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垃圾分類的迷思(曹景行)

到中東歐玩了近三個星期,回到上海已是七月第二個星期。進家後打開手機點點戳戳幾分鐘,過半個小時兩個快遞小哥差不多同時上門,送來四大袋新鮮食品。有葷有素有水果總共一百多人民幣,足夠應付三四天。剛嘗完一隻美味碩大的水蜜桃,腦子裏突然冒出一個嚴峻的問題:「桃核算乾垃圾還是濕垃圾?」因為上海自七月一日開始就嚴格執行最新垃圾分類法規,違反者可能受罰。

垃圾分類令人頭腦發脹
我毅然決然把桃核扔進了乾垃圾桶。因為前兩天在手機上看過一個段子,說某位上海居民從櫃子裏翻出一包陳年核桃,已經變味要丟掉,當什麼垃圾?最後她花了兩小時又砸又剝分清殼與肉,把殼丟進乾垃圾桶,把肉丟進濕垃圾桶,總算符合垃圾分類的最新標準。我以為桃核等同核桃殼,理所應當為乾垃圾。
誰知網上再查,又有人說果核都屬濕垃圾,弄得我糊塗起來。但桃核已經丟了,潑水難收,如果被查到,希望對初犯不施重罰。接下去我又啃了一根老玉米,一邊思考剛才剝下來的殼與玉米穗子究竟算什麼垃圾,吃完留下的芯子又算什麼,發現問題更加複雜,連玉米味道好壞都沒怎麼在意。
馬上發微信請教上海朋友,他們一個星期以來想必早已熟知垃圾分類的各種細節,即刻得到一大堆熱心回覆和指導。匆匆梳理了一下,大致可以確定留在地裏的玉米秸稈應該算乾垃圾,玉米棒子的外殼也是乾垃圾,其餘東西包括穗、芯和上面的顆粒都算濕垃圾。再用剛剛下載的一種垃圾分類APP核對無誤,才放心丟棄。
突然女兒插進來問一句:「玉米外殼不是軟軟的嗎,為啥要當做乾垃圾?」我只能回答:「大概因為豬不喜歡吃,怕塞牙縫吧。」剛看過網上流傳廣泛的另一個段子,把十分複雜的上海垃圾分類標準歸納為四條,全都以豬的感受出發:「豬能吃的叫濕垃圾,豬不能吃的叫乾垃圾,豬吃了會死的叫有害垃圾,可以賣了換豬的叫可回收垃圾。」確實從沒見過豬吃玉米殼,所以算乾垃圾。
上海人喜歡說人家「拎得清」或「拎勿清」,現在卻要跟着豬學垃圾分類才能「拎得清」,實在有點「坍招勢」。但七月一日開始實施的新規確會叫人「拎」不大清楚,尤其是當中的界限並不都容易把握。比如大骨頭算乾垃圾,小骨頭可以當作濕垃圾,問題是要小到怎麼樣才能算是小骨頭?上海人喜歡吃的小龍蝦頭和殼都可歸入濕垃圾,但大龍蝦的頭和殼必須丟入乾垃圾桶,如果大龍蝦臭了不能吃該丟哪兒呢?想想都會頭腦發脹。
朋友間最近討論最多的題目是濕紙巾到底算什麼?答案是紙巾不管乾的還是濕的都算乾垃圾!有兩個更極端的案例﹕養狗的到街頭遛狗,用舊報紙捏起了狗拉下的糞便,丟垃圾時必須把報紙同狗屎分開丟進乾與濕兩個桶?還有,珍珠奶茶喝了一半要丟掉,必須先把裏面的水分倒乾,剩下的「珍珠」粒取出倒入濕垃圾,杯子(洗乾淨)當可回收垃圾或乾垃圾,最後剩下的塑料蓋和吸管作有害垃圾。真是這樣嗎?好像也沒有最權威的說法。

上海執行垃圾分類法規勢在必行
不管垃圾分類如何複雜,上海已經勢在必行,其他四十多個城市很快跟上,估計兩三年內將遍及整個中國,或許除了香港「五十年不變」。道理也很簡單清楚,若不再做垃圾分類處理,像上海這樣的特大城市很快就無處填埋堆放每天產出的巨量垃圾,其他城市也好不到哪兒去。尤其最近幾年網購快遞外賣送餐越來越方便發達,相關的包裝材料令城市生活垃圾成倍增加。不僅城鎮,許多鄉村也被垃圾圍困,村裏的孩子只能在垃圾小山上玩耍。十年前我到浙江寧波城郊採訪,就看到過這種可怕景象。前不久我又去浙江紹興一帶的鄉村,發現好些村鎮弄得十分乾淨,家家戶戶垃圾分類,已經蔚然成風。
香港人人都講環保,港府卻至今不敢認真推行嚴格的源頭垃圾分類,可見實際操作之艱難。但世界上成功的案例比比皆是,且不提歐美日本的大都會,與香港條件差不多的新加坡和台北為什麼就辦成了?如果上海、北京和內地其他城市都能堅持下去,半拉子分類處理的香港還有什麼資格自稱「東方之珠」?
上海到底會不會成功呢?習近平要上海帶頭搞垃圾分類處理,是想為其他地方先做出個樣子。只是七月的日子一天天過去,上海遇到的困難也越來越突出,難就難在乾濕垃圾分類標準和具體操作。實際上,好多上海居民早就習慣把垃圾中可回收利用的東西先分出來,或賣給廢品站,或讓清潔工取走換錢。記得上世紀文化大革命時期,聯合國組織還表彰上海回收廢舊物資為全球楷模。
隨着經濟增長和生活富裕,上海垃圾總量也急劇膨脹;總有一天要全面推行分類處理,上海人應該早有預料。二○一○年上海世博會台北館重點介紹他們如何實現垃圾分類,上海媒體做過詳細報道。我的一些上海朋友與台灣來的慈濟功德會合作,幾年來每個周末都會到幾個社區推展垃圾分類,效果越來越好。近半年上海為全面垃圾分類處理預作準備,要求每家每戶先把乾濕垃圾分開丟棄,居民大致可以照辦。

「濕垃圾破袋」引來反彈
到了七月一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施行,細節中的「魔鬼」就跑出來。首先是乾濕垃圾的區分過於繁瑣,前面已講了許多例子;老百姓雖然怨言滿天飛,總還可以忍受,時間長了或許也能習慣成自然。但遇到當局要求的「濕垃圾破袋」,即必須先把塑料袋打開或弄破,把裏面的東西倒進濕垃圾桶後再把袋子丟進乾垃圾桶,就開始罵聲一片了。
現時正值夏暑炎熱,可以體會一下「濕垃圾破袋」的實際操作環境:濕垃圾桶四周濕噠噠、髒髒的,定會引來不少蒼蠅蟲子;桶蓋打開立即衝出一股濃烈的酸臭味道,居民只能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把袋口解開再把濕垃圾倒進去,千萬小心別讓髒水濺到身上──天天如此,雨天更加不堪,你受得了嗎?這當然是最差的狀況,有些小區已在旁邊裝上水龍頭專供洗手沖掃,也有的安排專人負責清潔和監管。
難怪馬上就有「代扔垃圾」的職業出現,包月人民幣一百八十元。也有人打算學西方家庭把廚餘粉碎後直接沖入下水道了事。上海一位朋友網上撰文〈我實名制反對濕垃圾破袋〉,懷疑想出這個餿主意的人自己從來就不倒垃圾。據說如此規定是為了對濕垃圾及時作發酵處理,轉為有機肥料和可燃沼氣。那為什麼不另外開發一套機械設施專門破袋取袋呢?
技術上一點問題都沒有,就是要增加好多經費。上海率先推行垃圾全面分類,有專家估計政府起碼要花上百億人民幣或更多經費,錢一定不夠。還要增加大量監管和處理人手,環衛部門和「城管」本來就忙不過來,只能多多聘用地區閒散人員和退休大爺大媽勉強應付,管多了難免會與居民發生口角甚至衝突,網上還傳出見人就問「你是什麼垃圾?」的段子。
上海「濕垃圾破袋」引來反彈,又一次反映出當前市政管理中的毛病。上海這個兩千多萬居民的特大國際都會城市,近半為外來人口,管理難度極大。但近年來市政中出現的一些問題,如全面清拆街頭報檔、一刀切清除沿街攤販和小店舖、有的街區統一商店招牌既死板又難看,還有老街道名曰美化卻弄出一堆不倫不類的醜東西,說到底無非是公權力的膨脹和自以為是。
有上海的「榜樣」在先,後面跟上的其他城市都學乖了,垃圾分類標準中見不到「濕垃圾」一項,一般都以廚餘代替,而且強調可操作性,居民看了也就鬆了口氣。北京有的小區還用上了高科技,垃圾桶靠人臉識別自動開蓋,居民靠二維碼定量拿取專用垃圾袋。或許,上海以後會學習別的地方「先進經驗」,改掉那些最為民眾詬病的規定。真不希望看到上海的垃圾分類處理因為這些不妥半途而廢。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