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和平崛起還有可能嗎? (馬玲)

中國當下面對的嚴峻現實是,美國正在形成雙面夾擊:七月八日,美韓兩國聯合宣布,決定在駐韓美軍部署美國製造的「薩德」導彈防禦系統;七月十二日,由美國撐腰的菲律賓狀告中國的南海仲裁案在美國控制的海牙國際仲裁法庭公布了結果,中國當然敗訴。
為什麼要在這兩件事上特別強調美國?因為美國在事件中早已不是隱性存在,已經到了世人皆知的攤牌地步。
從歷史進程來看,大國崛起與爆發戰爭是一對孿生兄弟,總是相伴相隨。有研究顯示,歷史上發生過的十五次新興大國崛起,其中新興與既有大國之間發生衝突甚至開戰的就有十一次。由此可見,和平崛起幾乎不可能,因為既有大國絕不甘心拱手相讓其盟主之位。
那麼,中國和平崛起還有可能嗎?

從忍氣吞聲變為主動出擊
中美之間的較量由來已久,尤其是二○一○年作為美國國務卿的希拉里宣布「重返亞洲」以後,美國就開始在中國周邊布下一個又一個引爆點,從中日釣魚台之爭,到越南的南海挑釁,再到菲律賓狀告中國……。這後面都有美國的身影,真正的麻煩製造者是美國。
過去,中國自身弱小,為了不惹麻煩快快長大,提出了「韜光養晦」的「不出頭」外交政策,不僅對美歐強國,就是對亞洲小國,都是一溜的低眉善目、處處忍讓,結果「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不但沒有使爭議擱置,反而導致周邊國家嘗到甜頭後紛紛跟中國較勁,一步步蠶食中國利益,也正好被美國利用。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後,中國逐漸長大了,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且是世界上最有錢的政府。這時候,中國不願再受窩囊氣了。習近平主掌中國後,情勢發生了變化。
二○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習近平就任總書記,不足一個月後的十二月十二日,他到防衛南海的廣東軍區視察時,登上了戰艦,提出了「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能勝」的號召。此後,中國一轉以前的忍氣吞聲,開始有所作為。二○一三年六月,中國改變態度,同意進行南海行為準則談判;與此同時,中國抓住越南經濟增長大降的時機,向越南加大投資,雙方簽署了關於海上、金融、經貿、基礎設施等領域的合作協議。同年十月,習近平和李克強分別訪問東南亞諸國,旨在修繕多邊關係。終於,在二○一三年的東盟系列峰會上,對越公關發揮了作用,越南一改二○一二年以前與中國尖銳對立的態度,保持了沉默。
然而,貪心的越南不甘長期就範。越南和菲律賓是強佔中國南海島礁最多的兩國,也是與美國呼應最積極的兩國,還是抓扣中國漁民最多的兩國和威脅中國海洋權益及大國形象最厲害的兩國。
在南海問題上,中國本希望通過雙邊協商的方式解決爭端,但由於美國的介入和攛掇,使菲律賓和越南拉大旗作虎皮帶頭鬧事,其他國家也有樣學樣,這種聯合對付中國的招數,確實讓中國感到壓力非常大。
二○一五年五月二日,越南在試圖阻撓中國海上鑽油時,中國主動撞擊越南船隻。事發後,越南本來一直啞忍,私下低調應對管控危機模式,但當美國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拉塞爾七日訪問越南後,當天下午越南突然放大聲調,召開記者會控訴中國護衛船「主動撞擊越方船隻,使用高壓水龍頭噴射越方船隻,使越南船隻和船上設備嚴重受損,致使船上船員受傷」。隨後美國國務院於當地時間五月七日立刻表態支持越南,稱中國在爭議海域的鑽油活動具挑釁性。
要知道,二○○七年二月越南外交部表示有充分證據證明越南歷史上擁有南沙群島主權以後,中越南海衝突就持續不斷。越南曾一再放話「決不放棄一寸土地,不惜與中國一戰」。中國海監船為維護中國勘探船的作業權利,曾與越南武裝船隻相撞數次。越南國內的網站也多次播出中國海巡船與越南軍艦相撞的視頻。
但這次撞船和過去中國被迫撞船還擊不同,這次是中國主動撞擊。從中國主動撞船的行為看,中國意在明確告知越南,在核心利益上將變被動為主動,不再妥協退讓。
其後,外長王毅也曾在答問中表明,「我們絕不接受以大欺小,但也絕不接受以小取鬧」。

表現出不怕硬碰硬的意志
另一方面,中國開始以積極防禦姿態在南海填海造地、大興土木,而且西沙島礁建設速度驚人。
網上曾經流傳過南海七大工事(七連嶼)的規劃圖,顯示七連嶼的北島和中島之間有一個人工連接的陸地沙洲,這使七連嶼在現有島礁的基礎上與陸地的面積擴展到十五平方公里,不僅在趙述島所在的礁盤西北修建了長達三千五百米的機場跑道,而且在其南部建設港口,並修建一條數十公里長的跨海大橋,將七連嶼七島和永興島連為一體。
在南海工事的進程中,中國對美國也日益強硬。二○一三年十二月五日,美國海軍導彈巡洋艦「考本斯號」在南海監視中國遼寧艦航母時,與一艘中國兩棲戰艦「迎面遭遇」,中國軍艦發出警告信號命令對方停下,但遭拒絕,隨後一艘中國登陸艦駛向「考本斯號」前方,迫使它不得不突然轉向。受驚的美方稱,中方戰艦試圖在國際水域截停「考本斯號」,雙方最近距離時僅為四百五十七米,是「一次危險的機動」。
今年七月六日,海軍共有七艘船在南海海域巡邏,分別是「列根號」航母、兩艘巡洋艦和四艘驅逐艦。美國安全中心分析師傑里.亨德里克斯(Jerry Hendrix)說,海軍在南中國海大肆展現軍事裝備,包括航母空中力量、驅逐艦攜帶數以百計的導彈發射器,既表示海軍在該地區長期存在,同時也為海牙國際法庭的裁決營造氣氛。他說,直至二○一五年,美國艦船在南中國海停留的時間累計為七百多天,相信到二○一六年底,停留的時間有可能超過一千天。
美國航母戰略群的加入,使南海問題性質發生了根本變化,南海不再是幾個國家的主權之爭,成了中美博弈的重要地方。
南海之所以能夠擔當中國國家安全的核心,在於它的地理位置、軍事戰略和石油資源,因為它進可入印度洋,退則以南海為依託,其重要水道還可以箝制馬六甲海峽,抗衡美國。為此,中國不惜花費巨資經營南海,無論美國如何以保障「航行自由」為由挑釁與警告,依然不管不顧,堅持到底。
中國在南海表現出來的決心,顯示了不怕硬碰硬的意志。

要丟掉和平崛起的幻想?
七月八日,韓美宣布決定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後,中國上下一片沸騰。因為這意味着美國對韓國和日本的保護傘將完成銜接,「薩德」和愛國者會對逃過第一次攔截的導彈實施第二次和第三次攔截。將來,不能排除美國在日本甚至在蔡英文推行台獨的台灣部署「薩德」,一旦形成以美國為核心的美日韓台軍事指揮系統,也就營造了美國針對中國的「東方小北約」。
美國的如意算盤是,「東方小北約」體系建立後,在台灣打出台獨牌,把南海與中國有主權爭執的國家拉入類似日韓的盟友關係,然後在經濟上制裁中國,使中國在政治、經濟、軍事、內政等各方面都陷入困境。
為此,美國目前正加緊構建基於第一島鏈的「東方北約」,然後跟歐洲北約整合,試圖將中俄彼此割裂後困死在大陸上。
形勢如此險峻,中國怎麼辦?
中國已經被逼到了牆角,再不奮力抵抗,必然陷入困獸等死的境地。
美國這次的兩面夾擊,促使中國丟掉和平崛起的幻想,認識到中美不發生劇烈對抗幾無可能,必將讓中國的「鴿派」與「鷹派」天秤發生傾斜,也就是主戰派冒出,進而加快軍事武裝,做好各種備戰與迎戰的準備。正如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楊宇軍在韓國部署「薩德」消息出來後的回應,「中方將考慮採取必要措施維護國家戰略安全和地區戰略平衡」,「豺狼來了迎接他的有獵槍」。
中國民間最不缺的就是好戰分子,目前的緊張事態誘發出大量「網上軍事家」的攻敵方案,他們從戰略戰術、軍備裝備、轉移打擊、經濟制裁、製造輿論、偷襲威懾等多個層面,各出奇招為國獻計。
從另一個角度說,相信中國在國際上的形象也會發生改變。過去中國一直顧忌「中國威脅論」的指責,不願在國際上留下「以大欺小」、「威脅他國」的惡名,這種愛面子的心理被美國利用,演變成美國拿捏中國軟肋的利器,中國越是迴避,美國越是拿此說事。
中國如果突破了這個心理障礙,從容坦蕩地立在那兒,像美國那樣桀驁不馴,「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吧,我就這樣你能拿我怎麼樣」,「什麼黃禍論和威脅論,我無所謂,全部照單通收」;沒準兒,以後詆毀中國的言論反倒少了。
中國一再表示,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菲律賓南海仲裁案結果。即使西方媒體拼命指責中國「藐視國際法」,那又怎樣?美國至今仍然不願加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憑什麼西方媒體指責中國「不守規則」?是你們把中國逼得「混不吝」,從此我行我素。
其實,對付這種攻擊,比如西方媒體針對南海放出的「中國有進攻性的行為」、「中國進攻性的吹填作業」、「中國威脅航行自由」等,中國可以充耳不聞,時間久了,別國也不得不適應。
中國的宿敵日本,一邊跟美國密切配合,一邊對中國日益強大感到憂心。英國《金融時報》七月四日報道,「日本擔憂英國脫歐衝擊歐盟對中國的武器禁運」,日本外交事務特別顧問河井克行表示,英國脫歐「甚至可能改變印度和太平洋地區的力量對比」。這些恐懼也加大了日本與中國進行軍備競賽的力度。
美韓部署「薩德」,等於開啟了地區軍備競賽之門。中國在多面受敵的情況下,危機和準備打仗的意識只能越來越強。但是,在打仗的選項外,中國的經濟手段也必須發揮精準的打擊作用,不妨學學美國經常揮舞一下大棒,就可以在韓國、日本、越南、菲律賓等國運用限制投資、旅遊、進口等一系列制裁方式。
無論如何,中國從此以後必然變得越來越硬氣。有一句說得有道理,「準備打仗是為了不打仗」。

要做好打一場決定命運的硬仗準備
美國的強大是有目共睹的,但美國也不是沒有弱點。自從美國失去蘇聯這個老對手後,唯一超級大國的驕傲讓它屢犯錯誤,打中東國家、打阿富汗讓其軍事理論和軍事技術飛躍的同時,也讓美軍道義丟分、國家銀庫虧空。
美國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麥克·索恩伯里(Mac Thornberry)七月七日在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就二○一七年度《國防授權法案》草案做說明時透露,「空軍缺四千名維修員,缺七百多名飛行員,不到一半的空軍作戰部隊準備好面對像俄羅斯或中國一樣的競爭對手。二○一五年,海軍有十一架積壓在倉庫的飛機,二○一七年將會積壓二百七十八架。」 他指出,美國面對的威脅不斷提升,但美軍資源卻日益短缺,造成海陸空部隊備戰能力面臨嚴重危機。可是,即使軍費短缺,美國仍然四處伸手,七月九日在波蘭華沙結束的北約首腦會議,又一次激怒了俄羅斯,北約在鄰近俄羅斯的中東歐地區不停動作,把黑山納入北約後,其成員國已達二十九個。北約和俄羅斯之間激烈的地緣政治博弈,導致美對俄的軍事威懾更進一步,這種對峙讓俄發聲重提「冷戰」。
美國為了達到統御全球的戰略目標,一邊圍堵中國,一邊制衡俄羅斯,兩大布局不僅分散了美國的力量,也把中俄推到一起合謀借力,怎麼看都讓人覺得美國有些太瘋狂。
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攜競選口號「美國優先」(American First),說要「重新讓美國變得偉大」(we will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不斷「攻城掠地」,也佐證了美國現在已經不偉大了。美國處於轉折期,對中國就是機會。中國給國際的印象,一是有錢,二是集權。中國如果撤回在美國的債券投資,美國立即會焦頭爛額;中國政府的號召力和行動力美國不能匹敵,中國政府想幹什麼就能幹什麼,美國則不行。如果真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當然就要「打蛇打七寸」,所以從戰略上講,中國與美國對壘,並不是沒有勝算。
然而,中國真想和美國拼個你死我活來爭一時之勝嗎?結果很可能兩敗俱傷。
中國追求的目標是,未來如何成為一個能夠立足世界的大國。然而,儘管中國面目和善,也時不時慷慨解囊,但為什麼沒有朋友?面臨南海仲裁之際,《華爾街日報》等西方媒體蔑稱「只有八個國家支持中國在南海仲裁案上的立場」,雖然中國反駁報道不實,但中國的孤立狀態確實讓人心寒。
儘管美國到處耀武揚威,動不動就欺負小國,但為什麼朋友眾多,那麼多國家願意跟着跑?而且包括新加坡這樣以華人為主的國家,竟然也希望美國介入亞洲,保障均勢平衡。
無疑,這也給中國提出了一個大課題:怎樣改革意識形態,怎樣成為一個別國願意和你交朋友並受人尊敬的大國,而不是一味拿錢開路、用市場換支持的財主,這要考驗中國的深層改革和政治智慧。
雖然中國與美國的鬥氣鬥法導致擦槍走火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但大規模的戰爭還不至於馬上爆發。在全球各國日趨緊密相連的利益共同體中,中美不敢在南海或東亞輕易大打出手。現在的一系列演習,也不過是以虛戰鎮住實戰。
但無論如何,中國有必要做好隨時打一場決定命運的硬仗之準備,美國對中國的遏制與圍堵只會越來越甚,中國能不能在惡劣環境下闖出一條「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止戰策略,在實力之外,拼的更是智慧。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