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o野」的知識分子 (西九龍文娛藝術街-邵家臻)

  玩o野的知識分子——這真是個可堪玩味的名字。

  一直以來,人們對「玩o野」都保持着一個可供批判的距離。這不單是因為「玩o野」粗鄙低俗,更是因為「港式的玩o野」,往往內藏「階級性」,例如欺負弱者、糟蹋食物。年前為樂施會的《遊戲無窮》寫過一段文字,就是帶着這種高度懷疑的態度﹕

  我一直以為遊戲跟貧窮是兩碼子的事。眼見的遊戲多是建基於揶揄人家和糟蹋食物之上。貧窮人不是被玩,就是只能伴玩,或是呆呆地望着人家在玩。貧窮得連玩遊戲的能力也缺乏,甚至連玩遊戲的氣力都欠奉。

  台灣的文學評論人平路告訴我關於「玩」的另一個故事。她說得很尖銳,《在世界裏遊戲》的自序中,她說﹕

  只有一種人能斟透真理的欺妄本質﹕世界並無真理,一切不過只是語言和詮釋方式,世界是有無限可能性的發展。這種人深悉真理的欺妄性,他們遂得無拘無執,了無窒礙的從事世界的觀察,世界對他們如同劇場,他們既是演員,也是觀眾,他們玩興濃重的在世界裏遊戲。

  「玩o野」因此而變得政治化。當世界上有許許多多板起臉為建制幫腔的人,或攫住某些教條,成了特定管理形態或信念的旗手,大家都爭先恐後去宣稱自己是為大局着想的那一刻,「玩o野」反成了具顛覆性的尖銳力量。許多年來,我們都正經八百地跟建制理論,左手研究右手行動,前有論壇後有遊行,但「太過正經」卻使效果打了折扣,甚至被嚇壞的竟然就只是自己。在勞神、勞心、勞力的喘息間,開始思考跟建制抗爭的另一條路。

  十月五日《明報》的「星期日生活」有個關於公共知識分子的專輯,對「玩o野的知識分子」樂見其成。

  香港由過渡期「去殖」未完成所產生的身份爭議及各式社會論述之爭,於回歸後日益深化。在百家爭鳴之中,亦不乏有人以「玩o野」的方式,憑其「火氣」及對規範的警覺,說出甚至做出世人爭議的說話和行動,過着讓社會主流看不過眼、卻又愛又恨的生活……他人眼中的嬉皮和無謂﹕過「流動」生活、和自己的情緒互動、出鏡做節目等,背後卻是由無數心力和體力交織而來;也是要如此投入地「玩」,才能讓知識滲入字裏行間、電視銀幕〔熒屏〕,以至房間的氣息,成為扣連大眾日常生活那「微軟」細節的「公共知識」。

  《明報》所刊的是論述,立法會宣誓是實踐。十月八日,新一屆立法會開鑼,那時上演的「宣誓秀」,好不熱鬧。長毛梁國雄繼續「玩o野」,以「斷截禾蟲」方式讀出誓詞;社民連的兩個黨友黃毓民和陳偉業就在誓詞中追加內容,大喊「權力歸於人民」、「中華人民萬歲」、「打倒官商勾結」等口號,總之是利用「只要讀完整段誓詞就算完成宣誓程序」的灰色地帶,盡情「玩o野」,任意加料。

  「玩o野」的立法會來了。更重要的是,連帶「玩o野」的概念都開始轉變﹕喜歡玩的人思辨能力較強。以前西方教育兒童在遊戲裏學習,如今是我們在遊戲裏抗爭。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