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衛兵符號」站在人民一邊 (老 鬼)

驚悉小魯突然去世,有千言萬語要說,一定要為小魯寫點東西,說幾句話。
文革中北京中學紅衛兵有兩個代表人物被徹底妖魔化了,一個是宋彬彬,一個是陳小魯。他兩個成了紅衛兵符號。老百姓憑自己的想像給他倆編造了無數罪惡行徑,完全顛倒了黑白。
文革開始後,以幹部子弟為主的紅衛兵仗持毛澤東撐腰,橫掃一切,傷害了很多平民百姓。導致平民百姓對高官子弟有一種本能的反感。當一九六七年初,中央文革藉口反對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批血統論、批聯動﹙聯合行動委員會—因炮轟中央文革,被定為現行反革命組織﹚時,全北京市掀起了一場打擊聯動的高潮。一時間有關小魯的傳言甚囂塵上。人們把小魯說成是典型的紈子弟,京城惡少,到處欺壓平民,無惡不作。
因為在當時北京的中學生裏,政治局委員的後代、本人積極參加運動、又很出名的只有兩人,一個是董良翮,一個是陳小魯。但小魯比董良翮群眾關係更好,更有威信,所以名氣最大,就成了北京中學紅衛兵的代表,被嚴重的妖魔化。
事實上,小魯從一開始就明確反對那一副對聯﹙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曾拒絕參加以紅血統為條件的紅衛兵。這些舉動在當時北京中學生中絕無僅有。那時大多數幹部子弟都支持對聯,認為符合黨的階級路線,對自己口味。當紅衛兵是一種光榮和時尚,不少同學打破腦袋往紅衛兵裏鑽。在開國元勳後代裏,這麼公開反對對聯,除了小魯,沒有第二個。
對血統論把人分成幾等,廣大平民百姓是反感的。小魯沒有被狂熱的紅衛兵運動衝昏頭腦,本能地站在了平民百姓一邊,沒有站在眾多的幹部子弟一邊。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