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只是不願再吞苦果 (曹景行)

  中美之間的新一輪交手,雖然誰都知道不可避免,但似乎還是來得比預期早許多。兩個月前,筆者在一些討論會中曾表示,大概要到美國經濟差不多走出危機,美國對中國的依賴有所減少,奧巴馬才會從戰略高度通盤考慮將來如何同中國相處。

美對中強硬以穩定形勢

  而現在發生的一些變化,或許出於美國內部的原因。特別就在奧巴馬就職周年的時刻,民主黨把麻省這個傳統大本營的參議員席位輸給了共和黨,從而也丟失了民主黨對國會參議院的絕對控制。這對他是上任以來最嚴重的挫折。如果美國就業和老百姓的收入繼續下降,導致今年十一月中期選舉進一步大敗,奧巴馬的下半個任期連同二〇一二年競選連任,都會變得困難重重,風險大增。

  如果這個分析大致不錯,那麼奧巴馬這些日子以來對中國轉趨強硬,並不表明他對中國的戰略已經成熟、形成,而是為了穩住民主黨的支持者,不給共和黨更多攻擊的話題。也許,在奧巴馬和他的內閣班子看來,無論是對台售武、會見達賴,還是幫助谷歌對北京開戰,加上貿易上不斷對中國商品實施制裁,迫使中國的人民幣升值,不過是過去多屆美國政府都做過的事情,他們的作為甚至比前任和緩許多,北京為什麼反應如此強烈?

  確實,這次奧巴馬批准對台售武後,北京不僅立即抗議,而且接連宣布了多項反擊措施。其中,北京首次表示要制裁那些同售武相關的美國企業,更加具有實質性報復的含義。但實際上,站在中國的立場,如此反應並非是要刻意顯示自己的實力和強大,更無意對美國的全球霸權或亞太利益作出挑戰;北京只是要美國知道,過去三十年美國對中國利益的不斷侵犯,那種言而無信的傲慢,不能夠再理所當然地繼續下去了。

鄧小平﹕對外「韜光養晦」

  可以說,自從一九七〇年代中美重開交往之門後,華府的歷屆當政者都有說話不算數的不良紀錄,使中國感受到實質性的傷害。一九七〇年代,美國剛把第七艦隊撤出了台灣海峽,卻馬上弄出個《台灣關係法》取而代之。列根總統剛同中國簽了《八一七公報》,轉身就鎖進保險櫃,從來就不把減少對台售武的承諾當一回事。接替他的老布殊總統在一九九二年選舉關頭,突然宣布對台出售大批F-16先進戰機,大大鼓動了台灣李登輝的分離、獨立傾向。克林頓任內先是搞出個「銀河號事件」,可說欺人太甚,九五年又同意李登輝訪問美國,動搖了中美關係的基礎,直接導致台海危機。九八年他訪問北京,說是中美兩國要建立夥伴關係,不料第二年美國戰機就炸了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小布殊二〇〇一年當政不久,美國偵察機又闖到中國家門口上演了撞機事件,要不是「九一一」事件改變了美國的全球戰略,中美關係很可能進一步惡化下去。

  美國決策者也許認為,他們對中國一貫如此,甚至是他們作為全球「老大」的特權體現。但中國感到的,則是對自己「核心利益」一次又一次的侵犯。但在過去許多年來,中國無法更無力作出有效的反制,最多只能口頭抗議一番,美國並不當回事。原因在於中國內外交困,鄧小平當時提出對外「韜光養晦」的原則,就是基於對自己弱勢地位的清醒認識。「韜光養晦」無非就是一個「忍」字,心頭上面是把刃,絕非容易之事。如此這般二三十年,今天北京終於覺得忍到頭了。

美政界中的中美新思維

  同時,美國政界當中也出現了一種對中美關係的新思維。現任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在出任小布殊的常務副國務卿時提出了「利益相關者」概念,認為中國不同於二戰後的蘇聯,中國的發展不會威脅世界的現存體制。美國《新聞周刊》主筆法里德.扎卡里亞著有《後美國世界》一書,對奧巴馬的外交理念有明顯的影響。他也認為中國是美國從來沒有遇到過的對手,因為中國的崛起並不伴隨着擴張,而美國未來需要同中國、印度等新興勢力分享世界權力。他們都認為,最符合美國利益的做法,是同中國合作交往,要中國承擔相應的責任。

  正因為如此,從小布殊到奧巴馬,中美關係經歷了三十年來最穩定的時期。從奧巴馬上任後的第一年來看,他和他的官員講得最多的是希望中國繼續買他們的國庫債券。去年十一月奧巴馬的中國之行,把兩國關係提到「二十一世紀積極全面合作」的高度,還要「穩步建立應對共同挑戰的夥伴關係」。奧巴馬與胡錦濤簽訂的《聯合聲明》中,也寫入了中國視為基本原則的多項重要內容。

國未觸犯美國核心利益

  在今天的北京看來,奧巴馬似乎同列根總統一樣,都不把對中國的承諾當回事。聲明中明明寫入各國「有權選擇自身發展道路」,「相互尊重對方對於發展模式的選擇」,那為什麼在互聯網的事情上美國非要中國順從他們的模式呢?聲明中美國說要奉行一個中國政策、遵守三個公報,那為什麼一轉身就批准對台售武呢?何況兩岸之間正處於六十年來最和緩的時期。

  如果奧巴馬的理由只是美國向來如此,那麼他將為自己的短視和無知付出代價。也許他不知道,提出「韜光養晦」的那位老人,當時還說過另一句話:「誰也不要指望中國人吞下損害自己利益的苦果。」

  過去許多年中國一直尊重美國的「核心利益」。尤其當美國惹出金融海嘯後,中國雖然也受到不小的衝擊和損失,但仍然給了美國相當大的支持。而在阿富汗戰爭、朝核、伊朗等問題上面,中國都給予一定的合作,至少沒有拆美國的牆腳。那麼,這次中國將如何還擊呢?

  迄今為止,中國的反制行動都沒有觸及美國的「核心利益」,還是留了餘地。但如果奧巴馬不能理解中國發出的警告,仍然不把自己在北京作出的承諾當回事,那麼,下一步中國也必然要觸及美國的敏感之處了。有人威脅說,中國自己會因此受到損害;但中國的利益已經受到美國的嚴重損害,沒有理由再繼續承受下去了。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