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寄自香港旅人的信函──外國人看香港示威活動(Filip Mazurkiewicz 撰、達 太 譯)

我一生中從未見過路障,直至二○一九年十一月十四日。那路障是黃色的,你可以看到許多穿着黑衣的示威者,黑色的點以黃色的牆壁為背景,像蜜蜂一般的顏色。除此之外,雨傘的黑色形態,磚塊和石頭排列成有規律的小塔陣,就像馬賽克一樣。

波蘭文學中的示威敍述
我是來自波蘭的文學評論家。波蘭文學在各種場合都有現成的陳詞濫調,特別是在起義、示威、戰爭和政治動蕩,其中也有關於路障的。例如,安娜.斯威爾(Anna Swir)的詩〈築路障〉。這是一九四四年華沙抗衡德國人起義時的一首詩。直到如今,我們還是不知道當時死了多少人,十五萬,還是二十萬?斯威爾寫道:

我們帶着畏懼在築路障/在戰火之中。/小酒館老闆,珠寶商的情婦,理髮師/我們所有人都是懦夫。/那個女僕倒在地上/當她用力拖着一塊鋪路石時,我們非常畏懼(……)/我們所有人都是懦夫。/你看到我們真的/畏懼。/儘管沒有人強迫我們,/但我們確實在築路障/在戰火之中。

在香港,年輕人在築路障。他們的勇氣源自何處?他們不是專業地被驅使要鼓起勇氣的士兵。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