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孔家店」溯源 (容 若)

  五四運動有所謂「打倒孔家店」,由留學日本歸來的吳虞、陳獨秀掀起高潮。吳在四川、陳在上海,互相呼應,堪稱「左右先鋒」。凡積極參與其事者,皆留日歸來之人;其留美、留法、留德者雖有參加,着力不多。原來,像五四前後那樣非儒反孔,日本早已有之,卻未引起任何一位研究五四運動史的學者關注。

  日本之有非儒反孔而且成為風氣,在十八世紀中期已經開始,打頭炮的是安藤昌益(一七○三至一七六二)。他以孟子稱孔子為「聖之時者」,而老子有「聖人不死,大盜不止」之語,竟斥孔子為「大盜之根本」,稱孔孟所倡仁義忠信為「盜賊之器」,特別針對《孝經》。到十八世紀後期,片山蟠桃(一七四六至一八二一)、本多利明(一七四四至一八二一)、海保青陵(一七五五至一八一七)等,紛紛起來反孔。片山著有《夢之代》,說孔子所謂「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已暗喻鬼神實際上不存在,只因慎終追遠才當其存在。他由反儒而反佛,乃至反日本神道。本多認為,來自中國的儒學已經過時,日本應該學習西方,進行改革。海保反對儒家的倫理觀念與重義輕利思想,主張以商品發展的經濟為前提,改革舊制度。到十九世紀初,大鹽平八郎(一七九三至一八三七)仍然批判儒家思想。此數人都是針對日本德川幕府重儒尊孔和閉關鎖國而提出非儒反孔,並主張門戶開放,接納西方文化的;當然也為了減少中國文化對日本影響,並為後來明治維新「脫亞入歐」作輿論準備。

  最先反孔的吳虞,一九○七年回國,即用《老子》、《韓非子》的材料寫反孔文章,從反孝入手,沿襲安藤昌益論調。陳獨秀一九一五年回國即準備反孔;由這一年十一月,到一九一六年十二月,在《新青年》等刊物寫了《孔子之道與現代生活》、《再論孔教的問題》等十多篇反孔文章,與吳虞(也參與《新青年》反孔行列)共同掀起反孔高潮。二人集中火力對孝道進行批判,使安藤昌益思想再現。也是留學日本的周樹人(魯迅),一九○九年回國在浙江教書時,即策動反孔罷教,迫走尊孔校長(反孔比陳獨秀早了六年);陳創辦《新青年》後,把他羅致,成為繼吳虞後又一反孔健將。錢玄同一九一○年自日本回國,也參加反孔,他欣賞魯迅以小說反孔。魯迅的《狂人日記》即由錢推薦,一九一八年刊於《新青年》。魯迅這篇小說把儒家所倡仁義道德比喻為「吃人」的東西,與安藤昌益斥仁義忠信為「盜賊之器」可謂異曲同工。吳虞寫了《吃人的禮教》加以響應。錢玄同反孔最激烈,一九一九年聲言「共和與孔經是絕對不能並存的」;連記載過儒家文化的中國歷史也要「棄如土苴」。

  「打倒孔家店」名稱何來?一九二一年胡適為吳虞的文集《愛智廬文錄》寫序,稱吳為「四川省隻手打孔家店的老英雄」,後人據此稱五四前後反孔非儒活動為「打倒孔家店」。

  吳、陳、周(魯迅)、錢反孔,不出安藤昌益等五名日本人的理論窠臼,目的也在於強調孔子及其儒學不合時宜,應接納西方文化,並藉此改造中國文化。

  四位反孔健將中,錢玄同和魯迅做了日本前輩想不到的事——因反孔而遷怒於中國文字。錢玄同大呼﹕「欲廢孔學,不可不先廢漢字;欲驅除一般人之幼稚的野蠻的頑固的思想,尤不可不先廢漢字!」魯迅更高叫﹕「漢字不滅,中國必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