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諾登事件」的餘波 (劉銳紹)

  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斯諾登離開香港前往俄羅斯,很多人認為此事已告一段落,香港不再捲入這個國際政治的漩渦。但是,當中美兩國在華盛頓舉行第五輪戰略和經濟對話時,兩國高官又在這個問題上針鋒相對。美國副國務卿伯恩斯指責北京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未按美國要求移交斯諾登,令美方非常失望,並稱此事將影響兩國互信。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予以還擊,指中方一向尊重香港依法辦事,司法獨立,香港的處理方法無可非議。到底這次事件還會不會影響香港?餘波會否再掀巨浪?這些都是大家關心的問題。

北京處理斯諾登事件的三點考慮

  種種迹象顯示,北京在處理這次事件時,已對上述問題作了通盤考慮。他們考慮的重點主要有三:一、藉着此事揭露美國的兩面派手法,一方面道貌岸然地以「維護言論和私隱」的姿態出現,指責別國(包括中國)沒有言論自由,但一方面自己卻嚴重侵犯國民和外國的私隱。斯諾登事件正是反擊美國的大好機會,必須善用。二、基於第一點考慮,中國會間接給予斯諾登協助,但北京同時認為不能破壞中美合作的大局,因為這種形勢得來不易,需要維持下去;況且,如果雙方關係惡化,美國也會尋求報復的機會,這對中國不利。三、北京要努力保護香港的「一國兩制」和司法獨立的形象,以免對香港造成負面影響,牽一髮而動全身。用內地人士的話說,這就是「中國要將斯諾登這一把火燒向美國,而不能讓火頭反過來燒向香港」。

  按現時形勢來看,第一個目標達到了,令美國無比尷尬,下不了台。斯諾登離開香港後,又有俄羅斯接力,收留斯諾登一段時期,繼續使美國頭痛不已,中國總算放下一個包袱了。不過,對於上述第二和第三點考慮,中國還不能掉以輕心,不能不細心盤算美國日後可能採取的行動,防患未然。

美國政府不敢對香港輕舉妄動

  據了解,經過多番研判之後,北京認為美國能對香港造成的負面影響不大。首先,美國最有可能對香港採取的行動,就是停止或放慢香港人免簽證前往美國的研究和商議,維持港人前往美國仍需簽證的安排。不過,這一行動將是雙面刃,對香港既無好處,同時也對美國不利,因為這樣做只會減低香港人前往美國的意欲,無論旅遊或工作,也會想想是否方便,對美國的旅遊和經濟沒有好處。

  其次,斯諾登事件對香港和美國之間的貿易也不會構成重大影響,因為香港自回歸以來,美國商界並沒有減少在香港的投資,相反,還不斷有序增加(美國經濟不景的時候例外);到目前為止,至少有七萬美國人在香港經商和工作,其放射性範圍也會影響數十萬以至為數更多的美國人。這種來自美國商界的民間壓力,將會促使美國政府不敢對香港輕舉妄動。

  還有,香港至今仍是美國在亞洲的一個重要基地,無論在情報搜集、經濟利益、影響中國民間社會等方面,香港都是美國對中國施加影響的橋頭堡,美國不會輕易放開在香港的陣地。基於此,美國也不能對香港作出過份的傷害。況且,香港也不是沒有還招的能力,因為背後還有一個中國。用內地人士的話說:「風浪是有的,但不會惡浪滔天。香港人不用害怕。」

美國藉香港部署中國「和平演變」

  相反,北京比較擔心美國的「小動作」。在中國眼中,奧巴馬上台後,已明顯地實施了對中國的滲透和演變工作,其中一些更是通過香港進行的,包括強化互聯網對香港和中國大陸的影響,擴大青年人的「反中情緒」,支持和培養香港和內地非政府組織快速成長,挑起市民對政府的不滿等。說實在的,這些方面確是美國有機可乘的地方,因為香港和內地的民怨頗大,不需美國挑撥離間,也會出現巨大的反抗情緒。如果美國乘機推一把,就可以水到渠成,小風浪也會變成滔天巨浪。這一點倒是北京無法阻擋的,所以也令他們小心翼翼地提防。

  可是,怎樣提防呢?總不能明刀明槍禁止美國在香港的所有活動,也不能禁止香港與美國接觸,更不能阻止香港和美國之間的民間交流活動。過去多次事件說明,北京的壓力愈大,香港人的反抗情緒就愈高漲,反抗的行動就愈激烈,這更是美國最樂於看見的事情。所以,斯諾登事件發生後,北京特別注意美國會不會在上述方面加快行動,說得直接一點,就是加快透過香港來對中國進行「和平演變」的部署。

  這種情況令人感慨不已。筆者不想香港成為中美外交角力的戰場(事實上只能一廂情願),但如果暫時放開國際鬥爭的政治現實,美國所做的「和平演變」工作,對現代化社會不無好處,只要善用其利,摒棄其害就可以了,無須一概排除。總體而言,西方社會在民主、自由、人權、法制等方面的發展,算是比東方社會較快,中國不能否認這個事實,所以,更重要的是如何取長補短。至於如何抗拒美國的滲透,理論上也很簡單,只要中國能夠拿出比美國更有吸引力的方法(尤其是政治改革,而不光是經濟發展),就不愁香港人和內地人被美國拉過去了。但這一點又是中國目前最難做到的,因此形成了兩難的局面,令人不勝歔欷。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


斯諾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