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學不濟為何沒有 影響中國崛起?(駱惠南)

內地民眾對中國的教育體系嘖有煩言,主要集中在對民眾支付過高教育費用的抱怨之上,乃至有人把教育形容為今天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之一;教育界人士則對中國的應試教育摧殘青年學子求知興趣作出嚴厲批評。而中國的高等教育在培養大師方面更是受到從錢學森以下很多著名學者的詰問。
教育之於現代社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隨着現代社會的向前發展,對教育的要求也跟着不斷變化,或者說社會對教育體系產品的要求正隨社會轉變而大有不同。在工業化時期,社會生產主要依靠資源投入,包括人力資源。當時教育體系重點是向社會提供大量初通文墨,掌握基本技能的勞動者。到今天,隨着經濟形態的轉變,經濟與社會的發展愈來愈依靠創新技術的推動。教育體系尤其是高等教育體系最重要的任務無疑是發掘與培育創新生力軍。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社會對高等教育產品的要求正由量向質轉變。
不論是「題海操練」、摧殘人們求知欲的應試教育或是培養大師方面的缺失,中國高等教育體系在應對由量向質轉向方面明顯面對重大挑戰。但是三十多年來中國的經濟進步以及科學技術的發展,似乎並不受制於大學教育的短板。本文把中國大學體系放大到全球的角度來探究這問題。

中國大學缺乏自立與自主
現代社會因為分工,不管是生產還是非生產部門都形成很多領域。這些領域無疑有大小之分,參與人數自然也有多有小,領域之間在一定的環境條件下也有主次之別。必須指出,這種大小主次的分別只是某一時段的切面描述,它們會隨時間的變化,社會經濟的發展而演變甚至易位。在自由體系下,社會各領域只要是合法存在,各個領域多是自主發展,皆由身於其中的人推動。以西方大學體系為例,大學的發展主要決定於投身這一體系的人。雖然外界包括政府、團體或個人會通過財務等各種手段影響大學的發展與方向,但是作為自主的領域,這些外來的影響不會從根本上改變大學體系內的評價標準,也不會決定具體什麼人應該在該體系中居什麼地位。這就是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了。在這樣的環境下,大學的研究成果也好,論文也好,評價標準只有一個,就是大家認同的客觀學術標準而不是權勢。這樣身在此中的人只有殫精竭慮於學術的研究才能出人頭地,取得人們的認同。這種自立自主的體系尤對社會至關重要,使最超卓的頭腦產生最超卓的成就,就是產生大師的制度。放眼今天世界,幾乎所有大師都出自這種自主的體系之中。
中國是個集權的社會,除去權力領域,沒有任何領域是自主的,甚至與上帝鬼神打交道的宗教團體也由權力領域派員統領。中國的大學自是不免焉,一直被權力機構定位為意識形態部門,與政治領域緊密相連,受到嚴格控制。高等教育部門一向被劃歸宣傳部門,由負責宣傳的其中一位政治局常委統領。在微觀層面,所有大學遍設被稱為先鋒隊的執政黨組織,並執掌巨大權力,從校政到人事,各級書記握有與校長、院長、系主任等層級負責人相當的權力。這些大大小小的黨幹,負責貫徹黨的意志,把黨的意識形態落實到學校的所有角落。在這樣的制度下,中國大學根本不會是自主的領域。
誕生於西方中世紀的大學制度進入現代後倡導自由的精神、獨立的人格。通過教育體系甄選出來的可造之才集合到大學,由學有專精且具卓越成就的教授講師傳授生產知識的經驗與方法,並讓這些學子初步投入到知識生產的實踐中。在這過程中,自由精神與獨立人格是對大學成員個人立身這圈子的基本要求。只有自主,才能按照它所需要的標準以及認定的方向發展自己。保證這種自主性就是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的制度。這些皆是西方大學成功的原因,也就是大學體系為西方社會帶來創新源泉的原因。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