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必須回到文明的主流(下):專訪余英時先生 (江青訪問、言賏記錄)

江青女士(下簡稱「江」):中國最可怕的是民族主義——
余英時先生(下簡稱「余」):現在是民族主義為主,因為原來的意識形態,即馬列主義,已不起作用了,能夠號召人擁護的是「中國強大」。其實,民族主義很重要,孫中山時代以至抗戰時期,都必須講民族主義,因為是被侵略的弱國。至於強國講民族主義,就是希特勒了,就是日本的軍國主義了。
江:三年前我和陳丹青在北京師範大學對談。一九八九年天安門學運發生後,我開始寫書,一九九一年,《江青的往事、往時、往思》在香港台灣同時出版,二十三後在大陸出簡體字本,當然八九天安門事件一章沒有收錄。對談時,陳丹青問:「假如現在來寫這部書,和以前有什麼不同?」我表示,事隔二十三年,我對事情的許多看法觀點不一樣。長期以來回大陸工作,所見所聞,越來越讓人悲觀和失望。我對從前在上海和北京舞校的生活深深懷念,這些筆墨語調,編輯希望我保留原話出版,這才是當時的我。文革後我回中國教學、演出,滿懷中國人的情懷和責任感;可現在這些年來所見、所聞和所親身經歷的一切,讓我不得不打心底裏說:『我想應當是先做人,再做中國人吧!』台下幾千個學生聽此,歡呼鼓掌。其實我這麼說,十分痛心,為之淚下。當晚當局有人找我談話,這是餘事。

中國目前是文明最弱的國家
余:現在中國之強大不過是有錢而已。從官方到許多發了財的人所公開表現出來的,都是典型的呈強心態。此外,共產黨控制全國資源,是大地主、大資本家,為了保護政權,又發展強大武力作保證。中共也威脅台灣。可大陸怎比得上日本?日本科學家有近二三十人得了諾獎,中國屠呦呦摘了桂冠,還是沒有受到尊重。在文化、思想,以至學術研究方面,拿不出什麼成就。可以說,目前中國是文明最弱的國家。
我認為目前最關鍵的是,中國必須回到文明的主流,而不是強大。武力強大、有錢,並不是好的現代國家,聽新聞報道,四川有學生打老師,洛杉磯機場有財大氣粗的中國遊客買東西時打店員耳光……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江青為旅居紐約和瑞典的華裔舞蹈家。本刊十一月號頁十八照片由王利平攝,特此鳴謝。)

 

文章回應

回應