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不是 Little People(陶 傑)

中國儒家文化眾所周知,由孔子興於山東魯國,提倡倫理道德,而孔子對人的區分又以「君子」與「小人」開始。
君子與小人,成為中國儒家文化對於「人格」(Personality)的黑白兩分理論,影響兩千年。
但何謂君子?何謂小人?孔子、孟子對君子的道德要求多有論述,但對於所謂小人,則不屑談論研究。
中國人的根本政治問題,可謂最早出在這裏。君子以春秋時代,是封建時代貴族的精英,也可以說是天生對道德有自我約束規範理性的知識之人。但在君子之外,不可以一切都歸類為「小人」。
孔子說:「先進於禮樂,野人也;後進於禮樂,君子也。」君子與小人相對,小人就是「野人」。此一範圍,涵蓋極廣。
野人是指野蠻暴力未開化的人。然而《左傳》又對「小人」的定義有所補充:「君子尚能而讓其下,小人農力以事其上,是以上下有禮。」
到了這裏,「小人」變成了「沒有教育知識的勞力人口」,也就是說一般被統治的「人民老百姓」,就是小人。「君子」一詞尚可勉強英譯為Gentlemen。孔子眼中的「小人」在英語中很難找到相應的翻譯。
英語文化歷史起源之即使在羅馬帝國,有貴族與奴隸之分,但對於平民並無孔子那種貶斥。「小人」一詞,開壞了一個頭。以後在批孔的毛澤東眼中,即泛指為所有無產階級,代入了馬列。無產階級專政,就是小人專政,亦即農民革命的勝利者專政,令所謂人民群族相對於士大夫和統治者,生下來就有一種貶義的原罪。
孟子進一步說:「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自此君子和小子區別得更清楚:君子只能是統治者,而小人是被統治者。西方十九世紀後衍生的自由主義中產階級和工業家,用孔孟「君子小人」區分來檢驗,則在中國推行無產階級革命,難怪陳毅一入上海,「公私合營」之後,大批企業家跳樓,毛澤東然後發動農民人口全國批孔,因為「君子」和「小人」,就是無法調和的階級鬥爭。
然而在西方的政治文化裏,被統治的平民生來並無「小人」(Little People)的原罪。相反,耶教文化認定:不論國王、貴族、平民,只要是人,生下來,就繼承了阿當夏娃食禁果的七宗原罪。原罪之下,無君子小人之分,也沒有階級貴賤之別。
基於此一文化認識的大心態,人性和獨立的人格,即使西方經歷長期的黑暗時代,即使羅馬教廷的神權獨裁,對於人性的肯定,重燃民主的追求,自由的熱愛,在西方更容易破土而出。
至於中國「君子與小人」的簡單標籤,無法解決階級衝突。改朝換代,不是陳勝、吳廣的所謂「農民起義」就是毛澤東井崗山延安的階級暴動。君子與小人的相對論,更令青年毛澤東在心中埋下對中國文化傳統的仇恨。毛澤東當權之後,蓄意將李自成、張獻宗一類的流寇定為「農民革命領袖」,也就是說要為「小人」平反,把「君子」包括知識分子踐踏在地,賤如泥垢,相反陳永貴、吳貴賢、馬小六等「貧賤者最聰明」成為治國的座上賓。
毛澤東反孔的心態意識,正本清源,可以說是中國儒家的「君子與小子」的論述初心出了問題。此一伏筆要埋藏超過二千年,到了毛澤東揭竿而起方始爆發,最終演變為一場洪洪大火,將二千年中國一切優雅與美好的體統和價值觀化為灰燼。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