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枉此生!--說李敖 (江 青)

三月十八日李敖在台北作古,不到一個小時,知道我和李敖相熟的女友給我傳來:「小青:李敖走了!」的噩耗。
這些日子我每天關注媒體上鋪天蓋地的有關李敖的報道和評論,正好與他五光十色、起伏跌宕的人生歷程一樣多面而複雜,我只能說歎為觀止罷!
對這位極具爭議性「人物」我不敢妄評,也沒有資格。但作為相交斷斷續續超越半世紀的朋友,我可以談談個人和他交往的點滴片段,好留下他翩翩的、令人難忘的戲語容顏,也好告慰這位友人在生命後期常引用陸游的這句詩自誇:「我死諸君思我狂」!
我認識李敖這位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狂人,是一九六四年。一九六三年李翰祥導演在香港成立「國聯電影公司」,那年我隨「國聯」去台灣拍創業片《七仙女》,正好李敖的書《傳統下的獨白》同一年出版,轟動一時。我在關心《七仙女》上映宣傳時,在媒體報章上也注意到了這本令各方人馬「七嘴八舌」的書。在好奇心驅使下我找來看,此書收錄了他二十篇綜合文體雜文,其中一九六一年他一鳴驚人的出道之作〈老年人與棒子〉也在其中。我對書中的內容雖不完全了解,但全書反抗、藐視威權和傳統的態度,及有聲有色、嬉笑怒罵的筆鋒,令一貫習慣「聽話」、剛剛離開大陸不到兩年的我為之一震。國聯租用台北泉州街「鐵路飯店」作大本營,我住在裏面,大本營從早到晚三教九流人來人往、車水馬龍。李翰祥導演生性好客,當時台灣文學、藝術界人士都是他的座上賓,高陽、郭良蕙、平鑫濤等,當然鋒頭最健的文星出版社蕭孟能夫婦和李敖也在其中。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