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喧譁的引爆點 (陶 傑)

  美國CNN公布了一項調查結果,指出香港的中國人乘地鐵有十大陋習:在車廂裏剪指甲、爭奪座位、高聲用手機交談、把腿擱到對面的座位上、青少年倚着金屬柱子把身子拐來轉去、女人在車廂裏公然化妝甚至敷面膜……在中國大地,國人如在鮑魚之肆,周圍的人日久成習,而不自覺其陋,難得的是美國CNN還一本正經拿來作文章,似乎是針對中國近年在西方開設的「孔子學院」文化宣傳——瞧,孔子的禮儀之邦,都是寫在紙上的,中國人的社會行為,一點也不孔子,而是孔子身上的衣料:孔布(恐怖)。

  近年國人收入富裕了,遊山玩水不限於張家界與絲綢之路,喜歡天上波音客機飛一飛,海上的郵輪走一走。坐郵輪由歐洲洋人興起,大西洋兩岸通航,靠遠洋巨輪送貨郵遞,社會分等級,船上也一樣,只有上等艙,才有資格稱遊客,下等艙裏只是坐交通工具的乘客,等級鴻溝,兩相不往來,才有《鐵達尼號》的愛情故事流傳。

  如果自認為郵輪遊客的話,必須講究體面行頭,一身休閒裝束須典雅大方,還必備幾套formal dressing——晚禮裙、披肩、珠寶,男士全套禮服、白襯衣、黑色(甚至白色)的蝴蝶領結,這些規矩,今天在西方幾條最豪華的郵輪線上,依然嚴守不輟。中國遊客上郵輪,無視別人的傳統,只認老子有錢天下第一,圍坐甲板喝啤酒打撲克牌,自助餐吃不完打包走,吃晚餐照樣背心短褲拖鞋,只懂呼盧喝雉,而不可能在燭光下喁喁細語。

  在公眾場合喧譁,第一個原因是一胎化的「中孩」霸權。父母圍着子女團團轉,三五歲的小童上飛機,家長左一聲問「要不要打開窗子看風景」,右一句問空姐「兒童餐可不可以不要有海鮮,我的孩子皮膚敏感」,慣壞了的一胎嬌孩乘飛機,父母過份緊張,噓寒問暖,成為中式喧譁的引爆點。

  第二是出門上路,有如從牢籠裏釋放出來的晨鳥,心情亢奮,雞毛蒜皮的小事,看見了都「譁譁譁」,急於與同行者「分享」。有一次在台北坐纜車,車廂內一對中學生姐弟,面貌和善,向人微笑,本來印象不錯,唯獨一聲聲「好高耶」、「好美喔」,左唱右和,停不下來,心情激動。這一點,我猜想,是出於為生活所迫的「旅遊釋囚」心理,踏上旅途,即使只是坐登山纜車,也像短暫走出了一座監獄,海闊天空,一張嘴巴難免摳心掏肺的把一切感受,唏哩譁啦傾瀉出來。

  第三是中式生活環境造成:住所狹小、幾代同堂,上有翁姑家長,左有兄弟妯娌,屋外有街道委員會、里弄小組長,街上還有交警、城管、公安,衣食住行皆以「潛規則」束縛,登上外遊的飛機,手抱其「一胎化」結晶的寶貝子女,一樣也喧譁無度,釋放大量的壓抑感,中國人是霸權社會的受害人。

  一個社會平時戾氣充斥,人過慣了禽畜的籠子裏的生活,缺乏人際的空間感,把睡房和浴室裏才該裝點的私隱,通通撂到車廂機艙裏的公共平台來上演。中國人公私不分,把一個社會當做自己片瓦底下的家居,所謂「四海一家」,不也就是這個意思?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