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邀余光中 (喻大翔)

與余光中先生結緣,是因為先認識了沙田派。
一九九三年六月一日,我應時任香港中文大學黃維樑博士的邀請,赴中大客座三月,住山頂的會友樓,日夕與細波微瀾的吐露港對語。當年的九月一日,我又應時任嶺南學院教務長兼中國現代文學研究中心主任梁錫華教授之邀,在港島半山框着苔蘚與野花的「仙閣」裏客座了三個月。
那半年的訪學,我就像中環廣場上空的盤鷹一般,飛遍了沙田、九龍、上環、中環與銅鑼灣,也結識了劉以鬯、張文達、范止安、潘耀明、小思、梁秉鈞、孔文梅、孔慧怡、蔡益懷和陳德錦等朋友。更重要的是,從此與沙田諸先生結下終身友誼,在幾乎日日不離余光中的流覽與言談中,於心靈上,感覺與當代「一時無兩」的文學大師走得更近了。
兩年後,我回到江城桂子山上的母校攻讀現代文學博士學位,導師是學者兼詩人黃曼君先生。他對余光中及沙田學人亦崇敬有加,在黃維樑教授的協調和我的協助下,於二○○○年十月舉辦了「余光中暨沙田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無論余學(余光中學)還是沙田文學,可能都是大陸開創性的會議,從而正式開啟了「沙田文學」研究的序幕,讓中國校園文學、學者文學既五四時期的「北大派」、四十年代的「九葉派」、六十年代的「台大派」,與八十年代的「沙田派」在學理上奇妙地銜接起來。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