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慧悟〕文學的回歸點(劉再復 講述、喬 敏 整理)

(「文學慧悟」系列原刊載於《明月》文化附冊。)

在文學史上,「回歸」是一種大現象。
回歸,有時是文學的策略,有時是文學的主題,有時是作家的自救。我們今天所講的,就是「文學的回歸點」,也可稱為「文學的回歸現象」。

一、文學復興的偉大策略
我們都知道,發生在十五世紀前後的西方文藝復興運動,乃是一次「回歸希臘」的文藝運動。「復興」是目的,「回歸」是策略。
文藝復興運動是針對中世紀的神權的統治而發的。那時,「神」統治一切,「人」缺少尊嚴與自由。文學藝術要適應時代的需要,就得從歌頌「神」變成歌頌「人」,即把神主體轉變為「人」主體。因此,文藝復興運動究其實質乃是「人」的解放運動,即「人」從「神」的牢籠中解放出來的運動。但是當時的文學代表人物,並不把矛頭直接指向神,而是採取一致回歸的策略,因此他們便提出「回歸希臘」的口號。希臘時代乃是一個以「人」為中心的時代,一個審美的時代。回歸希臘乃是「回歸人」。這不是退步,而是進步。我和林崗合著的《傳統與中國人》對胡適所講的「五四」乃是中國的文藝復興提出一點疑義,是因為我們覺得,中國的五四新文學運動與西方的文藝復興運動,其大思路很不相同。西方的大思路是「回歸古典」,而「五四」則是「面向西方的現代」,完全沒有「回歸」的意思。它「打倒孔家店」的思路乃是「打倒古典」,而非「回歸古典」。一九九六年,我和李澤厚先生在繼《告別革命》後又提出「返回古典」的命題,這倒是真的回歸古典。我們認為,歷史前行的思想路線並不一定是從古典走向現代,然後走向「後現代」的統一模式,也可以從現代「返回古典」,所以李澤厚先生在日本作了「回歸孔子」的演講。我和李先生的回歸有所不同,我側重於「回歸六經」,這六經不是孔子、孟子那六經,而是我自訂的「六經」,即《山海經》、《道德經》、《南華經》(《莊子》)、《六祖壇經》、《金剛經》及我的文學聖經《紅樓夢》。在我看來,四書五經,代表的是中國重倫理、重秩序、重教化的一脈,而我界定的「六經」則代表中國文化「重個體,重自然,重自由」的一脈,兩脈可以互補。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