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說」傳奇(鄭培凱)

林天行畫荷,持之以恆,已經畫出了一段香港的荷花傳奇。這次畫展取名「蓮說」,就是要蓮(荷)花化作千百億身,讓我們聽聽蓮語荷言,可以是多麼艷麗,又多麼淡雅,多麼繁華,又多麼真純,是多麼風流,又多麼矜持,是多麼璀璨,又多麼素淨,是多麼熱鬧,又多麼寂寞。
中外畫家畫荷,各有不同的傳統,通過畫家的心境,呈現不同的意境。大家熟悉的法國印象派莫奈(Claude Monet),畫了一系列油彩荷塘,在五色斑斕之中,朝暉夕陰,呈現了荷花的千姿百態,或沉靜如曉霧縹緲,或明艷如公主盛裝,或妖嬈如美女走秀,或凝重如暴雨將至。基本的色調是濃艷的,筆觸是灑脫的,敷彩是暢意的,是畫家追求內心情愫繁複變化的表露,一層一層賦彩,在創作的過程中,使畫家對美的體會與展現,與自然情景交替融合,相互滲透,讓自己心靈刻畫的荷塘美景,永遠鏤刻在歷史的畫布上,見證了繪畫可以融匯個人心靈與自然美景,為藝術增添人文審美的境界。

出世超塵
我們習見的中國水墨畫荷,是徐渭、石濤、八大的文人畫傳統,直到近代的吳昌碩、齊白石、張大千、溥心畬、饒宗頤,都是通過疏淡的筆墨,以大寫意的筆法,揮灑內心嚮往的自由飄逸心境,企圖超越俗世的紛擾與污染。這種力求超脫的繪畫傳統,與中國文化中荷花的思想意蘊有關,最直接的源泉就是宋代周敦頤的〈愛蓮說〉:「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周敦頤稱荷花為「花之君子」,品格最為高尚,是其他花卉無可比擬的。蓮花在文人墨客心中,有着君子風範,在民間信仰意識裏,還加上了佛教蓮花寶座的聯想,逐漸成了神州大地的集體潛意識,使得中國畫荷傳統帶有深沉的超越精神。畫家大筆一揮,在輕描淡寫之中,就見到了出世超塵的靈光。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