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復始 (鄭培凱)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

  每到新年來臨,人們總要說些吉祥話,期望新的一年開始,一切順遂,萬事如意。我們有賀歲的習慣,有拜年的風俗,應該是早於歷史記載,由來已久了。遠古的人類祖先每年經歷嚴冬肆虐,瑟縮在陰冷的洞穴之中,時時刻刻都在死亡邊緣苦苦掙扎,直到最寒冷的霜雪悄悄離去之後,才感到天氣逐漸回暖了,地面開始融冰了,小河開始潺潺流水了。那種大地生機再度甦醒的感覺,自己的生命力可以再度勃發的嚮往,真不知道有多麼強烈。新年的來臨,就意味着生機周而復始,否極泰來,是讓人充滿了期望與興奮的。

  在古人的意識裏,天地之間有着清楚明確的規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春夏秋冬分明,不但有利農耕,確保春天播種秋天收成,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也提供了天經地義的歷史經驗,讓人們相信董仲舒說的「道之大原出於天,天不變,道亦不變」。仔細想想,在人們的潛意識裏,思維想像的脈絡不知不覺受到客觀生存環境的左右,不會去質疑四季輪轉的規律性。因此,傳統意識中出現循環史觀,相信天道循環,周而復始,有開始就有結束,同時又能重新開始,從人類認知的經驗歷程來看,倒真符合「唯物主義」的觀點。許多當代馬列主義歷史家與哲學史家,動輒批評董仲舒與古人思維是「唯心主義」,完全從現代科學知識角度出發,愣頭愣腦只為批判而批判,認定古代思維意識是迷信落伍,真是教條主義到了極點,不知所云。

「科學」地廢除「新年」?

  教條主義的出現,經常都是因為意識形態作祟,不顧歷史經驗,不理風俗習慣,不管別人死活,只強調自己手握真理,像念咒一樣,反覆自我申說。若要依着這些極端教條的科學主義者,進入二十一世紀,進入了後工業時代全球化的階段,人們都清楚知道,北半球春天是南半球的秋天,北半球冬天是南半球的夏天,沿着赤道的地區則無所謂四季不四季。那麼,為了適應全球化,以先進「科學」的觀點,從全人類出發,照顧到全球人民,讓地球上每一個角落的人群都享有「平等機會」,就不應該使用傳統的春夏秋冬四季,甚至應該廢除「新年」、「元旦」這種觀念,以泯滅時間觀念的「歧視」現象。這種聽來極端的觀點,在茶餘飯後講講,作為談助,也算十分有趣。正兒八經當作「後現代理論」,結合科學主義與批判哲學來宣揚,就令人有點頭疼了。

  在生活中,人們不應當假裝自己總是科學理性,總想要批判文化傳統,總想要顛覆風俗習慣,總想着「不破不立」。到了新年來臨,想想「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只是個吉祥的願望,不至於動搖國本,也不會破壞人類和平的。我們還是按照文化習慣過日子,說一聲「恭賀新禧」。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主任。)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