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墨留情」──丁衍庸的藝術與情懷(陳冠男)

二○一八年是丁衍庸先生辭世四十周年紀念,他生前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任教時之學生及友好捐贈大批丁氏書畫遺作予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於二○一八年五月十二日至九月二日舉辦「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展覽,延續丁氏慷慨精神,表達感念之思。捐贈作品原有一百零三項(其中三項早於一九八九年及二○一六年已捐贈),展覽期間又另獲四項捐贈,合共一百零七項,另借展十一項,是中大文物館近年所獲最重要的捐贈和展覽,也使文物館成為當今收藏和研究丁衍庸先生的重鎮。這批作品創作於一九六二至一九七八年,橫跨十六載,正是丁先生任教中大藝術系時期所製,此時也正是他藝術邁向成熟並走向高峰之時。雖然,該批展品大部分為課堂即席示範,然而表現題材及內容豐富,或幽默、或戲謔、或感傷、或自信,亦有勉勵嘉許、婚壽祝賀等,無不揮灑自如,天真稚拙,把對學生友好的深摯情誼永留筆端。本文謹就展品選析一二,以見丁先生的藝術與情懷。

藝遊東西 橫跨古今
丁衍庸先生(一九○二—一九七八),原名衍鏞,字叔旦、紀伯,後以「衍庸」行,廣東茂名縣謝雞鎮茂坡村(今隸高州市)人。受族叔丁穎(一八八八—一九六四)留學日本經歷影響及當時日本明治維新後國力的迅速富強,丁先生於一九二○年赴日留學,先在川端畫學校學習,後入讀東京美術學校西洋畫科。一九二五年歸國後輾轉於上海、廣州、重慶等地從事藝術工作。這段時期,他積極投身油畫創作,尤好法國野獸派畫家馬諦斯(Henri Matisse),頗得精髓,有「東方馬諦斯」之譽。不久,他即回歸中國傳統水墨,兼涉書法、篆刻,展開融合中西之路。最為突出者,應是他把野獸派誇張拙趣的人物造型引入中國繪畫,與傳統筆墨共冶一爐,開創趣怪生動之貌,其中以「貴妃出浴」最為經典。丁先生喜繪歷史戲曲人物故事,楊貴妃洗浴華清池之故事家喻戶曉,是他筆下常繪題材。約繪於一九六八至一九七○年的《貴妃出浴圖》(圖一)畫幅大,純水墨,又於畫下以篆書大字題識,於丁氏其他同題畫作中甚難一見。畫中貴妃豐滿裸露、造型拙趣,顛覆中國傳統仕女畫含蓄優美的表現,背後也揭示丁氏於人體素描訓練有素的功底。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