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都感覺對不起國家」 (杜斌--圖說今日中國)

  當河南省淅川縣丹江口水庫四萬九千名移民被國家幹部押送到六百公里外的湖北省鍾祥市落腳地時,他們很多人都驚駭地哭了:一望無際的湖水被蘆葦蕩佔領了。青花蛇在水中探着頭,看它一眼它就近一點。這是一九六六年三月,他們是三十八萬移民中的一部分。時任國務院總理的周恩來給這兒起名叫「大柴湖」。

  四十年過去了。如今大柴湖已有七萬五千名居民,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史上獨一無二的整體搬遷最大的移民集中安置地——柴湖鎮了。「(丹江口水庫)自一九六七年下閘蓄水以來……截至二○○一年底,累計創防洪減災效益二百六十八點二億元。同時,累計發電一千一百五十六億千瓦時,售電產值達七十五點一四億元。」中國官方傳媒說,「引丹灌區的三百六十萬畝耕地共引水一百四十二點五億立方米,灌溉效益為八點五五億元……」

  但是,數萬移民缺吃少穿,人畜同室,孩子一個又一個失學,沒有乾淨的飲用水和照明用電,食道癌發病率高於全國二十多倍,一旦生病,無錢醫治,以致病死。

  彎腰下跪的生活,讓移民哭了又哭,不信,就請柴湖鎮管福山村七十七歲的移民全警申和五十八歲的移民全啟照來哭上一哭吧。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