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漂」眼中的中港關係 (張岱鼎)

二○一二年是香港歷史上不尋常的一年,那一年的九月國民教育課程風波正愈演愈烈,我也夾着行李獨自一人從北京乘火車來到了香港。後來回顧這二十年的社會變遷,加上同之前來港的師兄師姐的交流,我感覺二○一二年是香港社會的一個分水嶺,之後香港出現了新的思潮與社會輿論,人心似乎也與深圳河北岸的土地越來越遠。身處這個日新月異的時代,我開始對身邊的事物和香港的歷史及發展感興趣。作為一位來港五年的「港漂」,透過與身邊香港人的接觸,我發現從不同的角度觀察各方的行為會有不同的解釋,希望在此嘗試用簡短的文字描述我眼中的香港和香港人。
陌生的北方來客
作為傳統意義上的北方人,來到香港之後不僅要適應當地多肉少菜的飲食,還要應對潮濕的氣候和夏天室內寒風刺骨的冷氣,南方的同學和我相比就適應得更快。然而,在香港人的心中,深圳河以北的來客則被統一的視為內地人、大陸人,或者中國人。一九九七年前,香港與內地的人員往來一直處於一個比較低的水平。香港人可以自由出入中國,而中國人來香港則需要繁複的手續以及諸多限制。當時的港英政府為了港人跨境婚姻的團聚需要,與中國政府商議了「單程證」的配額,最後依港英當局的要求名額上限被確定在每日一百五十人。回歸之後該機制得以延續,也是唯一不經由特區入境事務處決定的移民方式。因此在回歸之前的香港街頭並不會見到很多陌生的北方來客。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作者為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碩士研究生、內地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