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廉恥,反喊冤屈 (堅妮)

  連月來,海外華人對薄熙來案的關注因為媒體方便暢通,比國內民眾要公開和熱鬧。各種渠道通過互聯網傳出,孰真孰假,孰是孰非,無從查證,但是讓人看得津津有味,可以推測,可以聯想,見仁見智,見黑見白。輪到英文媒體報道,直讓人覺得他們炒冷飯般缺乏內部消息渠道和洞察力,只能說,外國人怎能深諳中國政治經濟文化三味?可以原諒。

  終於,鑼鼓點敲到大戲高潮,本戲主角經過千呼萬喚,千推萬擁,被推上了前面的審判台,讓我們這些本無關係的八卦小民,最後有了一個機會,將從互聯網接收的大量已經經過篩選、分析、結合個人經驗和中國歷史所作出的判斷,來一次實際的操練。

展示男人品味的審判台?

  首先不知道是什麼人在審判薄熙來這天發了個網評,說審判台「是一個展示男人品味的舞台」並以「精英在黨內」結句。借用台灣人愛用的感歎詞「哇晒」,我要問這個網評人是在真心讚歎,還是反諷?根據網上「挺薄」和「倒薄」兩派連月來發言的文風語氣,這完全可能是「挺」派的真心話,也可能是「倒」派的諷刺語,真心者認為中國男人就是要這樣,死也不能讓個臭女人給毀了前程,我們黨就是要靠這樣的精英把紅色江山固守萬年;諷刺者在說到了這個地步還死撐什麼?台上做戲也太低估老百姓的智商了吧。

  「挺」也好「倒」也罷,堂堂崛起大國莊嚴的司法庭台,根本不是我等小民說得上話的地方,我們不過是當年魯迅筆下阿Q被插上標牌斬頭時,旁邊看熱鬧的吳媽和禿頭小尼姑之流,等着看阿Q唱「三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不過現代劇情節要複雜多了:一個外國公司套一個外國公司,連環套套三套,誰誰誰代表誰誰控制那套房產,某某某靠不住,某某某靠得住,連篇的證詞證據錄音錄像,繞得人頭昏腦脹,原來是為了給頂瓜瓜的紅二代爭奪一套幾百萬外幣價值的產權。靠不住的被殺了,靠得住的上來檢舉,多米諾骨牌效應,拉倒一大片,最後鬧得夫妻反目成仇,丈夫說妻子是神經病,妻子說丈夫的心腹是險惡小人,更精彩的是官高至省長的人居然可以用公事公辦把老婆朋友在外面幹的臭事推個一乾二淨,還振振有詞質問:你聽到過我開口要過賄賂見我親手接過錢嗎?(難道中國老百姓就這麼笨不知道這些當官的怎麼操作?為什麼會有「裸官」一詞的發明創造?)

  不管「挺派」怎麼認為堂堂要當國家主席的人絕對不會為幾百美元斷送前程,怎麼堅持這是我黨兩條路線鬥爭在社會主義歷史新階段的又一場「溫都爾汗」式的陷害和激戰(編按:林彪在溫都爾汗墜機身亡),不管官方還是網絡媒體上為被告人伸張正義的呼聲有多高,我只奇怪這麼多理論水平那麼高的各級評論員怎麼就沒有看到,為了一個乳臭未乾的孩子,爹媽斷送了大好前程,已經成了不爭的事實!難道就這一件事還不夠說明問題,非要把人家留給瓜瓜以後當海外孤兒的剩下幾千萬再抖落出來才算夠分量夠有說服力嗎?難道沒有看到中央電視台播出谷開來的審判錄像上,谷開來說被她殺掉的人曾經威脅她的瓜瓜?說得堂而皇之,理直氣壯:嗨,我們是什麼人?你們是什麼人?這江山是我們的父輩拋頭顱灑熱血,殺了多少人奪回來的,現在當然是我們紅二代三代先坐天下得好處,你誰踩了我的腳趾,殺無赦!薄熙來在審判庭上痛斥出賣他的人是貪污腐敗分子經濟騙子,檢舉他讓他翻船的老婆是神經病,他站在道德高地義正詞嚴,唯有太低估了讀者聽眾的智商。誰都知道這是中國官場文化的老套路,自己出來掌權說官話,貪污腐敗放火殺人的事都由身邊的親信親人去做——你什麼時候見過意大利黑手黨的大佬需要親手殺人或者開口要錢的?

這個民族還要不要道德?

  這個對紅二代夫妻兩人的世紀公審,一方面是讓這種沒有道德意識和廉恥的人出來在事實證據面前大言不慚地說假話大話,完全對自己的虛偽和殘忍沒有內省,讓我這種卑賤小民大大開了眼界,另一方面也暴露出中國文化的一個大瑕疵:只要有政治行為和口號做藉口做掩護,沒有道德沒有人性的行為是可以原諒也不需要懺悔的,甚至還可以有同情者和支持者。自古以來,中國的帝王將相、江湖義士,何曾不是打着正統、均平、忠君、俠義的口號窮兵黷武、殺人越貨?只要出師有名,不怕老百姓血流成河。薄熙來就是罔顧是非,反喊冤枉:他自認為有革命理想,幹着繼承父輩紅一代的大事業,當全中國的官都在不同程度上像他一樣的操作,你們偏偏要拿他的私生活來開刀,這怎麼說得過去?

  當然,薄在重慶留下改善市民生活的政績,這也是挺「薄」派最強硬的證據,也恰恰是另一種對老百姓智商的污辱:一個當官的拿着納稅人的錢,為納稅人做事,是他的本職本分工作,但是他用這個來積累政途資本,玩弄口號,愚惑民心,難道老百姓就看不出這不過是政治手段和遊戲的炒作?當他身邊的親信親人統統變成犯罪分子,他不但不覺得痛心疾首,沒有需要對自己作深刻的道德反省,而是把自己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六親不認,反臉無情;明知中國的司法系統漏洞百出,有名無實,自己早就為自己的行為準備好藉口,上得審判台來無非是做最後的一場政治較量。

  最妙的是,外面居然還有聲音為這種毫無道德廉恥、毫無人性的人叫冤,要把國家的權力保留在這種政客手裏,讓這種人代表人民管理公眾事務。這個民族還要不要道德?這個國家的權力究竟應該掌握在些什麼樣的人手裏?中國老百姓要不為此恐懼,也該為此心寒吧?

  (作者是本刊特約記者。)


八月二十二日,官方發布的第一張薄熙來在庭上的照片。他左手的OK手勢成為一時話題。(明報資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