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冒昧的拜訪 (白 樺)

  精彩摘錄:「我的藏畫原本是很多的……現在,都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說到這兒,林先生竟會粲然一笑,使我感到非常意外,也非常感動。他說:「沒想到,回來以後,在一個抽屜的角落裏還躲着一男一女兩個娃娃!火柴盒裏的火柴頭都脫落了,盒上的畫揭下來還是鮮活的。我把他們貼在牆上靠近我的牀頭,可以常常模模糊糊地看着他們……怪……怪討人歡喜的。」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