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會怎樣?(潘耀明)

埃及漢學家米拉.艾哈邁德(Mira Ahmed)教授要我講述對中國新冠病毒疫情的感受,她正在寫一篇相關文章。
我告訴她,新冠病毒是由中國武漢而起的,疫情於去年十二月初開始,當即為包括武漢醫生李文亮等人發現並及時告誡朋友,可惜受到武漢當局的壓制,失去立即採取緊急抑制疫情的黃金機會,以致疫情得以迅速蔓延和擴散,「疫情來了,從它初發及至擴散再至瘋狂,我們的應對則從錯誤到延誤到失誤。我們沒能繞到病毒前面攔截住它,卻一直跟在它的後面追趕,儘管我們付出如此規模的代價。」①幸好中國政府在這個緊急關頭,實施包括封城的一系列措施,亡羊補牢,疫情才得到逐步的控制,對於中國人來說,是不幸中之大幸!
不幸的是中國有四千多人死於新冠肺炎,八萬多人得到確診;所幸是在事後全國醫療隊伍參與搶救和採取嚴厲措施下,疫情才沒有進一步惡化。
這次新冠病毒所以在西方迅速擴散,與西方國家領導人的顢頇、嚴重缺乏防範意識分不開。當疫情在一些開放社會如意大利、西班牙、英國和美國等國家爆發時,朝野均掉以輕心,並沒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如英國首相約翰遜更語無倫次,提出讓大量人口染病並建立「群體免疫」的策略,惹來輿論炮轟;美國總統特朗普也曾持同樣觀點,延至三月十三日才頒布緊急法令,實行隔離措施,他本人更以身試法──在公開聚會的場合,做出不戴口罩、主動與人握手等危險舉措,傳達錯誤信息。
我的女兒在西雅圖醫院做藥劑師,醫院當局一開始還不讓戴口罩上班,雖然她的同事已有人確診新冠肺炎。在歐洲,包括疫情嚴重的意大利,一些亞洲人戴口罩還被人指罵,甚至毆打。特朗普以「中國病毒」形容新型冠狀病毒,刻意煽起種族仇恨情緒,更無助於控制疫情,他「居然放出了希望在復活節(四月十二日)復工的大話。」②結果美國疫情相對擴散更快,死亡人數達數以萬計,令人為之欷歔浩歎﹗
中國古人有道:「害成於微,而救之於著,故有無功之治。」③從這場疫情的初起以致在全球爆發,在在說明控制疫情,責在官方,所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民眾往往成為代罪羔羊。
有「紐約方方」之稱的華人作家紐約藍藍女士寫道:「有生之年我居然見證了一次美國的戰時狀態,目睹整個國家和民眾的同仇敵愾。覺得手裏的筆更重了,彷彿突然有了一種記錄歷史的使命,這種使命感來源於自身對於真相的渴望和那麼一點點希望自己可以跳出柴米油鹽的情懷。」④
紐約藍藍在遇上交通意外身亡之前,從未停歇寫《疫情中的紐約人》的公開日記,她相信文字和媒體的作用:「美國不是天堂,但更不是地獄。因為媒體開放,政府犯的錯很容易被老百姓看到,所以形成很強的糾錯能力。」⑤
在世界範圍內不少華人與當地人身體力行,奮不顧身,參加到搶救新冠肺炎病人的行列中,「他們默默地與病毒做面對面的搏鬥。他們完成自己的職責,不停地忙碌,沒日沒夜地搶救病人,哪怕累倒,哪怕犧牲自己的生命!這就是愛!」⑥
迄今為止,我們還不知道這場人類史上的大浩劫伊於胡底,但是,我們相信,只有人類的良知和大愛沒有泯滅,捐棄彼此間的成見,同心協力,戰勝疫情將是指日可待的!

 

注:

①方方:《哀民生之多艱》,本刊二○二○年三月號
②④⑤紐約藍藍:《無法寫下去的日記──〈疫情中的紐約人〉日記選刊》,本刊二○二○年五月號
③嵇康:《養生論》
⑥山颯:《法蘭西的「革命」》,本刊二○二○年五月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