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渚古城」的考古爭論

七月六日,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World Heritage Committee)主席Abulfas Garayev落槌定案,宣布「良渚古城」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中國被公認的古蹟增至五十五處,寫下新的記錄。一個歷史文化延續最久的國家,擁有最多的文化遺產,也是名實相符。
一九三六年,這個位於杭州餘杭瓶窯鎮的遠古遺跡已被發現。二十三年後,考古學家夏鼐定其名為「良渚文化」。據說「良渚古國」 即為《鶡冠子》中的「成鳩之國」。上世紀八十年代,此處古墓中的石、陶、象牙等器物常被挖出來。二○○七年,一個古城又被發現。此次 「申遺」方案,即以古城作為主體。
這個五千年前的古城,被稱為「中華第一城」,比起「殷墟」甲骨文庫要早一千多年。而且,較諸《鼏宅禹跡─夏代信史的考古學重建》一書所述新啟信史之端的「禹賜玄圭」還要推前一千來年。
當年古城遺址被發現時,浙江省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所長林華東就在《觀察與思考》雜誌刊出〈良渚發現的並非古城──良渚文化「古城」獻疑〉一文,針對城牆問題,提出八個疑點。附和其意見者,仍大有人在。
上世紀初期,學術界有一個「疑古學派」,以顧頡剛、錢玄同、胡適在《古史辨》寫的文章為代表。提出大禹是人還是蟲的疑問。反對他們的,有梁啟超、陳寅恪的「學衡派」,加上柳詒徵、竺可楨的「南高史地學派」。錢玄同有一句名言:「考古務求其真,致用務求其適。」學術自由,言論公開。大禹的歷史,已有定論。一個古城是否入冊事小,「考古務求其真」,應是學者堅持的大事。

(美國 汪威廉)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