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特會」開創新型互動 (丁 果)

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會晤,對未來三年的中美關係和世界都是如此。
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的海湖莊園,美國總統特朗普接待旋風般來訪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不到二十四小時,卻達成影響深遠的成就,其結果將改變美國,改變中國,也改變世界格局。

開創中美高峰會的歷史速度
特朗普時代,是一個難以預料的時代。誰也沒有料到,在美國總統大選中被視為特朗普第一號攻擊目標的中國,竟然成為特朗普最為重視的外交對象。特朗普與習近平雙邊領袖高峰會比當年奧巴馬首次走訪北京早了好幾個月,也比特朗普參加北約領袖峰會早了一個月,開創了中美領袖高峰會的歷史速度。
從伊萬卡的孩子在歡迎晚宴前給習近平夫婦演唱中國民歌《茉莉花》和背誦唐詩、《三字經》,就表明特朗普已經清楚,中國的崛起是時代的命定,而中美關係的好壞關係到美國的未來,尤其是特朗普搞好美國經濟的最重要關鍵。同樣道理,習近平夫婦不辭辛勞,從歐洲飛往美國,幾乎是馬不停蹄的二十四小時,為的就是建立與特朗普的友好關係,中國要成為世界的主要力量,就要排除美國的圍堵障礙,與美國攜手並進。
「習特會」的高度,是中美兩國的「鷹派」無法企及的,也是國際輿論在「習特會」之前看走眼的事情。因為他們是從零和遊戲角度看「習特會」,也就是從你輸我贏的角度看「習特會」,這是根本錯誤的。中美關係,是在競爭(有時候甚至是局部對立)中爭取雙贏的關係,因為中美關係的失敗,北京和華盛頓都不可能是贏家,世界更是輸家。同樣,從另一個極端看,即從中美共治(G2)的角度看「習特會」,也是錯誤的。奧巴馬當年首次訪華,提出美中共治世界的概念,好像世界在中美聯手治理下,南北問題、東西問題都可以搞定,天下就此太平。但結果如何?奧巴馬執政八年,共治非但沒有達成,還演變成「圍堵」政策,這是重大教訓。如今,特朗普要走回孤立主義,但又要維持世界獨霸的軍事力量,中國走向世界,卻不願意變成遭人討厭的「美國第二」,所以,「習特會」根本不提G2的概念,而是中美合作,這是走出奧巴馬「政治正確」的另一個表現。

峰會中攻擊敍利亞的玄機
在這次峰會中,最大的插曲是特朗普下令導彈攻擊敍利亞空軍基地,報復所謂的阿薩德政府對反叛軍地盤使用化學武器。這種罕見的「一邊把酒言歡,一邊投擲殺人炸彈」,頗像黑幫電影《教父》中的情節,令外界解讀出現分歧。有人說特朗普用的是「鴻門宴」,打的是敍利亞,目標是朝鮮,逼迫中國出手解除半島危機。為何這次有限度攻擊引發諸多揣測?這不是因為特朗普改變了美國六年來不武力介入敍利亞內戰產生的震撼,而是這個決策的突發性讓人產生諸多誤讀。
因為特朗普前幾天還在強調不做世界總統只做美國總統,美國不會把推翻敍利亞阿薩德政權放在首位,轉眼他就下令導彈攻擊。同樣,西方盟國領袖和媒體之前還持續攻擊特朗普的各項政策,批評他與世界潮流和全球化價值觀背道而馳,轉眼就迫不及待讚美和支持特朗普對敍利亞的空襲。這種反常的表現,證明了他們對特朗普拒絕做世界領袖的惶恐不安,而隨着炸彈落地,他們才放下心來:特朗普的美國還是美國。
有人說,特朗普在「習特會」的時候發動攻擊,完全不顧外交慣例,是為了給中國施加壓力:如果你不制約平壤,那就由我們來單獨處理。更有「鷹派」批評習近平,指特朗普在宴會前知會習導彈攻擊之事,而習沒有當場駁斥,是背離了中國原有立場,更是損害了中俄聯手對付美國的戰略。
這是嚴重的戰略誤讀。
不錯,對特朗普來說,六十枚巡航導彈的攻擊可謂一箭三雕:
一是為自己在美國的政治困境解套。因為美國民主黨和主流媒體突然發現,一直以「賣國通俄」罪名追究特朗普及其團隊的「獵巫」行動,也隨着巡航導彈的落地而土崩瓦解。特朗普的導彈攻擊,動了俄羅斯的「戰略奶酪」,讓普京相當不爽。特朗普的政敵再糾纏特朗普有「把柄」握在莫斯科手裏,誰也不會相信。
二是一舉改善了美國與歐洲的關係。特朗普上台後,與北約關係緊張,與歐盟關係緊張,因為美俄關係如果「加熱」,歐盟的前景會很不妙,俄羅斯在歐洲的反撲也指日可待。此外,特朗普「撤出」中東的政策,也讓以色列、沙特等盟國困惑。如今,六十顆巡航導彈落地,展示美國不會對中東危機袖手旁觀。
三是「殺雞儆猴」,間接對朝鮮金正恩提出警告,特朗普說到做到,朝鮮應該懸崖勒馬。

美俄沒戲,美中有戲
但不要忘了,對習近平來說,特朗普的導彈攻擊讓中國成為實際上的最大戰略受益者。特朗普在總統大選中,確實是利用了俄羅斯駭客和維基解密對希拉里陣營的內幕揭露而獲得競選利益,他對普京的好感也是眾所周知。但是,選後美國輿論和民主黨對手拿着「通敵俄羅斯」大做文章,不但讓特朗普政府損兵折將,而且也讓美俄關係難以展開。普京雖然親上火線為「干預大選」滅火,但莫斯科已經對「特普會」難以實現口出怨言。不僅如此,特朗普為了避嫌,還要對俄羅斯相應採取強硬政策,提出克里米亞必須要回到烏克蘭,這是要從普京的「虎口」裏拔牙。如今,特朗普對俄羅斯在中東的「馬仔」阿薩德下手,可謂讓「俄美」修好的可能性歸零。儘管國務卿蒂勒森走訪俄羅斯做說明,但也已經無濟於事。至少證明基辛格提出的美國「聯俄遏中」的戰略構想徹底沒戲了。美俄沒戲,就是美中有戲。
至於習近平對特朗普的攻擊表示諒解,正是因為他清楚知道,這個攻擊是為北京解套,習近平可以據此向金正恩施壓。美國太平洋艦隊在會談後向朝鮮海域移動,更是讓習近平的施壓添了籌碼。這是中美在唱雙簧,一個扮黑臉,一個扮白臉,目的卻相當一致。在白宮發布的高峰會記錄中,寫明美國期待與中國合作,用和平方式解決半島危機。因此,可以預測的是,北京將主導整合一個方案:即朝鮮停止核試驗,美國則保證不以武力推翻金正恩政權。
或許有人說,這次攻擊是特朗普重回世界霸主的「祭旗」儀式,也是美國重回中東的預演。這兩個事情對中國來講未必是壞事,因為中國三十多年的改革發展,正是藉着美國的這兩個政策而獲利。特朗普之前宣布要退出世界領袖地位,中國還很發愁,因為中國無論在實力上還是心態上,都沒有準備好做世界霸主。

特朗普訪華將獲大禮
毫無疑問,在特朗普時代,中美關係要軟着陸,必須要面對經貿問題。表面上,二十四小時的旋風訪問沒有簽下具體大單,但戰略成果卻超出以往任何一次首腦高峰會。特朗普從晚宴前的「我沒有得到任何東西」笑話,到翌日中午會談結束後表示美中關係獲得重要進展,表明這是一次務實和有效的峰會。
在高峰會中,中美雙方建立了外交和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司法及網絡對話,以及文化問題對話,這些涵蓋了中美關係的方方面面。更有意思的是,與習特峰會同步,隨習外訪的汪洋副總理等與美國的同行在峰會中已經展開首次對話,可見北京和華盛頓都在追求高效率的交流,而出身二炮(中國導彈部隊)的房峰輝也參加峰會,既讓外界浮想聯翩,也表明習特兩人完全掌控中美軍方的互動,這對防範兩個大國因為擦槍走火或者軍方鷹派「搞事」相當重要。
當然,最為重要的還是雙方實施一個「百日計劃」,以結果為導向討論經貿問題和制定具體措施。換句話說,這次討論不是以往奧巴馬時代那樣的「政治正確」的敷衍,而是有目標、有時間限制的行動計劃,符合習特兩人幹實事的處事風格。
習近平到「海湖莊園」,是建立領袖私誼,一百天後的某一天特朗普首次訪華,中國將在中南海給出經貿「大禮」,這樣的安排,避免了任何一方的「磕頭外交」嫌疑,既破了中國一些「鷹派」輿論暗中批評習近平對美「不硬」的觀察,也破了美國主流媒體批評特朗普向習近平「示軟」的抨擊。同時,其實,中國在中美貿易平衡問題上向華盛頓靠近一步,既滿足了特朗普最想達成的目標—直接可以創造特朗普向選民承諾的「工作職位」議題,也符合中國企業「走出去」的世界布局設想。表面上看是中國讓步,實質是北京華盛頓各取所需的雙贏,並使兩國經貿關係更加融為一體。習近平的微笑之旅與當年朱鎔基在克林頓時代的「消氣外交」相比較,顯示了中美實力和中美關係的巨大變化。
特朗普在美中峰會中的兩個大動作,跟習近平建立有效和長遠的領袖關係以及下令對敍利亞導彈攻擊,都是以今天的特朗普否定了昨天的自己,習近平和中國在特朗普的政策轉變上擔當了重要的角色。這將對世界局勢產生重要的影響。
(作者為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