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女」嫁杏何期?  男女比例失衡對社會的影響 (葉兆輝、解書影)

  隨著經濟不斷發展,過去二三十年香港的人口結構出現了巨大的變化,其中最受關注的就是男女比例失衡的問題,以及所引起的一系列社會新挑戰。

  首先,讓我們來了解男女比例的現狀。目前本港女性較男性多出逾三十三萬人,每一千名香港女性只對應九百六十一名男性(已扣除外來女性家庭傭工三十萬)。女多男少的現象是從二○○○年開始出現的,有關差距於過去數年持續擴大。二○○六年香港女性較男性多出二十四萬,今年男女數目的差距又增加了九萬人。為何會有如此明顯的差異?

  男女出生時性別的自然比例是一百零五比一百,是一個非常標準的男女性別比例。假設沒有移民進入或者移出的情況下,在六十歲之前呈現的是男比女多,而在六十歲以上的年齡組別中,由於男性死亡率較女性略高,會出現女多男少的情況。目前香港人口出現女多男少的情況,不是由於出生時父母作出一些性別選擇,而是因為近十幾年不斷擁入的大陸移民,其中絕大部分是十八至三十九歲的女性,使人口金字塔在二十至四十九歲的年齡組別中出現女多男少的情形。

「港男內地女」在港完婚

  為何會有這麼多內地女性來港呢?這主要是因為近二十年來越來越多的跨境婚姻。跨境婚姻主要包括兩類:一類是香港居民申請無結婚紀錄證明申請書(俗稱「寡佬證」)到內地登記結婚,另一類是直接在香港登記結婚。一九九六年,共有二萬二千三百四十九位香港男性申請「寡佬證」,但一九九七年之後,「寡佬證」申請人數減少,二○○六年只有一萬例,但這結果不是意味著「港男內地女」婚配數目減少。二○○三年自由行實施後,內地人來香港變得更方便。「港男」與「內地女」在香港註冊結婚的人數不斷增加,由一九九六年的二千二百一十五例,大幅上升至二○○六年的一萬八千例,可見「港男」越來越傾向與「內地女」結婚。雖然「港女」嫁「內地男」的數字亦有顯著上升,但比例上遠遠不及「港男內地女」婚配。二○○六年,在香港登記的結婚總數超過五萬,但「港男港女」婚配數目只有約二萬八千九百例,較諸一九九六年約三萬五千例少;而「港女」登記結婚的數目亦有所下降,由一九九六年約三萬五千例,減至二○○六年約三萬二千例。

  上述「港男內地女」結婚的趨勢主要有幾個原因:一、因為兩地經濟差距。雖然內地自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發展迅速,但仍有許多鄉鎮工作每月收入僅為數百元,與香港人結婚可以提高生活素質。另外,在內地娶妻開支較低,經濟壓力亦同時減輕,增強了「港男」的成就感。二、因為本地女性受教育程度升高,尤其是越來越多女性擁有大學學歷或相等地位,在工作上的能力不輸於男性。她們希望找到勝過自己的伴侶,對伴侶的要求也相應提高,因此較過去更難找到合適對象。三、因為現今內地女性的外表及思想已不像從前落伍,很多中產階級「港男」也願意與她們結婚。在目前的跨境婚姻中,高中專業和高學歷的「港男」也從一九九○年代初期佔單位數字上升至雙位數字。

香港未婚女性持續增加

  鑑於未婚男女的數目改變及女性選擇配偶時喜歡與年紀較長的結婚,根據以往結婚男女年齡相差的紀錄推算,我們得出本地未婚女性比未婚男性多出八萬人左右,再加上每年「港男內地女」婚配數目持續增加,這種男女失衡的現象將會不斷惡化。在《二○○六年中期人口統計簡要報告》中,有一九九六、二○○一和二○○四年的各年齡組別女性未婚比例。由於十多歲的青少年結婚案例很少,在十五至十九歲間,三年的數據基本相同,未婚的比例在百分之九十八點三至百分之九十九點六之間。對於二十至二十四歲的女性,一九九六年只有百分之八十五點五是未婚的,而在二○○六年,有百分之九十二點四的女性仍然未婚。早結婚的女性比例減少,相對來說在二十五歲以後結婚的女性比例增加。但是,整體未婚比例仍持續上升。比如說在年齡組別四十至四十四歲,一九九六年只有百分之九的女性仍然未婚,而這個數字在二○○一年達到了百分之十二點二,並在二○○六年達到了百分之十六點五。此外,女性在四十五歲以後結婚的機會則大幅度減少。因此,未婚女性的比例在這十年內穩定上升。

  根據香港的婚姻情況,女性過了三十歲的關口,結婚機率大幅度減少。而女性的結婚年齡中位數則不斷推遲至二○○六年的二十八歲。總的來說,我們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一個未婚女性增多的趨勢。根據我們的推算,未來女性維持單身的百分比為百分之二十。

男女失衡影響地產市場

  越來越多香港女性保持單身,加上跨境婚姻的影響,造成本地男女失衡的現象,這現象不僅對自己的生活有影響,對社會的人口增長和家庭結構也有深遠影響,例如﹕

  一、家庭結構變化﹕家庭結構由橫向的擴大式家庭變為與父母子女同住的幹式家庭,然後發展成為主流的核心家庭。香港住戶的平均規模從一九七一年的四點三人降到了二○○一年的三點一人。因此住戶結構從過去的橫向擴展逐漸變成垂直結構。在未來十幾年內,預期五口之家的比例將從二○○三年的百分之二十二跌至二○一八年的百分之十一。同期,四口之家的比例也會有輕微的下降,從百分之二十九降到百分之二十七。相反,包括二或三位家庭成員的家庭比例上升,從現在的百分之十六和百分之二十八,將會相應的上升到百分之二十二和百分之三十三。

  二、單身人口的增多和人口增長放緩, 對房屋、教育、交通,甚至城市規劃有深遠的影響。香港的房地產市場也需要重新適應,面對不斷改變的住戶結構和住戶數量重新定位,質量的提升要比數量的提升更加重要。

  三、家庭系統產生的支援功能大大減少。根據香港統計處在二○○五年發表的關於家庭住戶的長者需要報告,估計約有百分之六十一的長者接受家人的支援,而由於單身人口的增加,使得家庭的照顧功能減弱而家庭支援功能也逐漸沒落,若出現問題,政府便要承擔責任,這對社會的保障和醫療健康系統也帶來了新的挑戰。

  四、婚姻危機﹕跨境婚姻由於地域限制、法制差異、出入境政策等的影響會較可能出現婚姻危機。「內地女」在安排來港時間的配合和來港後生活的適應上,在整個磨合過程中,都會出現不少問題;子女來港就讀會有銜接問題;如果來港後的生活素質比在內地為差,再遇到經濟和個人精神健康問題的話,發生家庭暴力的機會也相應增加。另一方面,本地離婚人數不斷增加,由一九八一年的二千宗增加至二○○六年的一萬六千宗,而香港的再婚數字則由二千一百宗增加至一萬三千宗,男方再婚的數字也比女方為多。

「內地女」多生育

  五、但另一方面,「港男」和「內地女」結婚,可讓更多的香港男士避免單身,一定程度上促進了香港的總和生育率。現時香港單身女性比例增大,而女性即使選擇結婚,也有相當一部分人由於各種經濟、工作壓力,選擇不生孩子或者晚生、少生孩子。而與香港男士成婚的內地女性,相對於香港女性來說,工作壓力會稍微小一些(一般是男士在外工作養家),因此相當一部分新生兒都來自跨境婚姻。從二○○六年的生育數據就可以看到,香港總共有六萬五千八百新生兒,其中有大約一萬個嬰兒是來自跨境婚姻。因此在如今香港的總和生育率幾乎是世界最低(二○○六年為零點九九,其中包括跨境婚姻產子及大陸產婦來港產子數,實際除去這些嬰兒,總和生育率約為零點七)的情況下,這些新生嬰兒將會緩解由於出生人口過少引起的社會問題。

  六、勞動人口素質﹕根據來港家庭團聚人士的資料,她們的教育程度相對本地同一年齡組別的為低,参與經濟活動的百分比也對少,這對於整體勞動人口素質的提升沒有很大的幫助,反而令貧富兩極化更加嚴重。

  從上面的討論我們看到,由於男女比例的失衡,婚姻家庭結構的改變,給社會帶來了一系列新的問題與挑戰。而在短時期內,預計也不會有扭轉的趨勢。希望政府及各個機構提供更友善的工作環境,投放資源,改善教育,做好全民醫療和社會保障,建立在婚姻關係中的男女平等觀念,以提供時間、 空間和機會,為香港的可持續發展提供更好的社會環境,建立一個和諧的社會。要扭轉男女比例及婚姻發展趨勢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實需要社會各界人士的共同努力。


政府統計處的《二○○六年中期人口統計簡要報告》顯示,越來越多「港男」迎娶「內地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