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閃耀的光亮  「持恆函授學校」與「生活書店」 (藍 真)

  講起香港出版界六十多年來的一些往事,就不能不提起「生活書店」創辦的「持恆函授學校」。

  「持恆函授學校」(簡稱「持恆」)於一九四七年十月在香港誕生,是當時在中共工委指導下,由「生活書店」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創建的二線教育機構。執教的導師均是知名學者。辦學的目的是為了培養人才,提高海內外地區青年的思想、政治、文化水平,迎接新中國的誕生。校址設在北角英皇道四八九號四樓。

  「持恆」最高領導機構校務委員會由當時「生活書店」總經理徐伯昕、名教育家孫起孟、哲學家胡繩、經濟學家沈志遠、婦女活動家胡耐秋組成。徐伯昕擔任校委會主任,孫起孟擔任校長。職員有溫知新、張佩蘭、黃壁、鄭新、陳嘉耀、藍真。

「持恆求真,精進不懈」

  「持恆」主要奠基人徐伯昕,當時負責「生活書店」繁重工作之餘,又為「持恆」傾注了大量心血,如籌借辦費、租賃校舍、聘請導師、釐訂計劃、刊登廣告……,事無大小,都落在他身上。居功至偉,令人難忘。

  校名原為貫徹「生活書店」創辦人鄒韜奮為自學青年服務的遺志,擬取名「韜奮函授學校」,後來考慮到這個名字太響,不利內地(國民黨統治區)青年參加學習,故定名為「持恆函授學校」。寓「持恆求真,精進不懈」之意,也是「持恆」的校訓。

  「持恆」是一所新型的函授學校,分設專修部和中學部。專修部設哲學概念、社會科學、經濟學原理、文學作品選讀與習作、中國通史、現代國際關係、中國經濟問題、會計學等課程,分別由胡繩、曹伯韓、沈志遠、邵荃麟、葛琴、宋雲彬、張鐵生、狄超白、鮑錦逵等名學者任教。中學部設國文、英文、數學、常識,分別由孟超、吳全衡、戴依南、徐舜英、方華、吳立民等擔任教師。

  各科教材,由學校自編,哲學、社會科學、國際關係等科,都結合社會的現實問題,講唯物辯證法,講國內外形勢,講經濟情況;文學作品則選讀現代名家名作。提倡學習結合實際,學以致用,學習的目的不僅在於認識世界,還要改造世界。

  教學方法,是由任課教師根據一周內的教學內容編《學習指導》提示要點,布置作業,學生照《學習指導》學習,通訊研究,按時寄交作業,經教師批改後發還。僅通訊一項,教師就不知要付出多少心血。除函授外,校方還為香港學生舉辦各種講座,邀請郭沫若、胡愈之、胡繩、鄧初民、喬冠華、張鐵生等著名學者專家主講,如張鐵生講「西歐聯合」、胡繩講「中國革命為什麼必須反帝反封建」、鄧初民講「新政協」、喬冠華講「三大戰役前的國內形勢」、孫起孟講「青年修養」等。

  「持恆」日常的校務十分繁重,人手很少,事務繁多,職工自覺地加班加點,日以繼夜忘我工作,視之為尋常事。校方經濟奇缺,職工工資極低,內部的管理及各項制度與「生活書店」相同。每人每月交十五元伙食費,在校住宿,其他一切費用全免,類似供給制。學校二位主任胡耐秋和程浩飛,也只領取原「生活書店」職級的工資的一半。生活條件雖苦,但大家團結齊心,愉快、堅定地貫徹「竭誠為讀者服務」和「團結就是力量」的韜奮精神。

忍痛宣布停辦

  一年來先後參加「持恆」學習的學生總人數共達二千七百餘人,學生分布地區廣闊,除香港、澳門、廣州外,還遍布海內外各地,北起瀋陽、天津、北京、上海;南至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泰國、緬甸;東到台灣、日本;西及重慶、貴州、太原;遠至美國、英國、加拿大……,影響深遠,但令人遺憾的是,開辦不到一年,財政上虧損纍纍,即使開展愛校捐助也無濟於事,難以維持下去。而國民黨當局對香港寄發內地的講義、書刊嚴格檢查,留難扣壓,學生被警告、被傳訊、被拘捕的事不斷發生。再加上執教的先進學者專家,陸續奔赴解放區工作,於是「持恆函授學校」不得不於一九四八年九月忍痛宣布停辦。

  停辦後,香港學友翟暖暉、藍真、張永年、陸正誼、許顯、包孝均、邱國忠等集資租用九龍廣東道六一九號六樓,於一九四九年一月成立「持恆之家」,推選翟暖暉為「家長」,並繼續出版《持恆學友》月刊,學習政治和文化,舉辦各項文娛活動,廣泛團結當地學友,招待迎送海外學友,支援各項愛國事業。「持恆之家」歡送一批批學友回國參加粵桂邊縱和東縱教導營,迎接新中國的誕生。同時又支持一批批學友參加當地的文化工作,建立出版社、開辦書店、出版刊物等。不少學友參加了「生活書店」和「三聯書店」,長期從事出版活動,弘揚中華文化,成為真正的出版人,為香港出版事業的拓荒、耕耘、發展努力不懈。

  這是六十多年前的事了,「持恆函授學校」辦學時間雖然只有短短一年,也鮮為人知,但在匆匆而過的歷史上留下一點閃耀的亮光,在「生活書店」、「三聯書店」的店史上,也寫下了一頁令人難忘的篇章。

  二○一二年七月十日

  (作者是香港聯合出版集團名譽董事長、資深出版人。)


一九四七年,持恆函授學校學友會幹事往香港仔拜訪校長孫起孟(前排右一)。後排左四是本文作者。(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