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成的」曼德拉  陳子明病重 (胡 化)

  二○一三年十二月五日,南非政治家曼德拉以九十五歲高齡去世,世界各國現任和前任國家元首、政府首腦雲集南非參加葬禮。曼德拉為反對種族隔離入獄二十七年,重獲自由後當選南非總統,推動民族和解,書寫了南非歷史的新篇章,是當代人類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崇高象徵。他無愧於這樣的盛譽。

  就在這個時刻,死神的陰影也籠罩在一個中國人身上,就是陳子明,十二月被醫院診斷為胰腺癌晚期。陳子明是當代中國的政治活動家和思想家,是四五運動的代表,是一位未完成的曼德拉、哈維爾式的人物。他生於一九五二年,北京八中六十八屆初中畢業後,到內蒙草原插隊。為了推動中國走向民主憲政,他兩度入獄。第一次是在北京化工學院讀書期間,因為參加一九七六年的四五運動而被捕入獄,平反後考取中國科學院研究生,並當選研究生會主席,成功競選區人民代表。在民主牆期間,參與創辦《北京之春》,又參與創辦北京社會經濟研究所,接辦《經濟學周報》。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後,再次被當局逮捕入獄,以學生運動的幕後黑手判刑十三年。服刑期間,他堅持思考、讀書和寫作,反思中國的改革歷程。後在國際壓力下獲得保外就醫,他在警方的嚴密監控下筆耕不輟,評說當代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歷史和文化,直到刑滿釋放以後,重新投入公共生活,議國是,辦網站。官方幾度施壓,試圖讓他流亡海外。他堅守故土,以堅忍不拔的理性精神,鍥而不捨地推動中國的政治文明進程。他在服刑期間,曾經患上癌症,經手術治癒。後又遭遇視網膜脫落等重症的襲擊,但他頑強地抗擊病魔,堅持閱讀、思考、寫作和表達。他的志向本來在政治領域,但還沒有來得及充分施展,便失去自由。不能在政治舞台上亮相,就在思想天地裏耕耘。他博覽群書,古今中外,諸子百家,幾乎都在他的視野之內。他廣泛吸收先哲和時賢的智慧,冷靜梳理批判,最後自成一家。他的著述超過五百萬言,已經出版文集十二卷。從現實,到歷史;從中國,到世界,對政治、經濟、文化、社會諸領域的重大問題,幾乎都有真知灼見,可稱當代中國政治的百科全書。他也是《明報月刊》的重要作者。

  陳子明病重,海內外志士仁人極為傷感。我只能默默地為他祈福。

夏業良諶洪果去職

  夏業良是北京大學副教授,諶洪果是西北政法大學副教授。歲末年初,他們先後離開了講壇。

  夏業良是北大教師中為數不多的敢言之士。他直言不諱評說時政,多次參與推動民主憲政的簽名活動,早被當局視為眼中釘、肉中刺。軍方拍攝的紀錄片《無聲較量》,就有他的鏡頭,把他當成國內知識界敵對勢力的典型。解除他的教職,本來是政治原因,北京大學卻用學術程序實施。先由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學術委員會於二○一二年十月對夏業良進行了無記名投票,投票結果為不續聘。學校做出給予其延展一年處理的決定。二○一三年十月十一日,學術委員會對「是否維持去年的表決結果」再次進行確認投票。應到委員三十七人、實到委員三十四人,投票表決結果為:三十人反對續聘、三人同意續聘、一人棄權。為此,委員會決定自二○一四年一月三十一日起,終止對夏業良的聘用合同。

  北京大學此舉表面上滴水不漏,其實破綻百出。夏業良的教學不是不受學生歡迎,而是頗得大部分學生好評。就是北大的領導,前兩年對夏業良也多有美譽。他到國外交流,其學術水準得到了國際同行的認可。只是更高的政治權力要收拾夏業良,北大當局頂不住壓力,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諶洪果最初指導學生開展讀書會活動,與出面禁止的校方發生摩擦,後又邀請一些「敏感」的學者講學,以致自己要去香港參加學術會議,被有關方面吊銷了港澳通行證,到校方的各級部門申訴,但幾十天下來,不但港澳通行證無法恢復,因私護照申請也擱淺了。他無法容忍行政力量對學術自由的打壓,於是選擇辭職。二○一三年歲末,他本想上完最後一課,與學生話別,竟被校方強行制止。

  兩件事都是當今中國大學現狀的縮影。一個世紀以前,蔡元培執掌北大,開創了「思想自由,相容並包」的大學傳統。現在,這個傳統已經被黨化教育徹底斬斷了。人們只能長歎:北大已無蔡元培!大陸已無蔡元培!

宋彬彬道歉

  二○○七年,北京師大女附中(實驗中學)舉行九十年校慶活動,把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被打死的副校長卞仲耘的照片和同年八月十八日宋彬彬在天安門城樓上給毛澤東戴紅衛兵袖章的照片在紀念冊上印在一起,又無鄭重的反思文字,引起輿論軒然大波。宋彬彬百口莫辯。

  最近,陳小魯代表北京八中老三屆學生向文革中受傷害的老師道歉,引起社會廣泛稱讚。受到陳小魯的啟發和幫助,宋彬彬也決定站出來向師大女附中當年受傷害的校長和老師道歉。其實,宋彬彬並不贊成武鬥,也沒有參與毆打卞仲耘和其他人。她作為當時學校臨時機構負責人之一,曾經出面勸阻同學打人,但威信不夠,同學不聽,所以未能保護校長的生命安全。她是為自己沒盡到制止責任而歉疚。十幾天以後,毛澤東當面問她叫什麼名字,她說「宋彬彬」,毛澤東說:「要武嘛!」毛澤東的話一言九鼎,林彪說是「一句頂一萬句」。雖然只是拿一個女中學生的名字調侃,卻催動了一股席捲全中國的武力暴風。宋彬彬也意識到「紅八月暴力橫掃全國,不但造成無數生靈塗炭,還造成了精神、文化、經濟上的慘重損失。」這是她當時始料未及的,也是今天必須認真反思的。

  截稿前,宋彬彬的道歉被《新京報》報道,竟遭到了官方強力封殺。

  (作者是內地自由撰稿人。)

文章回應

回應


陳子明病重。(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