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愧疚和一些念頭:選舉前後 (邵家臻)

九月五日下午一時左右,選舉主任在台上宣布,邵家臻當選為第六屆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我沒有太大反應,一來是早已筋疲力竭,二來是這四千六百零三票,真是教我慚愧,催我自省。
先為公民後為社工
七月十五日,我正式宣布參選立法會社會福利界功能組別選舉,並以「帶社會工作的價值進入議會,令社工重拾尊嚴,令弱勢社群得以發聲,令雨傘精神得到延續,令每一位仍不肯放棄的香港人得到照應,也叫那些惡人不可囂張。」作為宣言,投入選戰之中,一往無前。
事實上,我參選,是為了改變。在這些日子,我跟我的團隊落區擺街站,搞服務諮詢會,探訪單位。社工同工跟我講得最多的是:
一、社署「整筆過撥款制度」如何令他們人不似人鬼不似鬼,社工不似社工。日日跑數,月月寫計劃書搵錢。不務正業,不能實踐社工所學,士氣低落,無以復加。社工已經不覺得社會福利是自己的主場,社工的專業自主愈來愈失色,「北斗星」不再是一種委身,而只是一份工作。
二、「服務跟災難走,機構跟錢走,同工跟合約走,服務對象無路可走。」這是我從天水圍一位社工口中聽見的。這是一種對社會福利生態不斷惡質化的控訴;這是對社會福利不斷被市場化、商品化、私營化、產業化的控訴。這是對社會福利失卻「以人為本,以公義為念」的控訴。
三、有一次,我見到一位同工,身穿一件印上「我係社工,我係公民」的T恤。是的,先為公民後為社工!他對香港政府的施政很不滿,對民主發展很失望,對岌岌可危的一國兩制很憂心。當香港人的公民權利和自由受侵蝕之時,社工有的,就是切膚之痛。而作為公民社會的主要推手,社工可能比一般市民更痛。
面對社工的尊嚴問題、社會福利商品化問題、公民權利被侵蝕問題,我遂提出:「暗室點燈,絕處種花,突破樽頸,社工復興。」四句競選口號。樽頸不是「臻頸」。它是指在社會福利中,普遍存在的問題:政策有政策的樽頸,服務有服務的樽頸,不同崗位的同事也有其難以言喻的樽頸。當整個香港的政治和經濟發展都遇上樽頸時,社會福利又焉有例外?我以為突破樽頸的方法,就是復興社工。復興社工的價值,復興社工以人為本的精神,復興社工的公民身份,復興社工作為社會倡導者的角色。一言以蔽之,就是復興社工的初心。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為候任立法會議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