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天下人作蔭涼」 潘耀明

  香港回歸十年。在這十年或更早,上溯到中英談判宣布的時候,港人經歷了移民潮的恐慌期、中英爭拗、回歸的喜悅和徬徨——回歸慶典的喜氣洋洋、香港經濟大衰退、中央挺港的CEPA (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沙士、二十三條立法、五十萬人大遊行、董建華下台、香港政制爭議、曾蔭權上台、香港經濟恢復期和振興期。對於港人來說,真是風雲譎幻、翻江倒海的十年。這十年間,香港社會經濟和民生從黃金時代漸次下降到白銀時代、青銅時代,然後再從萬丈谷底逐漸攀升。香港從繁盛到衰落,然後再從衰敗到興旺,也是在十年間。有道是天有陰晴、月有圓缺,原是大自然的規律,移用於人類社會的興敗盛衰,也是一樣的道理。十年剛巧是一個小周期。

  為了對回歸十年作一次回顧和檢閱,我們從今年一月號開始,增設「見證回歸十年誌」專欄,邀請在回歸過程中參與重大決策並見證這一重大歷史事件的人士撰文、談個人感受,引起極大的回響。

  在回歸前,正當中英爭端達到沸點,一九九二年彭定康先生剛履新時發表首份施政報告,其中關於政制方案部分受到中方猛烈的抨擊。該方案主要將《基本法》內沒有明確規定如何產生的十席選舉委員會議席,建議由民選的區議員產生。另外將新增的九席功能組別選民,擴大至除婦女及退休人士以外的二百多萬選民,因而被中方批評為變相直選。這時,中、英的高層分別發表了態度強硬的聲明,各執一詞,互不相讓,中英關係進入嚴寒期,港人憂心如焚。《明報月刊》及時組織了「中港關係及香港政制」特輯,分別邀請時任港督彭定康先生及新華社(現稱「中聯辦」)發言人張浚生先生、參與起草《基本法》的查良鏞先生和政界、學界人士撰文,希望能反映中、英官員及香港各界的意見,提供給各方參考。難得的是,彭定康先生和張浚生先生很快答應撰文並依期提交文章。中、英政府處理香港事務的高級官員的文章,在一本雜誌內同時出現,還是破天荒第一遭。一九九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發表十周年,我們做了「中英論劍十年及香港前景」專題,彭定康先生及張浚生先生均再提交文章給本刊發表。

  今年「見證回歸十年誌」和本期「回歸十年的見證」特輯,我們邀請了當年參與重大決策、見證回歸的中、英官員和香港各界人士撰文,也得到迅速的回應。中方的魯平、周南、張浚生等人均親自撰文;英方的彭定康也依期寫了文章。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前香港機管局主席黃保欣也先後接受我們的專訪。難得的是,以上文章不光是言之有物、有事例、有個人感受,而且不少內容是第一次公開的,如關於中英談判、機場財務安排的爭議、駐軍問題等等,箇中關節不乏過去未有聞問的,可視為九七回歸的重要文獻。

  香港回歸曾經歷經濟危機、政制爭端、沙士處理不當造成大傷亡、民生困頓……香港沒有像其他地區演變成社會動亂,可稱異數,即使是反對二十三條立法的五十萬人大遊行,最終迫使董建華下台,也是和平而有秩序地進行,在在說明香港社會機制的成熟和港人的理智和守法。這也是鄧小平「一國兩制」在香港成功貫徹的基石。當然,這與中央領導在後期臨時易帥的果斷行為,和對香港經濟大力支持也是分不開的。

  眼下,香港已由回歸後的風雨十年進入柳暗花明之局了,整個形勢是被看好的,至於香港未來何去何從,則是大家所關注的。走筆至此,想起特首曾蔭權最近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慨言要把香港人口增加到一千萬,才能追得上國際金融中心的紐約及倫敦地位的新聞,不禁令人擔憂。曾特首這一言論,令人想起毛澤東當年強調的「人多好辦事」或「人多熱氣高」,結果造成內地人口嚴重失控。最後到了鄧小平時代要嚴控人口,每一對夫婦只讓生一胎。毛澤東的好大喜功,使國家和老百姓付出沉重的代價。反觀香港,據估計,二○○五年香港人口已經有六百九十四萬,密度為每平方公里六千四百二十人,香港已經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之一。如果香港人口激增到一千萬,這個彈丸之地的資源如何調配?

  曾特首臨危受命,具有管理香港的財政經驗,中央又給予全力支持,如虎添翼,只要不虛飾、不浮誇,為港人做實事、謀福祉,當是「大丈夫」作為。在此不妨送他兩句佛偈:「事難方見丈夫心」,「與天下人作蔭涼」,意喻敢於犯難而上,將成果與老百姓共享,則香港幸甚,港人幸甚!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