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園」台式園林(李 昂)

台灣有一個世界上絕無僅有的飯店:「南園」,因為它是在一座佔地二十七公頃的園林裏。
一談到園林,令人立即想到的是宮廷劇裏有亭台樓閣的園林。沒錯,南園是這樣的傳統園林。
一九八七年台灣解嚴,能到大陸,我從上海到蘇州住了一個多星期,因為其時正寫的小說《迷園》裏需有園林的經驗。
 
弔詭的園林政治
台灣在清朝有兩座大園林,一在北部板橋,一在中部霧峰,現今都已經嚴重的毀壞。但在清朝時,因為天高皇帝遠,離開皇朝北京太遠,以為不會被追查。板橋林家花園以規模來講,便逾越不受限, 因而大過許多中國著名園林。
以擁有寶貴的傳統中國文化自居的國民黨,來到台灣之後,讓大量的軍隊住在林家花園,是開始毀壞的大殺手。接下來後人改建,努力保存也只留下一小部分。
之後,就沒有人在台灣建這樣的中式園林。
直到一九八○年代初,路線上更認同國民黨的《聯合報》,突然之間在新竹縣的山林裏,要蓋一座佔地二十七公頃的超大型中式園林。 
一開始說是《聯合報》大老闆退休後的居所,怕觀感不佳,接着又說是要做為員工度假招待所。
可當時在戒嚴時期,私下傳言紛紛,說其實是要蓋給蔣經國居住。因為只有來自中國的權貴,才會對園林有這麼強烈思鄉式的渴望。
在三年內要建成,每天有上百個工人在工地同時趕工。承建的是建築師漢寶德先生,當時負責建案的一個子弟,是我們的好友。
已經全部竣工,隔天就要交給業主,在建築師擁有鑰匙的最後一個晚上,好友邀了幾個朋友夜宿。我因而有夜宿南園,並在池子裏裸泳的「第一夜」經驗。
我們將整個園子的燈全部打開,在荒山野地裏,突來的大片、整片的亮麗燈光,極為不真實,像《聊齋志異》狐仙幻化出來的。天亮之後,一切便會成空,亭台樓閣水榭全不見,只剩遍地荒煙蔓草。
南園當然沒有消失,一九八五年建成之後,蔣經國是否曾入住,不得而知。但不久後,他即過世。之後南園接待了戴卓爾夫人、戈爾巴喬夫等國際元首,風光一時。我也還去開過國際性的研討會,記得還碰到三毛。
但隨着解嚴後台灣政治風起雲湧的大改變,本土勢力崛起,到民進黨選上總統。接下來傳統媒體式微,《聯合報》不復以往報業帝國氣勢。我有幾次經過南園,颱風過後,有些樓閣的屋瓦被吹翻,小徑雜草叢生,見到了衰敗。
 
The One進駐
真的是眼見它起高樓,眼見它宴賓客,還好,沒有見到它樓塌了。
二○○八年,台灣的頂級飯店集團The One進駐,將一旁原來的員工宿舍改成飯店,也接受一日遊的旅客遊園。由於在客家地區,食物上用到許多客家傳統柿餅、水潤餅、豆腐乳等入菜,東方美人茶更值得品嘗。
我們都知道,建一座園林也許並不是那麼困難,但之後漫漫時日要維持這麼大的一個園林,真的是極不容易。
飯店集團接手,消費者付費,南園是「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但藉着消費人民的力量,總算維持住了。一般大眾,也才能一窺其貌。
雖然是中式園林,但在台灣結合了在地閩南建築風格,以及西方的洋樓拱廊,在布置格局方面,也和蘇州園林有所不同。我基本上會稱南園為「台灣式的園林」,其工法雕刻,更是現在很難及的。絕對是個台灣國寶級建築,值得保存,永續存在。
不妨來這個全世界唯一能進住的園林,享受過往只有帝王鉅富,才能享有的華貴優雅與美麗吧!
 
(作者為台灣著名作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