為數眾多,把製造業等行業的增值稅率降低三個百分點,又確保明顯降低企業社保繳費負擔。幅度之大都出乎各方預料,「直擊當前市場主體的痛點和難點」。
據李克強的說法,今年減稅降費總額近兩萬億元人民幣,各級政府必須承受很大的財政壓力,都要壓縮開支過緊日子。長久以來,中國黨政部門耗費巨大社會資源飽受詬病,當前體制改革的一項重點就是大力減少政務環節,相應減少黨政開支勢所必然,而且應該成為未來常態,而非臨時應急舉措。
另一方面,李克強又表示「要增加特定金融機構和央企上繳利潤、進入國庫,並把長期沉澱的資金收回」,進而還要調整國民收入分配結構。這些做法必然觸及各方既得利益,等於「割自己的肉」,實際上就是深化改革的主攻方向。李克強在人大會議閉幕後的記者會上誓言「得罪人也要動」,可見難度極大,最後無論成敗都會深刻影響中國未來。
同樣,穩經濟也要擴大對外開放。這次全國人大以極高票數(僅八票反對、八票棄權)通過了《外商投資法》,外界對如何具體實施卻還有不少疑慮。但這部法規的意義不只在取代以往的「外資三法」,擴展對外開放領域,也不只為了穩住和增加外資,而是要從以往的「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規則等制度型開放」提升,「以高水平開放帶動改革全面深化」(李克強語)。
可見,中國要度過當前難關,穩住內外局面,各種措施都離不開進一步深化改革,否則新老矛盾糾纏成堆,即使穩得住今年也未必穩得住明年。對執政黨來說,改革就是「刀刃向內,壯士斷腕」,難度極大,卻又別無選擇,錯過當前時機追悔莫及。中國不想稱霸世界,能把自己的事情辦好,延續二三十年「外無大戰、內無大亂」,以至更為長久,那才是對歷史的責任、對人類最大貢獻。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