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七十年進階戰略協作(曹景行)

從九月下旬到十月初,我同上海外國語大學二十三位師生到訪俄羅斯,兩個星期內飛機加火車跑了五個主要城市,從東到西橫跨了七個時區,為的是實地了解和採訪中俄建交七十年之際的兩國關係。我們這門「全球重大事件多語種全媒體報道」課程始於二○○八年美國大選,至今已是第十一個年頭,首次來到俄羅斯。
此前半個月,我與廣東衛視攝製組為拍攝三百年前的中俄「萬里茶道」已經來過俄羅斯。兩次俄羅斯行的感受疊加,讓我更加相信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在從根本上改變世界格局,也就是促使俄羅斯和中國從以往的「戰略合作」加快升級為「戰略協作」。今後某個時候特朗普一定會為此追悔莫及,而他的國家也一定會為此付出巨大代價。實際後果已開始顯現。

俄羅斯助中國建導彈預警系統
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年,第二天就是中國與俄羅斯建交七十周年的日子。又過一天,俄羅斯總統普京到黑海邊索契的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全會上發言,就俄中關係表達了三個重要信息。首先是俄中的互信程度「已經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俄中「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也反映在經濟領域上,雙邊貿易去年首次達到一千億美元,希望今後增加到兩千億。
其次,普京針對性地表示「中國是無法被遏制的」,如果有人試圖這麼做,那麼這一嘗試會給他自己帶來損失,是具有破壞性的,也是有害的。「中國正在實行世界一流的政策並準備好對(國際)事件的任何發展做出反應。中國領導人明白如何處理與美國的關係。」這話當然是說給特朗普聽的。
出乎意外,普京在演講中更首次宣布俄羅斯正在幫助中國建立遠程彈道導彈預警系統。他說:「我們將在航天、軍事技術等領域進一步開展合作。我們將幫助中國建造導彈預警系統。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將從根本上增強中國的防禦能力,因為目前只有美國和俄羅斯才擁有這種系統。」出席會議的俄羅斯軍事專家瓦西里.卡申說:「這種合作的事實本身,要比中俄關係中的任何政治聲明都重要。」當然,美國一定會倍感壓力。

特朗普對中國態度迅速軟化
接着的變化來自特朗普和華盛頓,同樣有點出乎意外,而且更具戲劇性。中國「十一」長假剛過完,中美就開始新一輪貿易談判;談判剛結束,特朗普就在白宮宣布「很高興看到」談判取得了「實質性的第一階段成果」。說是第一階段,接着要談判的事情更多更複雜更困難,分歧一定不小,弄不好又會談崩,中方早有「談談打打、打打談談」的準備。就在同一天,北京官方還通過《人民日報》強調「中方絕無可能在任何原則問題上做交易」。但特朗普這次卻刻意營造一種和解樂觀氣氛。
所謂「實質性」成果,中方承諾每年購買四百億至五百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包括兩千萬噸大豆的大額採購已陸續開始下單,美方則答應暫停十月十五日對中國產品加徵關稅。有關協議可能要到十一月在智利舉行APEC峰會期間正式達成和簽署,只是特朗普已迫不及待地表示「我們已經非常接近」結束貿易戰。他更說「中美之間有過很多摩擦,這一次我們彼此相愛」,真是說好話不嫌肉麻。
至於鬧得沸沸揚揚的NBA「涉港言論」事件,特朗普認為「他們自己的事情要自己解決」。關於香港當前亂局,他似乎比北京還要樂觀,認為問題會「自行解決」,「中國在香港事務上已經有了很大的進展,情況確實緩和了許多」。他對香港問題撇得乾淨,等於給北京送個順水人情,惡人自會有華府政客和他手下官員去當。(附帶說一句,我問及俄羅斯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和國際關係研究所所長、「中國通」伏埃托羅夫斯基教授,他們有沒有注意近期香港的事情,他說沒有特別關注,他們也沒有學者專門研究香港的事情。)
特朗普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隨時可以改變態度,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在中國政策上突然由強硬迅速軟化還是第一次見到。從近期來看,美中貿易戰已經打了快兩年,對美國經濟和特朗普明年謀求連任的選情負面影響越來越顯著,他的「極限施壓」手法對北京也越來越不起作用。從長遠來看,美國已經四面樹敵、力不從心,不僅無法集中力量對付中國,而且更無力承受同中國全面為敵帶來的重大代價,包括中國與俄羅斯可能進一步攜手靠攏,美國則可能進一步丟失對世界事務的主導能力。
但特朗普政府這兩年的惡言惡行,已經把美國從根子上對中國崛起的疑懼和敵意暴露無遺,而且步步緊逼,擺出要從軍事、經濟、科技等所有關鍵領域對中國全面圍困阻遏的態勢。他今天好話說得再多,北京可能會稍稍鬆口氣,但同時會更加留心美國可能使出新的壞主意和狠招數。尤其是特朗普政府準備已久的所謂「全政府對華措施」,北京已經定性為十分危險的「冷戰零和思維」,就等何時正式公布。

從「戰略合作」升至「戰略協作」
特朗普上台後美國對華政策的突然「變臉」,一度讓北京當局措手不及,也很快就汲取了兩個極為重要的教訓。一是從根本利益和價值觀上重新認識和檢討美國對華立場和政策,痛定思痛,及時調整應對方略。二是重新認識和客觀評估中國自己的實力,清除掉早先「厲害了我的國」之類的有害虛火,實實在在從世界現實出發放妥自己的位置,調整全球戰略。
其中與俄羅斯的關係成為關鍵。今年六月習近平對俄羅斯作國事訪問,發表了《中俄關於發展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兩國間由本來的「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提升到當前中國對外關係最高層次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前面還加上「新時代」一詞,別具含義。
北京外交界一位資深人士有如此解讀,認為「合作」只是雙方基於利益一致各盡己力去做某些事情,「協作」則不一樣,是雙方對確定的目標和事情相互協調共同去完成,涉及的層次更高、層面更廣。經過這些年雙方努力,中俄關係已經達到歷史上最好時期。在筆者看來,正因為中俄雙方的政治互信程度已經大為提高,在當前的國際形勢下作為「全面戰略協作夥伴」,就可以背靠背共同面對主要來自美國的外部挑戰,某種意義上甚至可以視對方為自己的戰略後方。
時易世變,中俄當然不可能再回到上個世紀五十年代那樣的兄弟關係或同盟關係,但如此貼近的兩個大國這些年來能夠平安相處、平等相待已經很不容易,未來更有廣闊的互補發展空間。中國經濟起飛確是世界奇跡,GDP總量已經遠超俄羅斯好多倍,但北京現在清醒認識到,俄羅斯的綜合國力仍然強於中國,這也正是發展雙方關係的現實基礎。
除了極為豐富的土地和自然資源,俄羅斯在軍工、基礎科學等方面的優勢,正好能彌補中國的不足。中俄互補互利,一定可以變成更為強大的國家實力,一加一將遠大於二。最近的一項「戰略協作」事例,是中國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將同俄羅斯的「格洛納斯」系統兼容和互操作,今後同美國的GPS定位系統應該可以一拼,美國能不擔心緊張?或者就連同西歐的定位系統一起參加進來,共同為全球提供服務?

中俄經貿合作有更好前景
在經濟合作方面,中俄面前的一千億美元的雙邊貿易實在不算多。這些年美國和西歐不斷加碼的經貿和金融制裁,明顯牽制了俄羅斯的發展。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也受到影響,以至在九月八日的地方選舉中支持普京的執政黨普遍受挫。調整經濟結構和區域不平衡,加強發展烏拉爾山以東的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勢在必行,那就更需要同中國合作。
經過最近這些年的相互調整和適應,中國企業和商人在俄羅斯的經營和投資儘管仍然會遇到種種障礙和波折,地方層面更往往不如人意,但整體環境還是在改進當中,當地社會對華人和華商的態度也比早幾年有所改善。尤其在經濟比較發達的俄羅斯西部地區,中國有品牌的大企業如華為,正在穩步建立市場地位。
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新商圈多棟高樓正拔地而起,有點像二三十年前上海開發浦東陸家嘴的樣子,除了追隨西方市場經濟模式,東方的中國經驗正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可以說,中俄之間更大規模的經貿合作開始起步,雖不會走得很快,但應該有更好的前景和更大的空間。最新消息說,聖彼得堡郊外著名景點「皇村」葉卡捷琳娜宮考慮早上提前開門,專門接待大量到來的中國遊客。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