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卷首語-潘耀明)

  在中國歷史上,沒有任何事情能像西方文化那樣,給中國自身的文化傳統,帶來了如此的混亂。佛教及印度文化傳入中國後,非常貼切、生動地融於中國文化之中。雖然有禪宗的誕生,雖然有佛教刺激下,道教最終形成。但在傳統道德觀念上,政權結構上,都似乎沒有必要進行任何重大的再調整。然而西方文化像一場風暴,它的電閃雷鳴,襯出了傳統文化的巨大陰影。(1)

  今年是五四運動九十周年。一九一九年的五四學生運動,是在一個特定的時代背景下產生的。當時的中國正處於民族危機之中,中國長期積弱,政治腐敗,社會黑暗,封建思想的陰魂在中國大地上散發出濃厚的腐朽氣味。正如魯迅一針見血地指出,翻開歷史一查,「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2)擺在有為的中國人面前,對中國舊文化的改造已是刻不容緩的事了。

  與此同時,西方思想在晚清,尤其甲午戰爭之後大量傳入中國並影響年輕一代,而在民國初年,這種影響隨著《新青年》等刊物的發刊以及白話文運動的推展,科學、自由、民主和反抗封建傳統權威等思想,影響了學生以及中國知識界。

  新文化運動高舉民主、科學、人權、自由等大旗,從思想、政治、文化領域激發和影響了中國人尤其是中國青年的愛國救國熱情,從根本上為五四運動的出現奠定了思想基礎。

  近一百年來,國人都在民族危機下掙扎求存,從戊戌救亡圖存——辛亥民族民主革命——五四反帝愛國運動,中國知識界一直在進行不同程度的抗爭。

  從文化意義而言,戊戌一代人進行了反封建的思想啟蒙,同時也由梁啟超、嚴復、康有為、黃遵憲進行了文化的改良,形成了中國新文化的雛型;五四運動中,湧現了胡適、魯迅、錢玄同、陳獨秀、劉半農、宗白華、葉聖陶,他們奠定了現代文化的基本格局,歷經一代人的努力。三十年代,老舍、沈從文、巴金、茅盾、路翎、戴望舒、馮至、卞之琳、曹禺、夏衍、田漢、徐悲鴻、林風眠、聶耳、冼星海成為中國嶄新文藝天空的炫目星斗,基本奠定了中國新文化的基礎。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的新文化旗手,都是在傳統文化的薰染下,再吸納西方文化的養份,是中西文化碰撞後的產物。他們都割離不斷中國文化的根。

  五四運動無疑建立了中國新文化,但它的催生者喊出徹底地打倒中國傳統文化,首先把祖先的文化連樹帶根刨掉——把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部分,也當糟粕一起給拋棄掉。這無疑是矯枉過正和政治化了。這是中國新文化的缺憾——一味鼓吹對西方文化橫的移植,排斥對傳統文化縱的繼承,使中國新文化發展到後來,頭重腳輕,產生了文化斷層。正如劉再復指出:「五四採用的不是『回歸希臘』的『復古』策略,而是『反古』策略:向中國古代文化經典宣戰,旗幟鮮明地審判父輩文學與祖輩文化。」(3)

  可悲的是,五四運動把中國傳統文化與中國傳統文化的糟粕即封建思想等同了,所以連「中國文化經典」也被踹踏了,流於形式主義。相反地,國人腦筋中真正的封建思想反而陰魂不散,成為後來毛澤東造神運動和專制獨裁的溫床,乃至更後來的反智行為如反右、文革的發生。中國封建的帝皇思想由毛澤東借屍還魂了!毛澤東以「馬克思無產階級思想代表」自居,對內進行殘酷的鬥爭,搞掉視為異己的革命同志、中國廣大知識分子,這才是中國的悲哀。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4)。五四已過去九十年,我們紀念它,為的也是反省它。它的反帝救國、科學民主的基本精神是不朽的。我們冀望一個真正體現「科學民主」的中國到來。

注:

(1)周岩:《百年夢幻——近代中國知識分子的心靈歷程》,國際文化出版公司,一九八八年九月

(2)魯迅:《吶喊》

(3)姜異新:《看得見與看不見的中國——劉再復訪談錄》,本刊二○○九年五月號

(4)辛棄疾:《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

文章回應

回應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