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出了部奇小說  讀閻連科的長篇小說《受活》

  說《受活》把荒誕推向極致,便是說它充滿奇詭地把席捲中國的非理性的、撕心裂肺的激情推到喜劇高峰,令人震撼。但《受活》的奇還不在於此,它的奇還在於寫得非常冷靜,讓讀者看到的不是滑稽劇,而是非常透徹的精神真實。這一真實就是千百萬中國現代文明人都生活在幻覺之中,生活在新舊烏托邦幻象的交織糾纏之中。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