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壺濁酒喜相逢(李志清)

接到好友厲河電話:「有時間說幾句嗎?」嗯!我感到有點不尋常!「松岡先生已經記不起我們了……」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我第一次與松岡博治先生見面, 是一九八九年吧!與松岡先生會面前,他的下屬在港,在報攤上尋尋覓覓,看到了我的一本漫畫,待把漫畫交給松岡先生後,這位先生那又長又鬈的頭髮搭在肩膊上的背影,飄然遠去,連名字我也記不起。

松岡先生總是穿着西裝、白襯衫、結領帶, 拿一個手提包, 典型的日本上班族,頭髮從認識他初時的較長到慢慢地短了、白了、也稀疏了,笑起來的時候一隻門牙特別搶眼,好像快要掉下來那樣,笑容永遠帶着三分尷尬。

松岡先生計劃要出版《三國志》漫畫,而且想找一位香港人來畫,很幸運我成為了這個人選,那時的我入漫畫行差不多十年,香港百業騰飛像煙花璀璨,快樂的井底蛙埋首在自己的天地,忽然看到井口上萬里長空,才見識了什麼是出版漫畫的專業。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