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血案的反思(苗延琼)

二○一七年九月十七日星期六下午,我應邀出席了小西灣社區會堂的一個講座,主講「身心健康、快樂城市」的精神健康內容。
講座完畢,我乘搭小巴打算回到柴灣地鐵站。路經柴灣公園時,小巴剛好在紅燈前停下,想不到我近距離目睹了驚人的一幕:一位臉孔發紫、長髮披面、滿身鮮血、奄奄一息的妙齡女子被抬上救護車!救護人員正趕緊替她做人工心外壓。我滿懷疑惑:究竟這女子是因為車禍而身受重傷,還是自殺,應該不是被人襲擊吧?
到家看新聞,才知道柴灣剛發生了斬人命案!兩名相識年輕男女乘搭一輛雙層巴士並同坐上層。未幾,兩人發生爭執,男子用刀追斬女子,逞兇後他撞破上層車窗跳走,卻墮地昏迷。只見現場血跡斑斑,玻璃碎片散落一地。得悉女子送院後證實不治,男子也受了重傷入了深切治療部。
事後,警方調查男子的家人,其父親稱男子是工程師,平日乖巧生性,性格沉靜。事發前並無任何異樣,亦不知兒子拍拖。
這件事情令我既震驚又難過。我在反省現今的生命教育、精神健康教育、醫療服務等,究竟是否對這個時代還有適切性?我在面書上貼出了對這件事的一些個人意見,有不少朋友回應。有些覺得現代人有很重的戾氣,因為社會上充滿不公義,不少人對權貴等感到仇恨和充滿敵意。青少年對成年人的社會感到矛盾焦慮,對前景也沒有向上流的希望。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任。
有一些朋友的回應,談論到現在年輕人被即時的網上社交媒體圍繞,以致較少機會嘗試與自己相處,意識不到自己的負面情緒,以及情緒背後的想法。這樣一來,人們就很難有建設性地跟別人溝通,處理感情、意見、目標上的分歧,更遑論轉化看事情的觀點角度。
也有朋友提及年輕人常常参與線上遊戲,打喪屍、殺人、搶武器等,潛意識已植入暴力的種子。所以平日看似乖巧、文靜的少年其實早已潛移默化地傾向用暴力去解決問題。
這又回到教養問題。現在這一代,從胎教開始,就養出難以忍受無聊的小孩。孕婦可以在肚子上綁上搖籃曲腰帶,播音樂給胎兒聽。筆者見過不少父母在公眾場合,拿出iPad 給小朋友看卡通片,自己就埋頭玩智能手機。於是,寶寶專心盯着卡通,沒有大哭大鬧、沒有玩東玩西、沒有自娛娛人,但也沒有了好奇心去主動探索周圍事物;不懂得跟人互動,沒有學到什麼是大家接受的行為,沒有體會到所有行為都有後果。
沒錯,社會的富裕輕易地讓形狀各異、五光十色的玩具和影音、電子產品過早地充斥着育嬰室,孩子在襁褓中就不會無聊,但漸漸地他已經養成無法忍受無聊的心理,後遺症是孩子太習慣像滑手機獲得即時「重口味」的刺激,以後就難以靠自己滿足這個需求:難以憑想像力、創造力與問題解決力,獲得精神上的刺激與滿足感。
所以我想到的一個可行方案,是讓「停機」時間重回我們的生活中。我們讓孩子多點「留白」,讓他們有機會望着半空出神,欣賞列車窗外的風光。我們不需要一直給孩子各種刺激。我真希望孩子有時間可以避開電視、手機、電腦,讓生活變得3D起來。在「停機」時間投入身心靈之中,投入彼此的愛中。這樣,我們可以切斷對「重口味」刺激的依賴,翱翔在自己的創意、想像和反省中及人與人的相處中。
(作者為精神科專科醫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