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的誤區 (賀越明)

  作為一場文化饗宴的上海世博會開幕,主題是「城市,讓生活更美好」,引發《明報月刊》五月號上幾位文化學者談論「城市化」的特輯,可謂適得其時,切中肯綮。然而,從文化視角觀照「城市化」的圖景有先天不足,如王曉明先生的連串發問在文化層面只能是 「無解之問」,因為「城市化」在中國是一個戰略問題,直接關係邁向現代化之途的路徑選擇,首先決定經濟發展,其次會影響社會變遷,進而衍生或消弭不同的文化因子。如果將「城市化」視為一種政策取向而不是文化現象來探究,不難看出某些認知的誤區正在導致實踐的偏差。

  誤區之一,「城市化」取代城鎮建設。城市與城鎮,雖一字之異,但內涵不同。只講「城市化」,忽視小城鎮建設,必然造成城市與農村缺乏過渡的中間地帶,城鄉無法形成良性互動,更不用說發揮城鎮在政治、經濟和文化上對農村的輻射作用了。王曉明文中提及費孝通先生,這位從鄉村田野調查起步的著名社會學家,一九八〇年代還親自帶隊調查,寫出題為《小城鎮,大問題》的系列文章,認為發展農村經濟、解決人口出路要靠加快小城鎮建設,城市化應走小城鎮模式,小城鎮發展是鄉村工業帶動的結果等。在「城市化」顯然有「市」無「鎮」的今日,還有多少人記得這些曾獲高度評價的政策建言呢?

  誤區之二,「城市化」變成化農為工。在某些官員眼裏,「城市化」的使命之一,就是把農民引進城市打工。針對目前的城鄉二元結構,近年來改革現行戶籍制度的呼聲很高,這從道德、人權的角度而言無可非議,但歷史形成和遺留的社會結構和戶籍制度,是否應該或能夠在這兩年完全改變,實有必要存疑。農民進城務工,有助於一定程度上脫貧,但也給城市的就業、住房、教育、醫療、交通、環保、福利保障、治安管理等帶來巨大壓力,絕非有限的社會資源所能承載。況且,當農村青年背井離鄉,來到深圳如富士康這樣的企業工作,收入肯定比種田多,但他們會覺得被所在的城市完全接納嗎?會由衷感到幸福和有尊嚴嗎?

  誤區之三,「城市化」等於貪大求洋。在一種累積並展示政績的官場心理驅動下,各地城市發展形成攀比之風,小城市變中等城市,中等城市變大城市,大城市變大都會,於是向外擴張,汰舊建新,勢必蠶食農地,強拆民居,隨着一片片石屎森林拔地而起,為失地、失房抗爭的一齣齣慘劇輪番上演。前不久,先有新聞稱粵港澳合作「打造」珠三角世界級城市群,後有文章說長三角城市群「咬定」世界級,似要在「城市化」上傲視全球。殊不知,被國人視為「世界級大都會」的紐約、倫敦和東京,是在一個多世紀工業化進程中自然形成,而非當地政府以行政力量強力構築的。更關鍵的是,倘若一個國家「城市像歐洲,農村像非洲」,即便將來有幾個城市躋身於國際大都市之列,又有多大的意義?

  其實,「城市,讓生活更美好」,表達的不過是從農業社會走向工業文明的初級訴求,而現今是原居民感覺有減無增,新移民願望難以實現,大規模「城市化」正在或將會造成的弊端歷歷可見。王曉明文題為《中國「城市化」的路在何方?》同樣,國際展覽局名譽主席吳建民接受媒體訪談時也表示:「找到一條適合中國的城市化道路太難了」(見二〇一〇年五月六日廣州《南方周末》)。的確,方向有誤,路況不明,怎麼會不越走越難,越走越錯呢?

  (作者是澳門資深媒體人。)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