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時代的溫文--專訪豐子愷外孫宋菲君 (陳志明)

陳志明(下稱「陳」):豐子愷先生是五四以來傑出的藝術家,日本學者吉川幸次郎稱他是「現代中國最像藝術家的藝術家」。您怎麼看這個評價?
宋菲君(下稱「宋」):我覺得這句話說的很對,評價很中肯。外公身上有一種他人所沒有的「名士」氣,大致等於我們常說的「魏晉風度」。他生性恬淡,對世間萬物都有同情心,同時對生活又充滿了熱愛。我認為,這些都是他作為藝術家的首要條件。
陳:在近現代藝術家中,豐子愷先生比較獨特。他一直被人們稱為漫畫家、文學家。但他曾自言:「我的為人與為文,完全是盲進的,不期然而然。所以我不敢貿然接受『藝術家』這三個字的定評。」有論者認為,不以藝術家自許,似乎是五四那一代藝術家的共識。明年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請從「五四百年」這個大的時間節點,談一談您外公與時代的關係。
宋:現在看來,五四運動的影響主要是思想解放。五四之後,中國知識人開始認識西方、學習西方,湧現出一大批仁人志士。他們為了改變當時中國被欺辱、被壓迫的現狀,努力進取,四處尋求強國良方。五四運動是一場偉大的思想解放運動。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