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味」的致命吸引力(李 昂)

什麼是「野味」?最簡單的定義是:不是人類馴養,用來吃的動物,應該就算是野味。
我以美食寫成的長篇小說《鴛鴦春膳》,第一章就是「果子狸與穿山甲」,對喜愛「以形補形」的華人來說,吃野味的確是一個長久存在的事實。
但事實上,全世界許多國家,還是先進的國家,到現在,也都還在吃野味。
前一兩年,我在日本吃到熊肉,合法的餐廳,公開的吃。在控管如此嚴格的日本,當然得是完全合法才能如此。理由是北海道的熊,過度的繁殖,造成生態上的不平衡,當然也騷擾到人類,所以可以合法的獵捕。
捕來的熊,用火鍋的方式,還有一個漂亮的名稱叫做「月鍋」,為美食家喜愛。
歐洲、美洲、澳洲許多先進國家,在秋冬季節,也會看情形開放獵捕,吃到雉雞、野兔、野鹿、野豬甚至袋鼠等等。倒是沒吃出什麼大問題。
不管你信不信,同不同意,世界上仍有一些先進國家以吃野味來平衡生態。

以維繫傳統為名
吃野味,而不是人類馴養的動物,在人類的歷史上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只不過,文明使得人類從吃野生動物進化到吃馴養的動物,蓄養宰殺也開始願意比較顧及人道。
但也有先進國家,以維繫傳統為名,仍然繼續捕捉已經瀕臨絕種的動物,比如日本捕捉鯨魚,雖然經過不斷地抗議,仍然不願改變。而其實鯨魚的肉並不好吃。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