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勿傷民心 (郭于華)

丁酉年末,冬日初寒。北京城以大興十一月十八日火災為引線在全市範圍內開展為期四十天的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清理行動很自然地與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減少外來人口的行動聯繫起來,按照之前各區分別公布的人口調控的上線數以及疏解人口數量,北京總共要疏解超過三百萬外來人口。一場以「低端人口」為清理對象的運動如火如荼地上演,旋即又因這一概念的納粹意味而被停止使用,但暴風雨般的排查清理整治行動仍在快速推進。
這場運動的效果立馬顯現:一些外來務工人員拉家帶口地離開,另一些搬遷到更遠的城市邊緣,還有少數一時難以安頓而在寒夜中露宿街頭;北京出租房屋的業主們因租戶們人去樓空而損失慘重,外地商戶已經投資的錢也打了水漂;而各種檔次的房屋租金紛紛上漲。北京原住民的生活受到嚴重影響:鄰家小店關張,買菜、購物、吃飯不方便了,對老年人而言尤甚;家裏的保姆因無處居住被迫回老家了;出租車司機中午吃飯成了問題;眾多在中低檔租房居住的白領人心惶惶,擔心警員深夜入室拆牆;甚至於一位清華博士畢業後已經在大學任教,卻因租住的房屋在清理之列被迫在很短時間內搬走,重新找房…… 

搞運動,一刀切
四十天的清理行動方興未艾,以亮出美麗「天際線」為號召的牌匾拆除行動又轟轟烈烈地開始了。京城處處塔吊豎立,一塊塊廣告、樓標、單位標誌牌被吊下來,一些著名單位的名牌如中國國家地理、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百度大廈、中儲糧總公司、中國農業大學、上地辦公中心、 中關村創業大廈、國家開放大學、中關村大街科貿電子城等,也被悉數拆除。
按照計劃全市共有二萬七千多塊違規廣告牌匾要在年底前被拆除。一時間,人們感歎到:這是要迷路的節奏啊!「你還認識回家(上班)的路嗎?」據稱,牌匾拆除行動出於如下考量:高樓大廈的頂層與藍天的相接處被稱為「天際線」,是城市的名片,也是城市景觀的重要組成部分。為了亮出首都最美的天際線,所以要落實新規、開展拆除違章牌匾的合法整治行動。
就此我們不免要問,究竟是依法拆除違章牌匾?還是為了亮出美麗天際線?這倆可不是一回事。首先,前者的合法性在哪?所依何法?當初的安裝難道不是依法依規安裝嗎?誰來解釋違章與合法?其次,後者的合理性是什麼?如果牌匾擋住了天際線,那些多層的高樓大廈比廣告牌匾高多了,難道不擋天際線?亮出了天際線就美嗎?千篇一律等於美嗎?光禿禿等於美嗎?那些世界大都會城市廣告牌匾滿視野,都醜陋嗎?美與不美應該由政府來確定嗎?大規模拆除造成商家的損失,巨大的成本、資源的浪費、市民的不便,還產生大量的垃圾,究竟對誰有好處?到目前為止還真說不上來。
年末堪稱第三個大折騰的就是「煤改氣(電)」的取暖方式變革。這本是一項旨在惠民利民、保護環境的工程,初衷不可謂不良好。相關部門也不能說不使勁,但是同樣以搞運動、一刀切的方式在華北地區整片強推,劃定「禁煤區」,推進「煤改氣」,一些地方甚至實行了「誰賣煤就抓誰,誰燒煤就抓誰!」的強制性做法。

是不是太晚了點?
為了控制霧霾,減少PM2.5,保證北京、天津的藍天,有關部門也是拚了。但是,決策者們是不是想到了這一大動作會導致什麼後果?特別是對長期以來用煤、秸稈取暖燒飯的農村地區:採暖爐具、管道是否安裝完畢?燃氣供應是否及時和充足?氣或電的成本即使在有政府補貼的情況下是否可為農民或企業承受?燃氣的安全使用是否有保證?不同地域、氣候、習俗在改氣過程中有什麼影響?…… 這本是一項牽涉面很廣的複雜的系統工程,一刀切搞運動必然造成諸多問題。一些地方氣未到或氣不足而煤已停,許多工業企業「上氣不接下氣」,被迫停產限產;一些農村家庭因為「煤改氣」無法取暖而挨凍,老人、孩子尤為艱難;甚至有的鄉村小學,只能在教室外面有陽光的地方上課,孩子們在寒冷中跑步取暖。
等到捱冷受凍的人們怨聲載道的時候,等拆了房、封了灶、撤了廣告標示牌、停了產、關了店、斷了百姓的生計,當人們在寒風中發抖之時,環保部才發出《關於請做好散煤綜合治理確保群眾溫暖過冬工作的函》,指示「凡屬沒有完工的項目或地方,繼續沿用過去的燃煤取暖方式或其他替代方式」,領導才出來講「人文關懷」,說「溫暖人心」,主流媒體才開始呼籲「切莫讓一些操之過急的做法冷了百姓的房,寒了群眾的心」,是不是太晚了點?

計劃經濟思路是行不通的
上述三個事件一為人口,二為牌匾,三為取暖(環保),其實是同一件事,都與城市相關,整治方式都是運動式治理,背後的思路同為計劃經濟思路。顯而易見,城市的存在如同自然生態一樣也是一個複雜系統,城市生態本是多元的、互動互構的,合作共存的。不同階層的人們生活於城市,在經濟活動和社會生活中相互需求、相互配合也互相博弈,構成了城市的生態鏈。誰都不可能孤零零地生活在城市,無論哪個端的人口都無法單獨存在,清理了「低端人口」,必然波及中端、高端,前面所舉例證已經證明了這一點。最後城市生態惡化,大家都過不好。
面對多元複雜的城市生態,計劃經濟思路是行不通的。一如經濟活動,再聰明理性的大腦或智囊都無法做到了解一切、調度一切、掌控一切,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政府的職能不是管理和控制一切,而是以法治、規則和程序保護企業和公民的合法權利,提供城市生活所必需的公共物品和公共服務。比如治理城市霧霾問題,政府應該科學地制定排放標準,任何企業、機構、地區,如果不具備煤改氣(電)的條件,可以自主進行清潔改造,在達標和持續可行之間找到平衡,並逐漸推進。
城市治理如此複雜,根本不能一概而論,大幹快上,而目前的主要方式仍是「大躍進」式的運動式治理,這是我國一直持續未斷的治理傳統。所謂運動式治理,是指一刀切、一窩蜂、一哄而上、不顧具體情境、不計後果的非制度化非科層化運作,其與依法治理按規則程序辦事是對立的。這種方式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屢見不鮮,已經在實踐中帶來巨大的災難,被證明是行不通的。而之所以在中國每每如此是由於其機制是一種自上而下強推,各級都只對上負責,不對下級更不對民眾負責的安排。
運動式治理有幾個基本邏輯,一是官位邏輯:好大喜功,凸顯政績;二是楚王好細腰邏輯:頂層決策,層層加碼,寧可過頭,不可不足;三是大一統邏輯:整齊劃一,全國一盤棋,地方性、情境性、行業特性可全然不顧,甚至要求審美統一。
由此可見,有關城市發展和治理,不是「操之過急」,不是「操之過激」,不是「不講方法」,而是根本的治理思路和路徑出了問題。

城市的建設發展是為誰的?
三大城市治理工程引發的另一重要問題是關於民生與民心的考量。城市是用來幹什麼的?城市的建設發展是為誰的?這問題看似極其簡單,簡直不言而喻:城市難道不是讓人生活於其中的嗎?城市治理不是為了讓人民在其中生活得更幸福嗎?可是現實中卻恰恰是在這個問題上偏離了方向,違背了初心。黨的「十九大」召開後,人們愈加注意到黨和政府對「初心」的強調,為了讓人們便於認知理解,有人將初心簡要概括為八個方面。我認為其中最為重要和根本的是第六條:「堅持不忘初心,堅信黨的根基在人民、黨的力量在人民,堅持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充分發揮廣大人民群眾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不斷把為人民造福事業推向前進。」
黎民百姓若相問,不知初心是何心?顯而易見,如若背離了初心,初衷再好,結果也是糟糕。決策者須知,天下乃天下人的天下,城市乃居住者的城市,沒有百姓,何需政府,不顧民生,首都何用?城市治理必須以人為本。若非以民生和民心為根本,任何治理規劃、管理措施及其實施過程都會失準,都會帶來負面的甚至災難性的後果。面對百姓匍匐於地,婦孺涕淚縱橫,負責任的政府當何作何為,難道還不清楚嗎?
(作者為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