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衰退的中國更可怕 :解讀奧巴馬總統對華外交的總結 (丁果)

美國總統奧巴馬早就是跛腳總統,儘管他在任期的最後一年用總統行政命令的方式通過了一些政策,也封殺了一些法令,但他的政治遺產包括奧巴馬健保計劃,注定要引發更多的爭議。不需要蓋棺論定,奧巴馬的八年治術,讓美國的國際形象和領導世界的能力都大幅下降,美國衰退已成了一個不爭的事實。
這樣說,並不表示奧巴馬的國際觀沒有任何可取之處。畢竟,通過近八年的執政和無數的失敗與挫折,奧巴馬對外交問題的見識大有長進,對中國的看法則更有值得觀察之處。
中美於南海爭端中的「準軍事較量」越演越烈之際,二○一六年四月份的《大西洋月刊》刊登了一篇奧巴馬外交專訪,詳盡描述了奧巴馬政府的對華外交政策,內有許多可圈可點之處。
奧巴馬承認,美國在亞洲的戰略是他近八年外交中的重中之重,而美中關係是全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為了襯托這種說法,奧巴馬還巧妙地搬出了普京作為佐證。奧巴馬說,普京認為俄美關係比美國人想像得更為重要,故一直要求美國加強對俄關係。但在奧巴馬眼裏,對待中國顯然是美國的頭等大事,他表示「亞洲支點」一直處在他的外交政策中最優先的位置,因為美國經濟的未來在亞洲,中國的崛起給美國帶來的挑戰需要持續關注。
或許是為了給正在爭奪總統寶座的希拉里加分,減弱紐約地產巨子特朗普在中國問題上的「硬漢形象」,奧巴馬顯然故意透露他之所以推動針對中國的「重返亞洲」戰略,希拉里是最重要的因素。因為奧巴馬記住並認同希拉里說過的一句話:「我不想讓我的孫輩生活在由中國人主導的世界裏。」這就充分說明,奧巴馬和他的前國務卿一樣,在亞洲主導權甚至世界主導權上,與中國有很嚴重的「瑜亮情意結」。

美國有孤立中國的動員力
奧巴馬不但利用日本等盟國對付中國,也通過緬甸的民主改革和南海的島嶼爭端,來建構對華包圍圈,更在朝鮮半島的核危機風波中,再度贏回南韓朴瑾惠總統的芳心,讓她在大國的競爭中,選擇躲進美國的「保護傘下」。奧巴馬不無得意地表示:「我認為當中國的行動損害到國際利益時,我們必須堅定應對。你看看我們在南海的作為,我們可以把亞洲大多數國家都動員起來,孤立中國。老實說,這讓中國驚訝,也加強了我們與盟友的關係,維護了我們的利益。」
奧巴馬當然清楚,中國其實也不甘落後,在亞投行的建設中,北京成功說服英國、德國等美國在歐洲的重要盟友,不顧美國的顏面和勸阻,紛紛加入中國主導的首個國際金融組織,讓美國十分難堪。由此可見,美中兩個大國彼此挖對方的「牆角」,把對方的「盟友」轉化成自己的「朋友」,無形中產生了削弱對方力量的感覺。
奧巴馬對中國的發展有正反兩方面的期待。從正面來說,他認為如果美國對華政策恰當並正確行動,而中國也如其所說堅持和平發展,那麼,「美國就會有一個持續發展的夥伴,與我們一起承擔維護國際秩序的重擔和責任」。這種說法,倒也符合奧巴馬上台後首訪中國所提出的「美中(G2)共管世界」的理念。但在這幾年間,共管世界沒有做到,美中在亞洲地區的競爭愈發激烈,最終演變成在南海的劍拔弩張,美國的航空母艦群遭到包圍。從這個角度看,奧巴馬的亞洲政策和對華政策,未必就是成功的政策。

中國失敗對美國也是挑戰
反過來看,奧巴馬也看到中國改革實驗和制度轉型的困難,他認為:「如果中國失敗,如果未來中國的發展無法滿足其人口需求進而滋生民族主義,如果中國感到不知所措而無法承擔起構建國際秩序的責任,如果中國僅僅着眼於地區局勢和影響力,那麼我們不僅要考慮未來與中國發生衝突的可能性,更應知道,我們自身也會面臨更多的困難與挑戰。」
這段話可以從三個角度去理解。第一,中國作為全球大國崛起,雖然取得重大進步,但成敗仍然未定;第二,中國的發展遭遇瓶頸後極有可能推動更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這對美國是威脅;第三,中國如果在區域稱霸要把美國排除出去,同時又不承擔所謂維護國際秩序的責任,美國將不得不考慮與中國發生衝突,但至少目前仍然沒有這種迫切性。這個思路,仍然是奧巴馬和希拉里制定對華政策的一個目標:把中國變成美國眼裏負責任的大國,與美國分擔維護國際秩序的「強國角色」。
但是,奧巴馬在這個訪談中最令人關注的一個觀點是,他看到了中國崛起成功給美國帶來的挑戰,遠不如中國衰退和崩潰對美國的挑戰大。用奧巴馬自己的話來說:「我很明確地表示,我們更應該懼怕一個衰落的、受威脅的中國,而非一個崛起的中國。」
奧巴馬這個觀點是否用來牽制在目前總統大選中由特朗普煽起的那種「對中國不客氣」的美國民族主義情緒,我們無法下定論。但這觀點確實是切中要害的,也是及時的。
中國已經不是一個封閉的落後的國家,而是一個與國際經濟秩序息息相關的超級經濟大國,其衰退會對世界造成重大破壞;同樣,一個有十三億人口的大國,一旦經濟破產,其產生的難民問題也是世界無法承擔的。不僅如此,作為擁有核武器的太空俱樂部成員,中國走向戰爭絕對是人類的一場災難。對美國而言,只要發生上述三個情況的任何一個,都肯定會成為美國「無法承受之重」。
奧巴馬在下台之前,慎重警告美國未來的政客,不要蓄意讓中國「崩潰」,這正是他八年對華認知的「精華」,值得美國未來的總統在制定對華政策時認真思考。

(作者是本刊特約記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