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餐廳」裏的 「鴛鴦」「蝴蝶」(吳富強)

先前在五月號寫了一篇〈從Albert Yip看菜牌英譯〉,提出譯員不可過份依賴機器、電腦翻譯。中國菜式的命名,往往是天馬行空,就是經驗老到的譯者,偶一不慎也很容易陰溝翻船,何況機器?
語音未落,在二○一八年五月十一日的報紙,又讀到另一條與「Albert Yip牛柏葉」類近的新聞,歷史又再重演。話說有一家菜館重蹈了「Albert Yip牛柏葉」的覆轍,將菜式「菌臨天下」翻成「Bacteria Come to The World」,「乾煸四季豆」翻成「Dried Green Beans」,而「清炒菜心」則翻成「Clear Fried Heart」。難道又是機器的錯?
香港是中英雙語國際城市,專業翻譯人才從不缺少;此外旅遊業是香港經濟的一大支柱,而旅發局亦大力推廣香港為美食天堂。事實上,在二○一八年,香港的米芝蓮星級餐廳超過五十家,「美食天堂」的美譽,也是實至名歸。但屢屢出現這種失誤實在令港人汗顏。
在芸芸中西食肆當中,如果說茶餐廳是最有香港特色的港人至愛,相信沒有人會反對。而旅發局也特別推廣這種香港獨有的飲食文化。在旅發局的網頁,茶餐廳直接音譯成「Cha Chaan Teng」,以有別於西式的咖啡廳「Café」或「Coffee Shop」,並凸顯其本地特色。
茶餐廳與港人息息相關,是不少人的「飯堂」,可說是深入民間,原本主要接待本地人,但隨着旅發局向遊客推廣文化深度遊,不少茶餐廳都會有遊客光顧,必須預備中英對照菜牌,以方便遊客。但茶餐廳多是小本經營,能力有限,所以在翻譯時經常鬧出笑話。
就讓我們看茶餐廳菜牌翻譯這個有趣課題。首先看看比較容易處理、可簡單直譯的茶餐廳菜牌。例如:
餐蛋治Luncheon Meat and Egg Sandwich
餐蛋公仔麵Instant Noodle with Luncheon Meat and Egg
火腿奄列Ham Omelette
腸仔煎雙蛋Fried Eggs and Sausages
火腿通粉Macaroni Soup with Ham
紅豆冰Sweetened Red Beans Topped with Shaved Ice
除了這類可以直譯的餐名外,茶餐廳的餐牌中,值得玩味的翻譯課題亦不少。有趣的例如「常餐」、「金牌XX」和「鎮店XX」等,而古典浪漫的就有「鴛鴦」和「蝴蝶」。

一、常餐
茶餐廳一般提供「早、午、晚、茶、常」等五種套餐,五種套餐中,以常餐的翻譯最難掌握。從網上資料可見,最不靠譜的是直譯成「Often Eat」,而比較接近的有「Regular Set」,由於常餐是類似外國的「All Day Breakfast」一樣,是一種由早至晚都供應同一套食物的套餐,所以大可參考外國的「All Day Breakfast」名稱而翻成「All Day Set」,就貼切易明了。

二、金牌XX、招牌XX、皇牌XX、鎮店XX
這些亦是茶餐廳常見的菜名,在網上資料可見,有把「皇牌」翻成「Trump Card」,把「金牌四寶飯」翻成「Gold Treasures Rice」,都不太準確。其實翻成「House Signature」、「House Special」或「Chef Recommendation」就可以了。至於「三寶」、「四寶」可翻成「3 Treasures Combo」或「4 Treasures Combo」,例如「招牌四寶飯」可翻成「Signature 4 Treasures Combo with Rice」。

三、鴛鴦
「鴛鴦」這個十分古典浪漫的詞語亦常見於茶餐廳的餐牌。例如「鴛鴦檸七」、「鴛鴦炒飯」、「炒鴛鴦米」、「鴛鴦腸煲仔飯」、「生滾鴛鴦雞粥」等。當然少不了鼎鼎大名的港式飲品「鴛鴦」。
鴛鴦是指一雙形影不離雌雄各異的水鳥,常用作比喻愛侶。金庸小說中用了「四張機」的「鴛鴦織就欲雙飛,可憐未老頭先白。春波碧草,曉寒深處,相對浴紅衣。」來形容周伯通和瑛姑的一段戀情。這裏,鴛鴦可翻成「Mandarin Duck」。按此,中國近代小說流派「鴛鴦蝴蝶派」可翻成「School of Mandarin Duck and Butterfly」。
在粵語,鴛鴦亦可以用來形容一對本質相同但形態各異的事物,例如近日流行的「鴛鴦鞋」,就是紅鞋綠鞋各買一雙,然後左穿紅右穿綠的新潮穿法,如果翻成「Mandarin Duck Shoes」就會誤導讀者,以為是繡了鴛鴦的鴛鴦繡花鞋,翻成「Mix and Match Shoes」會較為合適。由此觀之,「鴛鴦」的翻譯得因時制宜,小心處理。故此翻譯「鴛鴦」相關菜牌也頗費思量。
試看看幾個以鴛鴦為名的菜名的翻譯:
生滾鴛鴦雞粥:生滾粥除了指將生的粥料放進粥內滾熟之外,還有新鮮即時烹調的意思,所以如果將之翻成「Raw Boiled Congee」實有不足之處,如果把「生滾」翻成「Freshly Cooked」,把生滾鴛鴦雞粥翻成「Congee Freshly Cooked with Combo of Chicken & Frog」就會較為妥貼。
鴛鴦炒飯:Fried Rice Topped with Cream and Tomato Sauce。在婚宴的菜牌上曾見過鴛鴦炒飯被譯成「Happy Together Fried Rice」取其喜結鴛鴦,緣定三生之意,也不失為一個妙譯。  
Fried Rice Vermicelli and Bean Vermicelli。炒鴛鴦粉是將粉絲(Bean Vermicelli)和米粉(Rice Vermicelli)混合一起炒,翻譯時一定要把兩種原料弄清楚。
鴛鴦腸煲仔飯:Clay Pot Rice with Combo of Preserved Chinese Pork Sausages and Duck Liver Sausages。這是冬季大熱,翻譯時不要混淆了臘腸和膶腸兩種腸。
鴛鴦飲品:鴛鴦這種極富香港特色的飲品,是港式奶茶和咖啡按一定比例混合而成。相信源自香港,由於英語國家沒有這種飲品,難以意譯,一般都會把這種飲品音譯成「Yuen Yeung」。在星馬一帶,則把鴛鴦這種飲品直接意譯成「Kopi Cham」,「Kopi」是咖啡,「Cham」是「摻」混合的意思,亦即是「Coffee Mix」,比較好懂,但不能凸顯其獨特之處。在香港,「Yuen Yeung」,這個音譯名稱早已約定俗成,成為遊客必試(must try)的飲品,甚至咖啡連鎖店「星巴克」也曾推出「Yuen Yeung Frappuccino Blended Cream」。雖然「Yuen Yeung」這個譯名已深入人心,但在茶餐廳的餐牌上,也許在「Yuen Yeung」後面加入「Hong Kong Style Milk Tea Blended with Coffee」的註解會更清楚說明這種飲品,讓外國遊客更容易明白,更利於推廣這種香港獨特飲食文化。
鴛鴦檸七:7 up with Fresh & Preserved Lemon是一種中式咸檸檬配上新鮮檸檬混合七喜汽水一起飲用的消暑解渴妙品。

四、蝴蝶腩麵
茶餐廳裏既然有「鴛鴦」,當然要有「蝴蝶」,說的是比較少人認識的「蝴蝶腩」。亦有人稱之為「豬肺綑」,台灣稱之為「肝連肉」,由於伸展時像蝴蝶,口感像牛腩,在菜牌上便美其名為「蝴蝶腩」,其實是分隔豬胸腔和腹腔的橫隔膜,翻譯成英文就是「Pig Diaphragm」;但是把「蝴蝶腩麵」這麼浪漫的一個名稱直接翻成「豬橫隔膜麵」(Noodle with Pig Diaphragm)實在令人接受不了。曾嘗試直接意譯成「Butterfly Pork」,但翻字典後,發覺西方亦有中國的所謂「切雙飛片」的切肉刀法,英文正是「Butterfly Cut」,所以如果譯成「Butterfly Pork」就會產生歧義。反覆思量,只有捨棄浪漫,將之簡單翻譯成「Premium Pork」,「蝴蝶腩」雖然是豬的內臟,但也附有不少豬肉,所以將之翻譯成「Premium Pork」也勉強合格,同時亦有突出「蝴蝶腩」的矜貴和美味。按此「蝴蝶腩麵」可翻譯成「Noodle with Premium Pork」,雖然不太理想,但暫時想不到更好的翻譯。於此希望譯界高人,能提些意見。
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卻孕育出茶餐廳這種獨一無二的飲食文化,實在值得向遊客大力推廣。但有關當局除了在宣傳下工夫外,如果可以協助小本經營的茶餐廳老闆,提供一個準確無誤,令遊客可安心享受香港美食的中英對照餐牌,效果就更為理想。上文所談及的,只不過是一些從翻譯角度看來較為有趣的例子,要全盤理順這個問題,還需有關方面大力推動方可。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