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金庸(張紀中)

君去不肯聽消息,葬禮深恨來已遲!
我不敢拿出手機,怕看到您離去的消息,多希望所有消息都是謠言,多希望我接通電話還能聽到您的聲音……
江南半月盡陰雨,枕上夜夜有淚痕。當年攜手走過的花紅柳綠,如今只有淚雨綿綿,我為先生做的紀念冊還在桌上,先生送我的禮物還在衣櫃裏……我們不是說好,要看我把您的作品拍成一個系列嗎?您離我那樣遠,思念如何寄書來?空餘我世間獨淒涼……
一別兩年,當時生辰歡會、共許百歲之約,臨別時我推輪椅送您上車,多想一直推您走下去,就這樣走下去……臨別了,我心中的牽念一動,似乎要抓住什麼重要的東西,又似乎要失去什麼,便上前與您相擁一吻!卻不料,這一吻竟然成永訣!
我與先生相識二十載。二十年江湖風雲,浮世滔滔,我將先生視為良師益友,一股真情相交,誰知今日故人杳杳……

「我跟張先生很對脾氣」
若不是那本盜版的《笑傲江湖》,我不會一見傾心,愛上了當世最傑出的作家;若不是《北京青年報》的報道,我不會了解您的爽朗高義,更不會以一塊錢版權費從您手中接過拍攝的重任;若不是對您的仰慕、感佩和敬重,不會有我們翻山過河的拍攝;若不是與您在作品上的交流,我不會受到您的教益,獲得珍貴的靈感,若不是與您情意深重,我不會從得到大師的教導中,更清楚藝術的方向……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