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出現「素質焦慮症」 (馬 玲)

一個朋友從美國帶着她的十歲混血兒子回京度暑假,二人在參觀北京香山的臥佛寺時,看見一個中年男人對着臥佛拍照,旁邊有用中英文寫着「禁止拍照」的告示,兒子對那男人說:「No photo」,但那男人毫無反應,於是請母親去制止,這位在中國長大的母親(雖然已旅美二十多年)深知中國人「不守規矩」的習慣,所以並沒有如兒子所願。後來這位朋友告訴我,兒子為了這件事跟她彆扭了一天。
我在想,如果換成一個土生土長的中國孩子會怎樣?也許,那天的臥佛寺就有中國孩子,但他們早已熟視無睹以致喪失知覺,所以不會拿別人的不守規矩來煩惱媽媽和自己。
那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別?

「中國式……」不守規矩惡名遠播
中國人並非天生不守規矩,也不是歷來不守規矩。戰國時期,孟子曰:「不以規矩,不能成方圓。」後人把它簡化為「無規矩不成方圓」,這句話,中國人信奉了二千多年。
可是,現代的中國人卻非常不守規矩,而且隨着每年超過一億人次出國旅遊四處留下的種種劣迹,讓中國人不守規矩的惡名遠播。
近日,有個視頻異常火爆:一個北京大媽在泰國自拍,大罵中國遊客在國外不守規矩,她說有中國遊客到泰國海灘遊玩時,想把海邊的木頭帶走,導遊告知對方「情人沙灘上一草一石一沙都不可以帶走」,然而那遊客竟說:「自己走了二十多個國家,想拿什麼就拿什麼。」這中年婦女總結:「要不然人家討厭咱們呢!看了這叫氣啊!什麼規矩制度法律就是不聽!如果泰國沒有這個法律,我告訴你,情人沙灘不用一年,中國人就把這沙子都帶回家了。」
她還說,在泛舟碼頭上,一個六七歲的小孩看到飲料,不問自取,她上前制止時,小孩的母親不屑回敬:「我跟你換一杯怎麼了!」她痛斥:「這就是道德綁架,什麼叫給我換一杯怎麼了?就這麼教育孩子!現在的小舉動叫拿,說不好聽以後就叫偷。真不要臉!這樣的中國人怎麼越來越多,真丟人現眼!」
大媽不僅罵到了中國人的現實痛處,而且還罵到了未來痛點,家長從小就放縱孩子不守規矩,這種陋習還在一代接一代延續。
不守規矩氾濫成災,被國人歸納成:「有一種不講規矩叫做『中國式……』」,比如「中國式吐痰─隨時隨地」、「中國式抽烟─無視規定」、「中國式如廁─不沖馬桶」,「中國式就餐─大聲喧嘩」,搞得老外對中國這個自稱「文明古國+禮儀之邦」的崛起大國的國民性「刮目相看」。
我在外國人拍的視頻裏看到了這麼一段:由於以上所說的這些「中國式」,讓從事服務行業的一個外國大媽深感困惑,她試圖從不同文化的視角去理解中國人的不守規矩,但還是忍不住搖頭歎息。

遺憾沒有一場「守規」大討論
隨着中國三十多年的高速發展,高樓林立的城市表面看來確實耀眼,不少已達到了國際一流水平,但內裏的軟體卻落後甚多,與光鮮的硬體頗不匹配,與國外的差距明顯易見。其實,軟體跟不上,某程度也和中國人不守規矩有關,優質服務就是服務者與被服務者按規矩行事以達到規範化的標準,但這恰恰是中國的短板和軟肋。
有這樣一個故事:一個中國青年在美國留學時,交了一個美國女朋友,兩人晚上駕車外出,中國青年見夜深人靜的路上無人便闖紅燈,坐在旁邊的美國女朋友指責他:「你怎麼可以闖紅燈!」兩人因此爭執,後來分手了。中國青年回國後,交了一個中國女朋友,他汲取了教訓,晚上與中國女朋友駕車外出時,規矩地等候每一盞紅燈,坐在旁邊的中國女朋友指責他:「晚上又沒人,怎麼連個紅燈都不敢闖,真不像個男人!」兩人因此爭執,後來分手了。這個看似笑話的故事,把中美做了一個鮮明的對比。
另一個不守規矩的年輕女子直接害死了自己的母親。事發於七月二十三日,一家四口自駕進入八達嶺野生動物園,行駛至猛獸區時,年輕女子不知何故下車,走到司機位置打開車門,說話間被突然躥出來的老虎叼走,受了重傷,可憐其母跳下車去救她時,被另一隻老虎咬死。
野生動物園有嚴格規定不許遊客在猛獸區擅自下車,然而這女子不守規矩,結果釀成悲劇。此事件在民間引起極大反響,人們驚愕、諷刺、反思,一時間網路上熱鬧非常,矛頭指向基本都是衝着「規矩」二字。
其實,從政府層面看,應該藉此事件在社會掀起一場「守規」和「違規」的大討論,讓國民從肉體到靈魂充分認識守規矩的重要,這比那些泛泛而談的空洞化教育有用得多。遺憾的是,沒有。

有法不依只能煮出一鍋爛粥
回首一下,我們的學校和社會教育經常會弄出一些花架子的道德和規矩,諸如「五講四美三熱愛」、「精神文明」,但不妨訪問一下老百姓,看有多少人能夠說出「五講四美三熱愛」和「精神文明」的具體內容?如果連起碼的內容都說不出來,人們又怎麼能夠做到?不久前,在美國發生了一場慘重的車禍,一個中國家庭駕駛一輛麵包車在路上行駛時,因為沒有按照美國交通規則在路口停車讓直行車先過,結果車上四人全部被撞死。後來美國有關機構的調查結果是,中國家庭侵犯了直行車的路權,責任自負。
反觀我們的車禍,雖然有一系列交通法律規定,但在車禍發生後,管理部門主導下的判定往往同情弱者,讓本無責任的一方承擔責任方的損失。其引伸的後果是,國人無須嚴肅對待法規,因為它不用剛性遵守,且可以隨意改動。要想形成一個守法的社會,就必須守法意識,一旦法規變成白紙黑字,任何人都無權擅自改動。即使政府要表現扶助弱勢,也要劃清法律與扶助的界限。法律規矩是一回事,社會救助是另一回事,混淆起來一鍋煮,只能煮出來一鍋擾亂規則的爛粥。
以中國式過馬路為例,為什麼中國人敢於目無紅燈我行我素?就是因為有章不循、有法不依。一兩個人闖紅燈沒人管,三五個人闖紅燈也沒人管,「別人都在紅燈亮時過馬路,我為什麼不能?」於是形成了法不責眾的效果。即使某個城市或某個地區狠抓衝紅燈過馬路的人,那也是傳統的一陣風式的「中國整頓法」,即形式過後,一切照舊。
諷刺的是,一些發達國家的人立足中國後,也入鄉隨俗,變得不守規矩。原因有二:一是他們不守規矩也無須像在自己國家一樣付出代價,二是如果只是他們守規矩,可能吃虧的是自己,因為中國資源就只有那些,你慢一步或者不去搶,恐怕你就是被甩下的那一個。
有道是:聰明人與愚蠢人的區別在於,聰明人犯錯誤後會總結經驗教訓,防止重複犯同樣的錯誤,愚蠢人犯錯後不總結經驗教訓,反反覆覆犯同樣的錯誤。以此類推,聰明的政府管理就是不要在同樣的錯誤裏打轉,能夠理出頭緒,找到辦法。實際上,根本之道還是用法律手段正本清源。中國人不是喜歡散漫不羈嗎?不妨學學新加坡,不准隨地吐痰、不准亂丟烟蒂和口香糖、不准在地鐵吃東西,不准在餐廳浪費食物……對破壞公共環境和衛生的人,除罰款外還要登報曝光,罰其清掃公共廁所等場所,嚴重的則處以鞭刑、拘留等。

大家都在譴責,卻不願先作改變
若要探究現代中國人不守規矩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縱容有法不依,二是缺乏教育惡果,三是社會風氣使然。
中國以前是個規矩繁多的社會,不說那些三綱五常的封建倫理,就是老北京人在生活中也是規矩一大堆,從小每個人都必須遵守家教。但自從宣導「破四舊」、否定「溫良恭儉讓」後,文革中的打砸搶使許多傳統美德也連同「封資修」和「走資派」一起被掃光。由於人們破掉老規矩後自由自在慣了,現在已經回不去。具有魯迅那樣批評精神的陳丹青說,中國人素質差是反覆革命的深刻報應。
改革開放後的幾十年,各種法律規章建立了不少,可是執行力度卻嚴重不足,無論是政治圈的貪污腐敗,還是經濟圈的欺詐枉法,甚至是社會圈的亂七八糟,最普遍的現象是:不遵守明規矩,但遵循潛規則。
在中國,如果你完全按照法律規規矩矩辦事,很可能你辦不成事。你不在規則邊界越線,不走庸俗的關係,不施行潛規則,你得到的肯定不是最好的,更往往是最壞的。中國的殘酷現實是,只有沒本事的人才不得不被迫遵守規矩。
不知道大家意識到沒有,中國現在已經出現一種「素質焦慮症」,從人們對八達嶺野生動物園老虎咬人事件的過度反應來看,大家都在譴責他人「不守規則」、「低素質」,但是又不情願由自己先作改變。
綜觀世界,凡是守規矩的國家,都會從兒童教育做起,德國、日本、英國、美國的幼稚園和小學,把培養孩子守規矩、守秩序擺在首位,智力開發則其次。他們的教育不是觀念灌輸,而是行為指導,如室內輕聲講話、乘扶梯靠右站、排隊不能加塞、扔垃圾要會分類、過馬路必須等綠燈等。
從長遠着眼,中國必須把缺失的這一環補上,不需要大道理灌輸,只需要把有用的教育潛移默化到每個人的心裏。比如教育「愛」,不是空洞的愛黨、愛國家,而是愛自己、愛父母、愛家庭、愛同學、愛鄰居、愛身邊的環境……只有把小愛培養起來,才能在成年後衍生大愛。
由於發達國家頗重視小處着手的教育,所以他們的國民常以捍衛自己的小愛為己任。文首提到的那位美國回來的朋友,她說在美生活中只要有什麼不守規矩的地方,總會有人反映給社區管理者,你不知道是誰反映,但你確實違規了。這是美國人維護自身利益的習慣使然,如果不管,很可能以後的生活環境會受影響。所以,如果人人都把自己小環境維護好的話,實際上就維護好了大環境。
說到底,當務之急是要培養人們的公民意識,不僅是孩子要接受「愛」和「守規」的教育,成人社會也要隨之接受教育和改變,不能讓孩子感到學校教育與社會現實脫節,讓他們走進社會就有種破滅感,否則中國的規則意識永遠難以建立起來。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