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的趨勢與碰撞 (劉銳紹)

最近一兩年,本土主義不斷冒升,連「港獨」也成了熱門話題;無論你是否贊成「港獨」,至少「港獨」已不是關起門來討論的問題了。北京對此自然開動宣傳機器,口誅筆伐;建制派各個頭面人物,都要先後表態,不表態就是政治不正確。不過,我倒感到大家先要弄清楚幾個問題。

京認為「港獨」只是偽命題
第一,北京是否真的害怕「港獨」?
在內地政治圈中,有警惕「四獨合流」之說。所謂「四獨」,即「疆獨」、「藏獨」、「台獨」,如今加上一個「港獨」,令官方大為緊張,有人還把「四獨」說成是「四毒」。正因為他們的腦袋充滿鬥爭意識,所以還有一種潛藏於心但沒有宣之於口的「獨」或「毒」,那就是「蒙獨」。內蒙古的形勢與新疆和西藏完全不同,但外蒙古既然可以獨立出去,為什麼內蒙古不可以獨立出去?只要出現某種條件,或者某種外來因素發酵,「五獨」就會變成「五毒」,萬一「五毒合流」,就會動搖共產黨的江山。這正是官方的思維模式。
不過,在現實上,他們是否真的害怕這些「獨」呢?也許內地一些御用智囊的分析,可以反映官方的實際想法。他們認為,除了台灣之外,新疆、西藏、內蒙和香港,都在共產黨的直接管治之下,即使出現「獨」的思潮,但這些地方有什麼條件和實力「獨」起來?從法律上,中共不容許「法理獨立」,並且他們慣於「把不穩定因素扼殺於萌芽狀態」,先除根,小草想生出來也不行;從行動上,如果真有「獨」的行動,甚至武力革命,中共也可名正言順地打擊、鎮壓。中共不能控制的只有一樣,就是「獨」的思潮。
台灣的情況則不同。它基本上是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除了主權之名,其他什麼都有了。所以,「台獨」的危險最大,只要條件成熟,「台獨」就會由想法變成行動,大陸要遏止也相對困難。即使大陸可以不顧一切,「出兵解放」台灣,但大陸也要付出極其沉重的代價。
基於此,北京擔心的只是「台獨」,尤其是民進黨蔡英文上台後,「台獨」更成了大陸在白天也在眼前出現的夢魘。大陸消息說,台灣的「建國黨」已沉寂多時,但近來又活躍起來,還跟香港某些人士聯繫。此外,台灣人在其護照上「台灣國」的膠貼,而官方沒有禁止,都是「台獨」抬頭的徵兆。不過,不少台灣人則認為,建國黨已無影響,台灣人也不需要建國黨;如果大陸對台政策愈來愈緊,只有逼使民進黨帶領台灣人爭取獨立。
對於「港獨」,北京心裏並不十分害怕,認為這是個「偽命題」,但從策略上考慮,還是要把底線先說出來,以免釋出錯誤的訊號,讓人感到北京不做反應,就是間接容許「港獨」。

誰灌溉出「港獨」?
第二,北京有沒有反思「港獨偽命題」是怎樣形成的?
新任香港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說,「港獨」只是一個「偽命題」。他說得對,眼前「港獨」的確沒有什麼市場,但關鍵是,它會不會發展起來?而它發展起來的土壤是什麼?也許北京看不見,或者看見也不會和不敢承認:「港獨」的土壤正是北京灌溉出來的。
種種迹象證明了這個變化過程。二○一三年之前,什麼「本土主義」、「勇武派」,得到的支持甚少,但由二○一三年開始,北京對香港政制發展的枷鎖愈來愈多。「雨傘運動」前後,北京更透過官員放話、《「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白皮書和全國人大的「八三一」規定,把二○○七年向香港人承諾過的普選也收回去。表面上,北京說「普選方案已備,只是泛民阻撓」而已。但香港人看得清楚,這是巧言令色、轉移焦點的方法,只說明兩地的根本矛盾已不可迴避──那就是香港人(以至日後所有中國人)的民主訴求與執政者的放手程度,落差極大,碰撞難免。
所以,眼前「港獨」是個偽命題,但難保有一天會變成真命題。

北京如何對應?
第三,偽命題也好,真命題也好,關鍵是北京採取什麼方法對應。
按目前趨勢來看,北京只會繼續強硬下去,一些迹象可作佐證。除了已公開的大陸學者提出的「香港『雙特首制』」、「香港普通法已不是回歸前的概念」之外,還有更多強硬的建議,包括「不僅問責官員要由中央任命,常任秘書長也要由中央任命」,「中央對香港官員還應該有推薦權,供特首考慮」,「歷史科應該列為必修科和必須合格科,特區政府應掌握歷史科的方向」,「各個界別(包括法律、教育等)的專業資格,除了現有制度之外,還應該經過政府或政府認可機構的甄別」等,這些都以「一家之言」的形式逐步在內部醞釀,日後會否變成公開言論,甚至官方政策,不得而知。
還有一點是香港人值得注意的,筆者不是說應該接受,而是必須了解北京怎樣想問題。眼前北京面對國內外多種挑戰,困難重重,忙得暈頭轉向,對於他們認為可以控制的問題,就會慣性地我行我素。所以,對香港可以硬下去,因為「外國不會因為香港而破壞跟中國的關係,英國美國也不會,而香港依賴大陸多於大陸依賴香港」,因而失去多元化的思考。
基於此,建制派擔心「港獨」會導致《基本法二十三條》加快立法,北京對香港經濟制裁,也有他們的言論基礎。也許,這正是中國人在爭取民主自由過程中的好事多磨,只希望盡量減少傷害而已。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