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共對話」須提上日程了   寫在陳雲林二度訪台時 (邱震海)

  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二度訪問台灣,仍然遭遇到綠營人士的抗議行動,雖然暴力程度較去年首度訪台時輕,但就事件的本質而言,卻與去年並無二致。

綠營的轉型困惑

  綠營的抗議行動其實提出了兩個深層次問題:一、台灣民主發展如何擺脫這種你死我活對決狀態的意識形態?二、兩岸關係究竟如何面對包括綠營民意在內的台灣整體民意?

  首先,就第一個問題而言,雖然綠營人士一再聲稱其抗議行動體現了台灣民主,但人人都知道,台灣綠營目前發動的是一種極其情緒化甚至暴力化的抗議活動,這類活動只是折射了台灣早期民主的草根特色,而這種草根民主令人有無法向成熟民主轉型的深層困惑。民進黨何以從早年一個反獨裁政黨、在台灣本土化的基礎上,變成一個以操縱台獨議題和意識形態為要務、遠離其早年民主理念的政黨,其間十分值得思考。

  民進黨現任主席蔡英文與馬英九一樣,不但知書達理,而且受過西方教育,理應懂得西方成熟民主社會的理念、規範和準則;從這個意義上,蔡英文與馬英九應該完全具備產生化學反應的條件,共同為台灣民主的轉型和成長作出貢獻。遺憾的是,蔡英文正處於台灣早期民主階段,其知書達理的形象和本質早已為民進黨內的基本教義派所「綁架」。因此,觀察蔡英文個人政治前途與民進黨的前途,其實也是觀察台灣民主轉型的重要指標。

北京態度明顯轉變

  就兩岸關係而言,台灣綠營民意在陳雲林二度訪台期間的反彈,折射了一個更為深層的問題:雖然自馬英九「五二〇」上任之後,過去一年零七個月的時間裏,兩岸關係在技術性、非敏感性的議題上有大幅進展,但有兩個深層的結構性障礙卻沒有消除,那就是:一、兩岸的政治定位問題;二、來自綠營民意對兩岸關係的反彈。如果說,兩岸政治定位問題,過去若干年主要是由於北京未能解放思想,固守「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對話模式」,以至於數度錯失良機,那麼從○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胡錦濤提出「兩岸可以就國家尚未統一的特殊情況下的政治關係問題、建立兩岸軍事安全互信機制問題進行務實探討」之後,一年來北京態度明顯轉變(下半年北京智囊還撰文敦促兩岸展開政治對話),而障礙和阻力則主要來自台灣方面。

  對北京關於政治對話的喊話,馬英九方面裹足不前,中間既有馬英九個人性格的因素,也有其在台灣面臨的實際困境,那就是來自綠營民意的反彈。而撇開馬英九個人性格因素,對於一個爭取連任的領導人來說,在內部藍綠民意分化、對立的氛圍下,過早展開與北京的政治對話,根本是政治自殺。

拆解綠營「炸彈效應」

  因此,就目前而言,人們與其將批評焦點放在馬英九身上,還不如將注意力放在對馬英九同樣構成綁架效應的台灣綠營民意身上。從陳雲林二度訪台受到的綠營抗議與去年並無二致上,可以看出綠營民意其實已經成為兩岸關係中一個不可忽視的結構性問題。如果來自綠營民意的這一「炸彈效應」無法拆除,那麼一旦馬英九卸任(無論是在二〇一二年還是在二〇一六年),兩岸關係迄今所做的一切都可能出現逆轉。

  到底如何拆解來自綠營的「炸彈效應」?所有關心兩岸關係的人都可以加以思考。方法有很多,但建立「民共對話」平台似為重要的一個環節。國共對話幾年來進展順利,但作為共產黨與綠營民意代表的民進黨的對話,卻始終沒有正式平台。〇九年長沙兩岸論壇(即原國共論壇)期間,曾有幾名民進黨人士以個人身份被邀請;但由於缺乏民共正式對話平台,而且在民進黨與北京之間的對立氛圍下,這幾名民進黨人士不但沒有發揮應有作用,而且返台後基本都被開除黨籍。

民共雙方均須反思

  「民共對話」當然有別於國共對話。由於民共雙方在統獨問題上的截然對立,北京和民進黨內部均有阻力和顧慮。但從兩岸關係前景而言,「民共對話」不但應為,而且可為。對北京來說,「民進黨必須放棄台獨黨綱」是否應繼續成為與民進黨對話的前提,似乎已到了需要嚴肅思考的時候了;如何避免九十年代初因堅持中央政府模式而錯失與國民黨政府對話良機,這教訓仍應為今天的北京所汲取。對民進黨來說,既然大陸是一個無法繞開的龐然大物,那麼何不直面正視之?

  對北京和民進黨雙方來說,對話不是放棄底線,至少可以緩和氣氛,或使自己走出僵局。這一步當然會拖得很長,而且也會邁得很艱苦,但現在至少是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了。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陳雲林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